牛腾宇母亲暗访抢救医院处处碰壁 其主治医生失踪

被中国当局认定为“习近平女儿个资泄露案”主犯的牛腾宇被驳回上诉后,近日首次获得批准与阔别了近两年的母亲在看守所见面的机会。牛腾宇的母亲借此机会,到处寻访,了解到一些不为人之的内幕。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5月3日上午,牛腾宇的母亲与儿子见面,当时牛腾宇的精神状态很好,思路清晰,只是脸色苍白。牛腾宇担心母亲伤心,只说了一些相关信息,却不愿意述说他受刑的详细过程,也不愿意让母亲看到他因受酷刑致残的右手手指。

牛腾宇母亲为了寻求真相,根据酷刑细节和病历资料,千里迢迢冒险南下广东暗访医院和关押点,了解到牛腾宇曾因酷刑致生命危殆,当时负责牛腾宇的主治医生神秘消失,收治他的医院被下令全员封口。

为了保密 均用编号

根据判决书,牛腾宇是2020年1月22日被解除监视居住的。牛腾宇的母亲说,牛腾宇被关进小黑屋45天,1月22日那一天是最危险的,人都被打得不行了,才被送到罗村医院。

为了了解儿子到底经历了什么,牛腾宇的母亲到佛山市罗村医院走访,根据出院小结的单据,牛腾宇的母亲到医院想要寻找内三科的主治大夫梁志辉。

但是此行十分不顺,她走遍整个医院也没有找到内三科,无论和哪位医护人士打听,都说没有内三科,医院导图上也没有内三科。无奈之下,牛腾宇的母亲向一些非医护人员寻问,比如保洁,保安等,他们均称有内三科。根据这些人的提示,牛腾宇的母亲找到了内三科,但却找不到梁志辉医生,这里的医护人员都称“没有此人”。无奈之下,牛腾宇的母亲只能离开,之后她在一个走廊上看到一位年纪较大的护士,再次掏出单子询问,见四下无人,护士称:“你甭说是我说的,我们医院开会了,凡是来调查mm20的,谁都不准说,否则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牛腾宇的母亲称,因梁志辉医生有一个失误,他在一张住院单姓名处写了牛腾宇,旁边标注了一个括号mm20。因此牛腾宇的母亲知道mm20指的就是牛腾宇。

据了解,mm就是秘密的意思,被判刑的24个小孩的编号就是从mm01到mm24。为了保密,警方不允许他们用真名,用的全是编号。就是这些孩子们走到哪用的都是编号,就因为如此,那段时间(孩子们被转到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期间),家长们才找不到孩子,在忧思恐惧之下,有几位家长得了抑郁症,还有一位家长因精神病住院三次,更有一位被诊断为癌症晚期的家长,无心治疗,只想找到自己的孩子。

因治疗牛腾宇 主治医生不允许继续坐诊

牛腾宇的母亲为了找寻医生梁志辉,又找到了内一科、内二科,但均无此人。她又去咨询台询问,去查所有医生的出诊名单,根本没有一位叫梁志辉的医生。于是她掏出单据询问护士,护士看了后,确认是她们医院出具的单据。那么梁志辉到底在哪儿呢?最后一位年龄较大的人对她说:“你甭问那么多,不允许他出诊了。也对我们开会说不准对外说有这么个人。”

牛腾宇的母亲数次到内三科寻访,最后有一人跟她透露,“当时这小伙子抬来的时候,就是瞪着大眼睛,呼吸相当困难,不能说话,只能问他什么东西点头摇头,思维是清楚的,就不会说话了,就是大口大口的喘,是这种情况。”这个人说:“当时给他做抢救的就是梁大夫,抢救经验比较丰富,人也挺好,但是现在不让他坐诊。这个我不敢告诉你,说了我可能就会受到处分。”

牛腾宇的母亲说:“就因为这个案子,主治大夫他水平那么高,却不让他出诊,这个人去哪里我也查不到了。也许暂时这段时间不准他出面,等这个案子做成死案了,没人炒了再让他出来,有这种可能。他们竟然害怕成这样。”

牛腾宇的母亲还说,牛腾宇被酷刑折磨濒临死亡,但是他的相关病历上写的却是“牙龈肿痛”。牛腾宇的母亲质问,因“牙龈肿痛”住院,这可能吗?

牛腾宇母亲还表示,她亲自暗访了佛山市竹安园103号“双规点”:“孩子跟我说在关到佛市竹安园的时候,警察就说,你就是这个案子的主犯;牛腾宇说不是的,顾杨阳才是实际掌控人;提审他的警察说,说你是你就是,你少他妈废话;打了他一顿又提审后说,你就是主犯,你必须签字,再提顾杨阳就把你的牙给敲掉。我还去调查了竹安园103号,是专门关押贪官的地方,对外非常隐秘的,各种刑具都有,进去的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牛腾宇母亲还透露,牛腾宇不服二审判决结果,但目前他的申诉遭看守所扣押,估计是上面下令阻止上诉。她认为广东茂名公检法联手掩盖,试图将案件一错到底。 

牛腾宇的辩护律师包龙军指出,罗村医院种种诡异行为,恰恰是牛腾宇在被羁押期间受到酷刑虐待的一个明证:“这属于一种迫害证据,医院、医生其实就可以作为刑讯逼供证人;医院是配合官方在维护伟光正形象,这肯定是由至少是政法委统一做出这种包庇、隐瞒的授意了,医院才集体的隐匿罪证,也涉嫌犯罪了”。

包龙军还称,这个案件从一开始就处处违法,应该从根本推翻,而当局对此案唯一的解法即是问责这些办案和违法判决人员。

案件始末

2019年5月,境外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发布了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化名信息、照片、个人身份证等一些个人信息,及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的一些个人资料。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项目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办案单位之一。

因“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的创办人及运营人员皆在境外。办案人员将案件移花接木到“恶俗维基”网站上,抓捕网站运维人员和数十名年轻会员。为将其炮制成大案,作为中共建政70周年的献礼。茂南网警大队及大队长杨观耀,指挥手下对他们进行严刑逼供。

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底24人被判刑,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被判14年及罚款13万元人民币。

“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在2021年2月公开发声称,习近平女儿的个资是公安内部人士泄露的,并讲述具体细节,同时指责茂名警方炮制冤案。

2月1日,律师到茂名第一看守所会见牛腾宇,牛腾宇称遭到酷刑逼供。牛腾宇的母亲称,为了防止事件扩大,上诉法院拟加速提审程序。

2月28日海外”支纳维基”负责人宣布,他愿意对“习明泽信息外泄案”负责。

3月4日,牛腾宇的辩护律师包龙军称,牛腾宇与他会面时向他披露自己遭受酷刑折磨,如:办案警察用打火机烧他的隐私部位,给他注射生理盐水,还拍下他9张裸照,贴入一个名为“恶俗牛腾宇”的相册。他在佛山监居期间,尤其是在2019年末、2020年1月初,他被一个姓陈的吊起来脱光侮辱,还拿打火机烧他的隐私部位,还戏谑的给他拍了9张照片,意思是‘恶俗牛腾宇’,拿这个来侮辱他。

4月24日,“恶俗维基案”进行二审宣判。茂名市茂南区法院维持原判。

二审之后,律师多次要求会见牛腾宇,被拒。

5月3日,牛腾宇的母亲获准与儿子相见,这是近20个月以来,母子俩的首次见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