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疫酒店护士:欲自杀者被指责“只为要一支烟”

由前法官Jennifer Coate主持的对维州检疫酒店的调查仍在进行中,护士和返回的旅客陆续提供了维州检疫酒店计划施行中的第一手资料。一名从四月下旬至六月初在检疫酒店工作的护士Jen在8月20日的听证会上作证时说,在酒店内隔离的弱势旅客处境堪忧,一名焦虑不安想自杀的旅客被卫生部门指责为“他只想要支烟抽”。

Jen提到她在墨尔本机场的Parkroyal酒店值班时,在记录中看到一个病人说他想自杀。Jen于是向值班医生及卫生与公共服务厅的人员提出这个问题。

Jen说,一名工作人员答复她,他们已经打电话给那个(要自杀的)人,并告诫他们必须停止自杀的威胁,“只为了能够要支烟抽”。

Jen说事实的真相并“不是那么戏剧化”。当她给那个病人打了两次电话没人接后,她和值班医生穿着全套PPE(个人防护服)来敲他的门。Jen说,病人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压力很大而且焦虑不安”。她说整个事件让她感到很生气。

她还目睹了另一起事件,一名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被拒绝使用水壶来煎中药,这种中药是她通常用来控制疼痛的。

“这个人很痛苦,”Jen说, 这名女子不愿服用西药,但最终不得不同意服用一些萘普列斯汀。Jen在墨尔本机场的药房替她买了这种药。

在Parkroyal上班期间,Jen还看到保安人员在整个轮班期间都戴着相同的手套,包括在共用设施上取茶和咖啡以及在使用手机时。

她还经常看到保安戴口罩时将把鼻子露出来,甚至将口罩拉到下巴下面。她说,根据保安人员使用PPE的方式,“你会认为他们没有接受过培训。如果他们接受过培训,那么就是他们不遵守接受的培训。”

调查在本周早些时候获悉,该州第二波疫情中,超过99%的COVID-19病例都来自两个检疫酒店——Swanston St的Rydges旅馆和Stamford Plaza酒店的7名回程旅客。

在Rydges旅馆隔离的一家四口引发了大规模疫情,据信是该州十分之九的病例起源。

其余的病例来源于Stamford Plaza酒店,分为两个不同的起源:一名男子和一对于6月返回澳大利亚的夫妇。

维州卫生厅流行病学家Charles Alpren博士说,病毒如何从检疫酒店中逸出并在社区传播仍然是一个谜,调查人员无法确定这两个来源引起疫情爆发的确切传播时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