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澳洲毒品市场“照常营业” 销量创新高

周四(10月29日),澳洲刑事情报委员会(Australian Criminal Intelligence Commission)发布的最新废水药物监测报告显示,悉尼仍是澳洲可卡因之都,消耗量大大超过其他城市。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澳洲刑事情报委员会每年都对全澳各地污水处理厂的污水成分进行分析,以获得澳大利亚人使用毒品的情况。

今年早些时候,澳洲实行的COVID-19限制措施,使悉尼的可卡因交易受到打击,但很快又恢复过来。今年4月份,由于限制措施生效,悉尼平均每1000千人、每天吸食约950毫克的可卡因。相比之下,墨尔本和布里斯本人的可卡因吸食量相对较少,分别为600毫克和500毫克左右。

4月份的消费水平低于夏季,12月份悉尼平均每1000千人、每天吸食约2克的可卡因,而2月份则不到1.2克。到6月份,随着新州放宽限制措施,可卡因消费量回升至约1.35克。

澳洲刑事情报委员会的报告说,可卡因的长期使用趋势上升,但这种流行病导致暂时减少,这在新州最为明显。

报告发现,“在2020年4月首次封锁后,澳洲部分地区的消费水平有所回升,并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这凸显了澳洲首都直辖区、维州和西澳州的消费水平。

ACIC发现,在疫情爆发期间,毒品价格的上涨并没有减少需求量。有报道称,一克可卡因的价格飙升至450澳元,一克冰毒的价格达到250澳元,粉状的摇头丸达到170澳元。

ACIC会长Michael Phelan表示:“尽管有些涨幅在历史范围内,但价格已经有所上涨,特别是在批发方面。即使在价格大幅上涨的地区,某些毒品的消费量也有所增加。”

虽然全球疫情限制措施对人与人交流之间和货物流动造成影响,但澳洲的毒品市场似乎具有韧性。Phelan说,“ACIC与合作伙伴进行的业务活动表明,在整个大流行期间,犯罪集团继续一切照旧地运作,进口、制造和贩运非法毒品。”

据澳洲人报报道,悉尼仍然是澳洲的可卡因之都,尽管在2019年12月至2020年4月之间以来需求量显著减少,但6月悉尼的使用量创下第二高水平。 

今年6月,在墨尔本实行严格的封锁期间,墨尔本人严重依赖可卡因,而在维州边远地区,可卡因的受欢迎程度有所下降。与其他各州不同的是,在疫情开始时,维州的海洛因使用量有所增加,而其他州府城市的海洛因使用量正在下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