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政坛疏远中共 跟一个香港人有关

台湾朋友未必知道,捷克政坛疏远中共,跟一个香港人有关。 

总统泽曼(Miloš Zeman)最亲中共,他是中共七十周年阅兵唯一获邀出席的外国元首。为他与习近平穿针引线的香港人,名叫叶简明,是中国华信集团的董事长、香港新民党的前顾问。 

叶简明继承了赖昌星厦门华航石油的资产,成立福建华信,在2009年获中共批准冠名为中国华信,开始他进军国际政坛之路。他后来成为泽曼的首席经济顾问,在总统府有自己的办公室,利用华信的财脉大规模收购捷克产业,包括银行、传媒、酒厂、足球队,建立起个人的捷克中资王国,市值高达400亿美元。后来中共发现,华信利用国家开发银行做提款机,亏空420亿元人民币,于是部署“削藩”计划。 

2015年,香港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创立海上丝绸之路协会,叶简明做顾问,在布拉格接待了香港的政商考察团。当时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计划正如火如荼,叶简明也积极把商业王国拓展到其他国家,筹备进军伊拉克、叙利亚、乍得和南苏丹的采油业。香港前官员何志平和路祥安等人,利用中华能源基金会代表华信到非洲铺桥搭路,接洽乍得总统德比,提出油田开发的授权请求。据污点证人塞内加尔的前外长加迪奥的供词,何志平在礼盒收藏200万美元现金,德比一打开顿时大怒,下令把华信一干人等驱逐出境。搭路的加迪奥,事败后也获得40万美元报酬,与何志平一同于2017年11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落网。 

讽刺的是,中共拒绝营救何志平,外交部袖手,中华能源基金会向港媒投稿施压,亦不得要领。何志平慨叹自己成了中美交恶的代罪羊,盛传他曾打电话向拜登的弟弟求救,拜登次子获得一颗钻石作为担任辩方律师的见面礼。他不知道,中共是乐见华信有如此的收场。2018年2月,叶简明前往中国后失踪,原因呼之欲出。除了为华信亏空国开行问责,还要防止叶简明因为何志平案而叛逃。 

捷克总统泽曼联络不上他的“国师”,致电习近平求证无果,这时华信集团由于群龙无首,陷入债务违约危机,捷克多间公司面临资产被贱卖抵债的下场。这个时候,中共透过中信集团的子公司虹智,接管华信的捷克商业王国。 

当时,普华永道香港和其他债权人,与中信就着华信的资产作价展开谈判,普华永道估价5.3亿欧元。由于华信拖欠一间捷克投行的贷款于5月到期,若不达成瓜分协议,整个华信欧洲就会被捷克接管。中信利用这一点,在3月19日发最后通牒,要求所有债权人在3月28日前接受中信集团1.4669亿欧元的出价,成功以超贱价接管了华信欧洲和捷克资产,华信债权人帐面损失1.08亿欧元。叶简明2月被捕,中信5月3日签好了清盘人协议,效率之快令人咋舌。 

去年7月31日,国开行前董事长胡怀邦被捕,山东分行行长锺小龙在同月长刀穿心自杀身亡,这些内情才逐步曝光,大部分传媒都讳而不谈。中信的财技表演引起了捷克政坛的警剔,泽曼失去叶简明后失势,反华阵营在选举中大胜,海盗党崛起,促成了布拉格撕毁与北京的姐妹市协议,改与台北签盟。今次参议院长维特齐继承前议长的遗志访台,同时标志着捷克反泽曼运动的一次重大表态。台湾朋友不要以为维特齐来访就等同整个捷克都选择与台湾站在一道,起码泽曼之下的半个政坛仍是希望延续亲共的外交政策。这些人都斥责维特齐假公济私,用反华牌打击总统。 

对背景缺乏全面理解,就很容易错判形势。王毅口中的要捷克付出代价,是向泽曼施压,中信亦很大机会在投资方面配合中共的外交战略。 

一只叫何志平的蝴蝶,触发一场维特齐的访台风暴,想到这里,不得不赞叹大时代的奇妙。

(本文由上报授权转载自作者脸书,※作者为香港作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