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奢侈品牌靠JobKeeper维持形象 赚满钵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提交给企业监管机构的财务记录显示,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奢侈品牌在享受巨额利润的同时,还将超过1000万澳元的JobKeeper补贴纳入囊中,联邦政府面临巨大的JobKeeper合规审查压力。

去年3月推出的疫情工资补贴JobKeeper总额高达880亿澳元,是联邦政府有史以来实施的最大的经济支持计划。要符合领取条件,企业营业额至少下降30%。然而,议会预算办公室的分析表明,至少130亿澳元被支付给最终收入增长的公司。

 时装品牌Gucci截止2021年6月底的财报显示,它领取了475万澳元的JobKeeper,尽管销售额下降了36%,但其销售成本下降得更多,下降了51%。最终其利润反而增长了4.75%,达到1460万澳元。除了JobKeeper,Gucci还获得了超过100万澳元的租金优惠,使其商业租金支出减少了一半以上。

拥有卡迪亚、万宝龙和伯爵等品牌的瑞士奢侈品巨头历峰集团(Richemont )领取了400万澳元的JobKeeper,但在截至2021年3月底的12个月中,其利润激增1300%以上,达到1100万澳元。它还向其母公司支付了800万澳元的股息。

历峰集团的董事Francois Bach和Charles Els表示,由于封锁关闭商店,零售和批发收入有所下降,但影响被网络销售更强的业绩所抵消。

工党前座议员Andrew Leigh表示,当人们被要求勒紧裤腰带的时候,看看谁一边拿着JobKeeper,一边大把赚钱,是非常合理的。

内政部长Karen Andrews周一(6日)也表态,领取JobKeeper后盈利的公司应该考虑偿还补贴。

 但也有一系列奢侈品零售商领取了JobKeeper,收益却出现下降的。如珠宝商蒂芙尼获得了454万澳元的补贴,却报告了670万澳元的亏损,主要由于其支付的税收金额增加了一倍。

目前,澳州总审计长正在审查 ATO 管理和监督JobKeeper计划的有效性,以及它为保护 JobKeeper 公正性而采取的措施。

税务专员Chris Jordan正面临来自参议院的压力,要求其列出营业额超过 1000 万元但仍获得 JobKeeper 的雇主名单。 该清单还将包含每家公司的薪酬水平。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