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亲子和艺术

最近墨尔本因疫情和其他等地的人民一样面对封关, 家居隔离、 在家工作、线上学习,然后利用一个小时外出购物行行公园。自己的事务还可以应付,但要同时兼顾指导、协助儿子完成功课,这真是一项“非常任务”,我和其他的家长都叫苦连天 ,几难才等到星期五 !

起床后我和他都爱先画画, 一画便两、三个小时 ! 如一般人起床后做下瑜伽或伸展一下,感觉很舒畅。这种亲子形式虽然是各自各在自己的空间,但间中看看对方,问问对方在画什么 。间中又嚷对方看看自己的 ,我教他一笔他又为我画一笔,轻松、写意尽在不言中。

虽然我是艺术工作者、教育工作者、但我从不催促他学习绘画技巧,或如何执笔!举例:他是个典型左撇子,从小便引来身边人注视,当这些人看见他在用左手握笔时,总是问我为何不纠正他?但我看到他使用左手绘画时既自信又有力量,画出每条线都是稳定的,所以没有干涉他。

无论用右手或左手的人根本上没有所谓错与对的问题 ,有些科学研究证明了左右手使用只是反映其左右脑的强弱,例如右手人左脑较发逹,左手人则相反。总言之, 左、右脑各自主管着不同天赋是各有所长。

小时候的他每次见我在画画时便好奇地走过来看我做什么﹐我特别为他准备了一套“专用”功具,例如儿童专用或己旧了的画笔,让他胡乱涂鸦在另一张纸上。外出遇上他不耐烦时我不会用手机来安抚他,而只会是递上笔和纸让他自由发挥,久而久之无论在公园、餐厅,也不难看见他在画!除了一般儿童乐园﹐画廊是我们常去的地方 。

如他未有向我求教﹐我从不主动赐教。其实儿童画十分值得欣赏﹐天马行空﹐无邪率性 ! 特别是幼童在per-school阶段的画作更是珍贵。伟大画家毕加索就说过他一生在追求的便是要学习像孩子般画画。

看到这里你可能在想﹐我又不多教他技巧又不太执着他握笔,那作为他的母亲又是他的艺术启蒙者,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 很简单,不批评多鼓励,让他自由自在享受和探索,对他的作品都珍而重之好好欣赏。

最近我根据生活和经验创作多幅小品,灵感除了来自我们的生活外,也受到中国漫画家丰子恺先生的生活小品所启发。我使用Acrylic 为媒介,纪录了我们把绘画艺术融入在生活中的一些有趣情境,这种亲子经验我觉得很值得和人分享。

作者简介

来自香港的Margaret
来自香港的Margaret (图片来源:供图)

来自香港的Margaret 在从事平面设计行业十多年后转投教育行业,成为儿童视觉艺术导师。为了解儿童发展,曾在港修读儿童心理学,最近和孩子来到墨尔本继续进修早期教育课程。一边读书、一边工作还要照顾就读小学的儿子,生活十分充实。热爱绘画艺术也爱透过绘画和孩子沟通﹐深信每个孩子都拥有艺术潜能而且认为儿童图画十分值得欣赏。透过以往的经验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些与艺术、育儿、教育以至过往在香港及现在生活在墨尔本的有趣点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