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们想要的,不过是没有任何代价的正义

最近写了个对联,读者群里有不少才华横溢的朋友给我回了下联,现在摘抄如下,供大家一笑。

我出的上联是:

十稿九删,八目共赏,非七情六欲文字,不能入五湖四海正能量法眼,只能三天两头,一删了事。

读者朋友回复的下联如下: 

一年到头,两手操劳,三顿不饱,四方奔波,五十年纪,六神无主,七点上班,八点下班,九点晚饭,十分辛苦。

一天到晚,二眼不停,三观四方,五论如何,六亲不认,七七八八,九是删你,十分爱你。

上下联内容并不严格对仗工整,但大家也就是闲来聊天,相互取乐罢了。

走的路多了、码字多了、被删稿多了、看的各色人等也多了之后,慢慢就会发现,文字的力量其实是很有限的,在这片土壤上,绝大多数时候并不能改变什么。

人性都是趋利避害的,很多人想要的正义,大体上都是不需要自己付出任何成本的正义。这是一个赤裸裸的现实,但也不必苛责。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有责任非得为别人做什么(除非事情摊到自己头上),尤其是没有什么价值观和信仰的地方。

一般来说,遇到任何不公的事情,人们的选择无非以下几种:1、围观;2、声援;3、援助;4、帮助。显而易见的是,从1到4,人数其实是在递减的,因为越往后,需要付出的代价越大。

人们想要别人帮助他(或者她)伸张正义,但一旦需要他(或者她)为正义付出一些力量,小的如转发、评论、关注,稍微大一点的捐赠,再大一点的如切身实地去帮助他人的时候,他(她)们基本上是不愿意的。 

大多数人想要的正义,只是有利于自己的正义,要是让他为正义付出丝毫,那么,可能比要了他的命还难。

这种人表面上看是自私,但骨子里属于被驯化的群体,对帮助人的后果臆想出来的恐惧,远远大于内心对于人性和常识的坚守。因此,才会不断出现很多群体利益被侵犯的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

当然,这里并不是说所有人都需要做正义的超人,但至少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关注那些积极为常识和公理发声的人,传递常识和人性,才能减少社会的戾气。(相关阅读:社会戾气越来越重,不是好信号) 

就好比一个池塘的水质脏了,你总不能老是指望有限的一些人天天在清理,然后,你就站在水池边当看客。有些糟糕的人,甚至想等到水池干净的时候,跑出来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同流合污,以此彰显自己的优越感。历史上这样的人并不少见。

水池脏了,每个人都有打扫水池的责任,没有谁天生有责任和义务去打扫水池。如果连这种基本意识都没有,老是指望别人去打扫水池的人群,往往很容易异化成“武汉敲锣女”那样,别人帮了她,转过头来,立马就上演“东郭先生与狼”的剧情了。

李丽娜
因“敲锣救母”备受关注的武汉女子李丽娜。(网络图片)

“武汉敲锣女”的恶劣程度,绝对不下于晚清末年那些拿“谭嗣同们”的血来治病的“群盲”。 

说实在的,我觉得天天写这些文字,可能作用也不会太大。更多时候只不过是记录,让自己不至于忘记罢了。

很多时候,当感觉文字无力去解决问题的时候,只能希望自己不要连是非都忘记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就知道与然并卵)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