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大会过半 南北分歧巨大

联合国气候大会议程进行已有一半,虽然主持国英国首相约翰逊日前发出乐观信息,但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歧义仍然很大。星期一,南方国家集团指发达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缺乏决心,指责他们将不发达国家数十亿人置于危险境地而不顾。

周一,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对过去一周的议程进展进行总结时,尽管发达国家最近又提出一些新的承诺以及表态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资助对抗气候转暖,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小组毫不掩饰他们的不满。 

最不发达国家集团主席、不丹人索南·彭措·旺迪表示:“最不发达国家集团担心一些国家的行动与声明不符,公开声明与谈判中发生的事情之间存在脱节”。 

他特别关注将全球变暖限制在 + 1.5°C 的目标,与工业化前时代相比,气候升温不超过1.5度,本是巴黎气候协定中最雄心勃勃的目标,现在实际上已经成为避免最坏影响的上限。 旺迪认为这一目标必须反映在本次 联合国气候大会的最终决定中。他坚称,在这一点上的“任何妥协”“都意味着与像我们这样的最脆弱国家中数十亿人的生命进行谈判”。 

在本次联合国气候大会开幕前,根据联合国公布的一份报告,如果各国按照之前承诺的2030年将达到的目标去做,那么,本世纪气候升温在最好的情况下,即,限定在本世纪中期完成碳中和的情况下,也只能控制在2.2度,最坏的可能是达致灾难性的2.7度。 

大会第一周,一些国家宣布了一些新的目标,包括印度、阿根廷以及巴西提出的强化减少碳排放目标,更有一百多个国家作出了减少甲烷排放以及走出燃煤时代的承诺。 

联合国环境署尚未更新其对气温上升的预测,但根据其他专家的各种初步分析,即使所有新承诺都能真正兑现,人类也只能在本世纪把气候升温限制在两度。 

但是,每增加十分之一的温度就会引发新的灾难, +1.5°C 的上限仍然会被超过。观察人士表示,最脆弱的国家有关各国每年提交更雄心勃勃的承诺的要求形同一纸空文。 

世界资源研究所智囊团的海伦.芒福德指出:  “这里存在两个真相,我们在某些领域取得了很大进展,这是我们两年前所无法想象的,但同时,这还不够。” 

不仅在限制气候升温上采取的措施不够雄心勃勃,同时在最具爆炸性的财政支持问题上,发展中国家一致认为,他们的关切没有被认真对待。 

汇集了 134 个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77国+ 中国集团主席艾哈迈杜·塞博里·图雷,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坚称,“发达国家有一种恶意,总是要求脆弱国家做得更多”,但并没有把他们答应的著名的“1000亿”承诺放在桌面上。 

2009年,发达国家承诺将把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增加到每年1000亿美元,以减少碳排放并适应气候变化带来的各种冲击。但 2019 年仍然有 200 亿美元没有到位,北方国家现在希望在 2023 年兑现这一目标。 

在经过第一周的谈判后,各国部长们正式介入谈判,部长们正在努力寻求在主要政治方向和已经搁置三年的巴黎气候协定的待决条款方面,特别是碳市场的运作方面达成妥协。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每晚都在谈判。观察人士怀疑能否在星期五结束大会。 

有不少人怀疑主要排放国是否有达成雄心勃勃的最终宣言的意愿,环保人士通贝里就是其中的代表 ,星期五,她在格拉斯哥的数千名年轻的示威者面前以“失败”二字来描述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