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监视全球证据曝光 澳洲总理富豪记者均在内

据ABC报道,深圳振华数据公司收集了全球240万人的信息,将数据库交由中国国家安全部使用。这个数据库已经被美国学者Chris Balding教授获得,其中包括3.5万多澳大利亚人的信息,身份涵盖了从澳洲总理、联邦及州政客、军官、外交官到学者、公务员、企业高管、工程师、新闻工作者、律师和会计师。

Chris Balding教授2018年前一直在北京大学工作,因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而离开了中国。他说有人冒着巨大的风险联系到他,将数据库泄露给他。“当我意识到那个人交给我的是什么后,就不再与他联系。因为他们仍然在中国,我希望他们能安全。”Balding教授说。

振华公司的主要客户是中共军方和中国共产党,它所收集的信息包括出生日期、地址、婚姻状况以及照片、政治关联、亲属和社交媒体的账号。它会收集Twitter、Facebook、LinkedIn、Instagram甚至TikTok的帐户内信息,还有新闻报道、犯罪记录和公司违规等信息。

尽管大部分信息都是从开放信息源中“拿来的,但某些个人信息却来自保密的银行记录、工作申请记录和心理档案。据信该公司从所谓的“暗网”中获取了一些信息。

一位情报分析师表示,该数据库使用的数据经过更进一步的转储,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复杂的操作,来形成个人和组织的复杂概况,从而寻找将来可利用的机会。

该数据库中有35558名澳大利亚人,从现任和前任澳洲总理到亿万富翁Mike Cannon-Brookes和Scott Farquhar,以及商界人物David Gonski和Jennifer Westacott,都在其中。

令人费解的是,有656名澳大利亚人被列入“特别兴趣”(special interest)或“接触政治” (politically exposed)名单。该公司使用这两个术语的含义是什么、谁创建了这个名单都不得而知,而且名单上人员的职业和背景上也是完全不同的。

这个名单上包括现任维州最高法院法官Anthony Cavanough,前驻华大使Geoff Raby和前外交部长Bob Carr以及歌手、记者、商人和一些犯罪者。

Balding教授对ABC说,“中国绝对在国内和国际上建立了大规模的监视体系。”“我认为这证明北京正在进行的监视及寻求影响力的活动具有更大的威胁……不仅是针对他们自己的国民,而且是对全世界的公民。”

Balding教授将获得的数据库提供给了堪培拉网络安全公司Internet 2.0。该公司能够恢复240万条个人记录中的10%。

Internet 2.0首席执行官Robert Potter表示,振华已经建立了跟踪海军船只和国防资产、评估军官职业和将中国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进行分类的能力。

他告诉ABC,象网络攻击一样,北京将大量的数据收集外包给私营公司进行。“该公司侵犯了数百万全球公民的隐私,违反了几乎每个主要社交媒体平台的条款,并入侵其它公司以获取其数据。”

振华在全球有大约20个“收集节点”,用以收集大量数据并发送回中国。目前已确定了其中两个节点,一个位于美国的堪萨斯州,一个韩国首都首尔。尚未检测到在澳大利亚的节点。

该公司似乎对军事部门有特别的兴趣,该数据库跟踪官员的政治网络和晋升前景。还对澳大利亚新兴的太空产业感兴趣。

查尔斯特大学的汉密尔顿教授(Clive Hamilton)说:“几乎肯定,在澳大利亚会有一个“节点”。这意味着在澳大利亚某个地方,有一家中国国有公司正在从整个澳大利亚吸收数据,并将其输送到中国的情报部门。

他说,该数据库中囊括的众多人士引起了人们的严重关注。“如果你是一个政治家的14岁女儿,那么现在可以知道,中国的情报部门正在监视你在社交媒体上评论,并记录着他们感兴趣的信息。”他说北京针对象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中的社会各个阶层,吸收和存储情报,并以异常复杂的方式使用人工智能分析,这确实是非常危险的。”

振华数据公司成立于2018年,据信归中国振华电子集团所有,振兴电子集团的母公司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这是一家军事研究公司,与悉尼科技大学有交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