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遇见最美的风景

       晨曦穿透云层慢慢照亮亚拉山谷如茵的草坡,雾气在山谷中蒸腾飘散,天空呈现出一片片粉红粉蓝粉橙,远山在云雾缭绕间若隐若现,光影瞬息变幻如入人 间仙境,恍若山谷版的莫奈日出印象。

       云雾渐散,山谷中冉冉升起一颗颗五彩的热气球,燃爆的火光让热气球在空中飘上飘下,时而掠过树梢,惊起无数飞鸟,时而轻点湖泊,掀起潋滟的波光。

       盛夏的墨尔本亚拉山谷洒满阳光,一排排葡萄藤架整齐地排列在绵延起伏的山坡上,像准备奏响华丽乐章的五线谱,间或在一片绿色中零星可见带着草帽的稀缺工人在修剪藤果,小如米粒的葡萄花穗藏在枝叶间正在悄悄孕育着果粒雏形,不知道今年出产的葡萄酒是否会因着缺少人工干预,而别有一番粗狂原始的风味。2020年的疫情禁锢了人类的生活,大自然却更野蛮更自由更生机更盎然了!

        “大家参观时,小心池塘里的三只鹅!领头的大白鹅领地意识强,会攻击人!” 敏组长话音刚落,“鹅,鹅,鹅……” 精壮的大白鹅大摇大摆地伸长着脖子就跑来觅食了。

       “哎,这疫情闹的,大半年农庄都空关着,也没人喂养这些大白鹅了,它们能自己觅食生存下来,不容啊!” 安琪慈悲心起,拿了些面包掰碎了喂给大白鹅。

       “全吃了,饿坏了吧……再吃……再吃……就要撑着了。”大白鹅围着老母亲般絮叨的安琪团团转,安琪拍拍空手示意大鹅喂完了。于是大白鹅就在人群边心满意足地四处溜达,草地上不时上演狗撵鹅的热闹场面。

        风阵阵吹过开满薰衣草的小径,轻嗅一下风中挟裹的混合香气,弥散着玫瑰火百合迷迭香,还有不知名的澳洲本土植物的香气……果然大自然才是最优秀的调香师。那此款香水我定要命名为“旷野”,清新自然又馥郁狂野,我暗自心想。

        漫步间,杰森演示的无人机从头顶低空掠过,人们纷纷向它挥手致意。旋起的风越来越急,狂舞的草越来越劲,旷野中只适合生长最强健的草木,我们翘首等待着无人机的返航,在旷野中我们似乎也站成了一棵棵饱经风霜的葡萄树,似在等待着上帝用他大能的手将我们修剪。

       日暮黄昏,孩子们在草坡上支起了露营的帐篷,结满豆荚的紫藤绿荫架下,烧烤台正升起袅袅炊烟,澳洲龙虾境外滞销便成就了晚宴的主角。主攻音乐的DJ帅哥,把舞台切换成了卡拉OK的秀场,汉服社姑娘们的火红斗篷又让时空穿越进了红楼梦的大观园。

       天边日落的余晖染红了层层叠叠的云彩,归巢的倦鸟在空中打着响鸣一掠而过,流光溢彩的火烧云倒影在喷泉池中,涓涓泉水似落霞奔涌,飞溅起点点血珀。喷泉旁孩子们嬉笑着与小狗互相追逐,在镜头前不时留下墨色的剪影,所有人间美好祥和的风景里定少不了孩子们的笑语欢声。

       繁密的地锦攀爬在纵深的长廊架上,在月色中投影下斑驳迷离的光影,坐在视野开阔的平台上,烛光美酒良友,此刻人生夫复何求。凭栏远眺,远处半山小镇已亮起一片闪烁的灯火,每一点灯光下都会有欢聚的一家人在唱响圣诞的颂歌吧。荷花池畔飘来阵阵悠远的蛙鸣虫啁,说好的浪漫星光晚会却不见了繁星,只在远处的山谷中升起了一颗最亮的长庚星。

简西
露营帐篷(图片来源:简西供图)

        怀旧的歌曲由怀旧的人在哼唱:“看那天上的星座啊,生命亿万年永闪烁,你在星光下面悄悄告诉我……”

       落寞的人把葡萄酒喝成了白开水,开怀的人把前尘往事当笑谈,微醺的人把你映入眼帘。

      “请不要看我离去地背影,请不要深情地望着我……让我用歌声向你告别……”怀旧的人唱起了百惠的绝唱。

       夜已深沉,终到曲终人散时。草坡上帐篷里孩子们的身影像皮影戏在一幕幕上演。

       绕过车道,我拉着青青告别:“快看天上有彩云伴月呢。” 

       “只要你一说我咋就觉得平凡的事物也这么美好呢。” 青青酷似王雪琴的口音响起。

       再拥抱再告别,转过身一抬头,兀然发现漫天繁星如碎钻般缀满天幕,原来繁星并没有缺席啊!只是在背对山谷的身后静静地为你我铺陈。蓦然回首,在最绝望的深谷里遇见了最美的风景,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