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部长与就业部长为多元文化社区解疑答惑

12月1日下午4时15分许,澳洲移民部长Alex Hawke与总检察长兼就业部长Michaelia Cash出席了讨论《反宗教歧视法案》的多元文化媒体会议。期间Hawke回答了边境政策相关问题,随后Cash围绕11月份提交的《反宗教歧视法案》解疑答惑。

以下是《看传媒》记者精简整理的现场重点问答。

 

问: 新变种病毒出现致使澳大利亚再度延迟国境开放。对选择跨国留学的外国学生来说,留学不仅是为了完成学业,也是为了体验不同的文化和不同国家的环境。由于澳洲长期关闭边境,外国学生只能上网课,留学价值大大降低。请问有什么计划可以帮助国际学生获得最好的学习体验?

Alex Hawke答: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们的计划当然不会是继续封闭,而是重新开放边界,这样海外人士就可以来这里获得他们需要的经验、工作与生活体验。重开日期已近在咫尺,尽管现在有Omicron变种病毒传播。延迟开放是一个必要的决定,是我们根据医疗建议做出的决定。这只是为期几周的暂停,不久后就将迎来海外旅客回归澳洲。

以后仍然会有学生上网课。这个世界(由于疫情)已经发生了变化,未来可能将有更多人考虑线上课程,但我们仍觉得大部分人都想亲自来澳洲体验,在这里获得真正的校园体验和学习体验。而澳洲其实提供了很多选择,在工作方面给予他们的优惠将暂时保留。

所以我认为返回澳洲的人将拥有绝佳机会。而对于上网课的学生,我们实际上已经在跟各大学合作,探讨提供什么样的文化或经验,他们有一些创新的方案,正在为上网课的学生设计。但我仍认为大部分人都会选择重返校园。

 

留学生
华人留学生示意图(图:看传媒)

 

 

其后话题转移至《反宗教歧视法案》时,Cash部长介绍了该法案的意义:“就宗教歧视法案而言,它只涉及基于宗教的保护,允许他们在就业决定中优先考虑有某种信仰的人士,但信息更加透明。”

她举例称,如果一所天主教学校、犹太学校、伊斯兰教学校或佛教学校想优先录用同一信仰的人,可以明确传递出这一信息,申请者也会事先阅读他们的政策。她并强调“透明度非常重要”。

当被问及“如果宗教保护被利用在社会上传播宗教极端主义和仇恨,是否有法律禁止这种极端主义?”时,Cash回应说,此法案明确规定它仅保护合法的宗教信仰或活动,如果有人把强迫婚姻和童婚作为一种宗教观点来宣传,那就是一种非法行为。

她并表示会从根本上反对宣传宗教极端主义和仇恨,事实上非法行为已被考虑在内,不会保护这类恶劣行为。但善意的信仰声明不属于极端主义的范畴,例如一名天主教徒善意地表达了不赞同离婚的立场,也没有煽动仇恨、恫吓、骚扰或威胁他人,这样是在允许范围内的。

她还说,法案已明确说明,不会为“劝告、促进、鼓励或敦促严重犯罪行为的信仰声明”提供保护,也不会保护“恶意的或威胁、恐吓、骚扰或中伤他人的信仰声明”。就信仰声明条款的意义而言,身在澳大利亚的我们非常幸运,澳大利亚有许多宗教信仰,人们应该能够在对话中讨论宗教或表达信仰,这些善意的信仰声明是受到保护的。

 

图为2020年庆祝澳洲国庆日的民众
图为2020年庆祝澳洲国庆日的民众。 (Photo by Wayne Taylor/Getty Images)

 

问:如果政府用部分资助宗教学校的钱投资跨文化宗教课程,而不是引入《反宗教歧视法案》,是否对公众更有益? 教育难道不是解决歧视问题的更好方法吗?

Michaelia Cash答:澳洲宗教人士确实面临歧视,他们也认为自己确实需要在公共生活中得到保护,比如一位戴头巾的锡克教徒不应该被餐馆拒于门外;一位戴十字架的基督徒不应该仅因为戴十字架而得不到工作。另外也有人确实觉得他们不能自由地表达和讨论自己的宗教信仰。

因此有必要制定一项反宗教歧视法案,因为它能填补目前的空缺。在该法案中,我们将设立宗教歧视监督专员职位,将与其他反歧视专员一样具有重要意义,也会起到教育作用。

宗教歧视监督专员不仅能提供一个投诉的渠道,也是在教育我们所有人保护信仰的重要性以及此项法案的目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