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颜色革命?铁蹄下的哈萨克

新年伊始,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发生独立30年来最为严重的民众反威权政府运动。结果在俄罗斯军队的援助下,抗议者遭政府军开枪射杀,近两百人死亡,上万名抗议者遭逮捕。有人称这是一场试图推翻政府的“颜色革命”,也有评论认为,这是政府内“亲俄”派与“亲中”派之间的冲突表现。但法国《费加罗报》评论文章说:从哈萨克斯坦危机中,看到了后苏联解体时代,中亚国家多米诺骨牌似的坍塌。民间反叛行动都显示出人民对更多自由的向往,和与那些与俄罗斯相关的腐败领导人决裂的决心。

燃料涨价成为导火线

从2019年1月起,哈萨克斯坦政府启动阶段过渡性政策,计划对液化天然气交易进行市场化改革,逐步取消政府石油补贴,改由市场决定价格。结果油价不断提高,位于曼吉斯套州的扎瑙津是哈萨克斯坦的石油重镇,屡次爆发罢工及抗议活动,要求政府降价。但自2022年1月1日起,当地的液化石油气已经上涨了两倍,对燃料价格上涨的不满情绪滚雪球式地发展成为对政府的更大威胁,最终形成了民众爆发强烈抗议的触发点。成千上万的示威者要求政府下台。

哈萨克斯坦,动乱
哈萨克斯坦发生动乱。(图片:RUSLAN PRYANIKOV/AFP via Getty Images)

许多示威者气愤地表示,哈萨克斯坦盛产天然气,但涨价后民众却买不起天然气,这等于当局把手伸到了居民的钱包里。

路透社认为,真正的原因是民众对国内物价飞涨,生活水平下降和对政府腐败的长期积怨,哈萨克斯坦目前的年通胀率接近9%,处于五年多来的最高水平。

但纽约时报的文章的分析认为,哈萨克斯坦发生的动乱是该国高层权力斗争白热化的结果,是内斗激烈的政治集团之间“你死我活的权力争夺”的结果。

阿拉木图宛如战场

抗议活动始于曼吉斯套州的扎瑙津,很快蔓延到全国各地。1月5日,在哈萨克斯坦的文化和经济中心,也是第一大城市和前首都阿拉木图,数千示威者在与防暴警察爆发冲突,抗议者冲进阿拉木图市政府大楼、总检察院大楼等,有的建筑物被示威者占领。阿拉木图市中心的一家经贸中心大楼被人放火燃烧。哈萨克斯坦执政党,也是全国最大政党“祖国之光”党在阿拉木图分部就设在这处经贸中心大楼内。

警察使用震荡炸弹和催泪瓦斯驱散示威者。有社交媒体的视频显示,哈萨克军队在阿拉木图与有武装的反对派进行交火。

一些西方媒体报导称,冲突中的阿拉木图变成了一个仿佛遭受战火摧残的废墟,到处都是被烧毁的建筑物和车辆,城市的空气中弥漫著汽车烧焦的气味,街道上也没有甚么人,有种“末日电影”的景象。

示威
哈萨克斯坦液化天然气价格上升触发的示威演变为流血冲突。(图片:ABDUAZIZ MADYAROV/AFP via Getty Images)

许多人害怕外出,尤其是在晚上,因为冲突仍在继续。枪声和爆炸声提醒人们,离开家是多么危险。在一些地方,有示威者推倒第一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塑像。

抗议发生后,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是正式向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提出的请求,要求CSTO派兵平乱。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第一时间派安全部队进入哈萨克斯坦。

这个由莫斯科主导的安全协定包括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托卡耶夫启动了集体安全条约的第四条款,这项条款承诺成员国彼此帮助抵抗“外国干涉”。这是1994年成立的集安组织的成员国首次引用这项军事联盟的第四条款。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同时宣布在首都努尔苏丹、阿拉木图、曼格斯套州实施紧急状态,持续到1月19日。

哈国总统下令开枪镇压

1月6日,在俄罗斯支持的部队的帮助下,政府安全部队武力镇压了阿拉木图的抗议民众,当日该市有几十名抗议者遭射杀,并在一天里拘捕了两千多人。警方称,有多达18名警察被打死。

在阿拉木图街头拍摄的新闻视频中,可以看到安全部队人员—其中有些在装甲车辆内,一再向聚集在该市共和国广场的抗议人群开枪。其中一个抗议组织的代表对自由电台说,广场上的多数人是没有武装的。

托卡耶夫总统1月7日对全国的广播讲话中声称,在阿拉木图受到了“两万土匪”的攻击,这些人有著“明确的攻击计划,行动有协调性,并具有高度的战备能力”。

他称已下令部队“无需警告便可开枪击毙”。他还说,那些未能投降者将会“消灭”。他也指责外部势力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煽动。

托卡耶夫还“特别感谢”俄罗斯总统普京同意提供援助,以“克服这一恐怖主义威胁”。

据BBC消息说,总统把动乱归咎于在国外受过训练的“恐怖份子”,却没有提供证据。

普京不希望哈国发生“颜色革命”

西方外交官和分析人士说,俄罗斯向邻国哈萨克斯坦派兵帮助平息暴力示威的速度之快,表明了克里姆林宫一直在害怕“颜色革命”。他们认为,哈萨克斯坦抗议风潮的迅速扩展一定把莫斯科吓坏了,哈萨克斯坦长期以来被视为最为稳定的前苏联共和国之一。

示威
近日,哈萨克斯坦爆发十多年来最激烈的示威活动,示威者不满燃油高涨,并将矛头指向前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图片:ABDUAZIZ MADYAROV/AFP via Getty Images)

俄罗斯官员和亲克里姆林宫的媒体声称西方在幕后挑动并试图酝酿另一场颜色革命,目的是在美国和北约与俄罗斯的安全会谈之前扰乱俄罗斯的方寸。

据美国之音报导,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说,动乱得到了外部支持,目的是“动用有训练、有组织、有武装的队伍,通过武力来破坏国家安全与完整”。俄罗斯议会上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科萨切夫说,抗议者包括曾在阿富汗作战的伊斯兰激进份子。

美国研究机构大西洋理事会欧亚中心副主任梅琳达‧哈林(Melinda Haring)对此表示,“莫斯科在寻找藏在幕后的一只手。克里姆林宫不接受哈萨克斯坦发生了真正的抗议的现实。”

习近平称哈国总统镇压“高度负责”

六中全会公报为习抬轿 专家:纵观全文习近平败了
习近平(视频截图)

对于哈萨克斯坦反政府的抗议事件持续升温,习近平表达了态度。

据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在口信中告诉托卡耶夫:“近日哈萨克斯坦发生大规模骚乱,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我谨向你表示诚挚的慰问。你在关键时刻果断采取有力举措,迅速平息事态,体现了作为政治家的责任与担当、对国家和人民高度负责的立场。”

据路透社7日报导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称:“坚决反对任何势力破坏哈萨克斯坦稳定,愿提供必要支持帮哈方渡难关。中国愿尽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帮助哈方度过难关。”

习近平的口信还保证,“无论遇到甚么样的风险和挑战,中国都是哈萨克斯坦值得信赖的朋友和倚重的伙伴。”

法广评论称,习近平之所以称赞哈萨克政府镇压抗议者是“高度负责的”,是因为他给这次哈萨克动乱以“颜色革命”的定性。

据中方官媒的报导,习近平的原话是: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势力破坏哈萨克稳定、威胁哈萨克安全,坚决反对任何势力破坏哈萨克人民的平静生活,坚决反对外部势力蓄意在哈萨克制造动荡、策动“颜色革命”,坚决反对任何破坏中哈友好、干扰两国合作的企图。

消息没有提及习近平的口信是以何种方式传递至哈萨克斯坦当局。也不知道习近平口信的时间与哈萨克斯坦总统“开枪无预警”的威胁之间有没有先后顺序。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第一个公开表示:哈萨克斯坦示威骚乱是涉及外部势力策动的“颜色革命”。

对习近平来说,“颜色革命”就已经是镇压的足够理由了,突显“颜色革命”正是北京统治者的大忌。他的这番话,与其是说给哈萨克斯坦总统的,不如是说给那些梦想搞“颜色革命”的中国人听的。

“第一总统”纳扎尔巴耶夫

努尔苏丹‧阿比舍吾勒‧纳扎尔巴耶夫,出生于1940,是哈萨克斯坦的政治人物,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

纳扎尔巴耶夫
纳扎尔巴耶夫。(图:Getty Images)

1989年,在哈萨克斯坦仍属于苏联时成为哈萨克共产党第一书记,登上哈萨克斯坦的最高领导地位。

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纳扎尔巴耶夫依然紧握大权,以其铁腕手段控制这个国家,他分别在1999、2005、2011及2015年四次高票连任总统,外界评论称,历次选举中,民主形式以及竞选对手都是象征性的。

2007年,执政党握有全部席位的哈萨克斯坦议会表决通过,允许纳扎尔巴耶夫不受次数限制连任总统。

在漫长的执政生涯中,纳扎尔巴耶夫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他注重经济改革,同时拒绝政治民主化进程。他一直声称自己支持将民主作为长期目标,但也警告如果变化来得太快将可能破坏稳定。

哈萨克斯坦蕴含著丰富的矿产资源。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该国在石油领域投资增长带动国民经济迅速提升。支持者认为纳扎尔巴耶夫在上世纪90年代的改革维持了内部稳定,推动国家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间取得惊人经济增长。

但批评人士指责纳扎尔巴耶夫主持专制政权,是一位独裁者,他纵容腐败,滥用人权,镇压异见人士,同时推崇个人崇拜。

在官方的推动下,哈萨克斯坦的公职官员和普通老百姓不断歌颂“第一总统”的天才、智慧、奉献和其它品质。全国各地都是他的塑像,他建立了新的首都阿斯塔纳,后来为了纪念他,首都被重新命名为努尔苏丹。

最先进的大学和学校、阿拉木图中央大道、首都阿斯塔纳机场都用他的名字命名。

为了将权力得到巩固,纳扎尔巴耶夫还将自己所在的“祖国党”(Otan)与女儿达莉佳‧纳扎尔巴耶娃的政党“团结党”(Asar)合并成为“祖国之光党”(Nur Otan),纳扎尔巴耶夫是执政党祖国光明党(Nur Otan)主席。

纳扎尔巴耶夫、他的家族以及他们的资产和银行帐户还拥有完全的司法豁免权。

2019年3月19日,在全国各城市发生持久的抗议活动之后,纳扎巴耶夫宣布辞去哈萨克斯坦总统职务,但仍保留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掌握权力,同时让其精心挑选的托卡耶夫接任总统。

直至2022年哈萨克斯坦抗议爆发而辞职,正式退休。

动荡在清洗中收场

1月5日,哈萨克斯坦内阁在总理带领下集体辞职,托卡耶夫总统接受了政府辞呈。

同时,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前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职,正式退休。托卡耶夫总统接管了安全委员会负责人的职务。

托卡耶夫还撤销了纳扎尔巴耶夫侄子的安全委员会副主任职务,并解除了另外两名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的职务。

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1月8日宣布,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人马西莫夫(Karim Masimov)涉嫌叛国罪而被捕。在纳扎尔巴耶夫担任总统期间,马西莫夫曾两度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理,后出任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1月11日,托卡耶夫总统表示,该国刚刚避免了一次政变,并且谴责来自阿富汗以及中东地伊斯兰极端份子参与了此次暴力政变活动。他还宣布任命了一位新总理以组建新政府,取代上周被解散的政府。

他同时还谴责他的前任,被宣传为哈萨克斯坦之父的纳扎尔巴耶夫。他说:“就国内问题, 我必须指出由于国父的原因,国内出现了一个富贵阶层,他们富可敌国远远超出了国际标准。 ”

法新社介绍说,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子女以及孙子孙女都在该国的经济领域占有关键的位置,掌控该国重要的财政岗位,上周爆发的示威游行中,抗议民众尤其对前总统家族霸占哈国财富的行为表示愤怒。

但托卡耶夫坚持说,暴乱是由来自境外的恐怖份子所引发的,他的上述立场受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支持。

托卡耶夫宣布,哈萨克斯坦反恐的攻坚阶段已经结束,集安组织维和部队的主要任务已完成,两天后将开始分阶段从哈撤离。

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通称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国地跨欧亚两洲,北部与俄罗斯接壤,东部与中国接壤。它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面积相当于西欧,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世界第九大国。但全国人口只有1,900万。

哈萨克斯坦以石油、天然气工业为主,这国家的石油储备在全球居于前列。另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如世界最大的铀矿。

首都努尔-苏丹更名前原称阿斯塔纳,在1997年前则以该国最大城市阿拉木图为首都。

随著1917年俄国革命及其后的俄国内战,哈萨克斯坦失去了独立地位。

1936年,哈萨克斯坦建立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于成立,为苏联的一部份。

据经合组织估计,哈萨克斯坦拥有世界铀储量的20%左右。

冷战期间,苏联曾在哈萨克斯坦东北部的塞米巴拉金斯克附近进行了约500次核试验,使这个偏远的草原成为世界上辐射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哈萨克斯坦在1991年曾拥有世界第四大核武库,比英国、法国和中国的核武库总和还要多。

1991年苏联解体时,哈萨克斯坦成为最后一个宣布独立的苏联加盟共和国。

哈萨克斯坦独立后决定放弃所有的核弹头,转而支持俄罗斯并加入1991年《美-苏裁减战略武器条约》(俗称START-1)、《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哈萨克斯坦国内有131个民族,包括哈萨克族(占73.0%人口),官方语言是哈萨克语。

哈萨克斯坦独立后成为独联体成员国,2009年起为突厥议会成员国,2001年6月15日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哈萨克斯坦近年来加强了与独联体各国的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的一体化,2015年1月1日,与俄罗斯、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家成立欧亚经济联盟。

2017年夏末,世界上第一个低浓缩铀(LEU)银行在哈萨克斯坦开张。

“一带一路”连接中哈两国密切关系

就在哈萨克斯坦爆发抗议时,1月3日,习近平分别与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以及现任总统托卡耶夫互致贺电,庆祝两国建交30周年。习近平在贺电中,高度评价纳扎尔巴耶夫坚定奉行对华友好政策,为推动两国关系发展、深化共建“一带一路”合作作出卓越贡献;又向托卡耶夫指出,中哈互为友好邻邦和永久全面战略伙伴,相信两国政治互信不断深化。

2013年,在中国推行“一带一路”过程中,哈萨克斯坦有著举足轻重的角色。哈萨克斯坦承诺每年向中国出口50亿立法米天然气,哈萨克斯坦从中总收益高达10亿美元。据中国内地媒体统计,截至2017年,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累计投资已达428亿美元,使中国成为哈萨克斯坦第二大贸易伙伴国。

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与新疆仅相隔300多公里,哈萨克斯坦通过管道给中国提供最安全的、最保障的石油气。

但中国“一带一路”的扩张使该国的亲中派,即前总统派系获得巨额利益,引发现任“傀儡总统”的不满,为了保证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具有绝对控制权,莫斯科快速出兵帮助托卡耶夫夺取权力与利益,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纳扎尔巴耶夫集团失势,将会对中国产生甚么影响,这应该是当下中共当局最为关注的。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