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巴黎恐袭”大审判

2015年11月13日,是法国历史上的巨大创伤,这天巴黎一连发生多起枪击与爆炸案,是法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遭遇的最严重的恐怖攻击,共造成130人丧生、400多人受伤。同时也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欧洲犯下的最致命攻击案,经过六年、跨19国侦查后,巴黎最高法院在9月8日正式开庭,进行一场法国现代史上最大型的审判,审判预计将持续九个月。

“历史性”审判:一场“司法马拉松”

震惊全球的2015年法国巴黎恐袭案,在经过六年后,巴黎最高法院的巡回审判特别法庭在9月8日开庭。对发生在2015年11月13日的巴黎连续性恐怖袭击案进行法庭审理。

法新社指出,经过跨19国侦查后,巴黎检方针对案件进行细致搜查,共建立542册的资料,包含至少47,000份调查报告,文件堆叠起来高度相当十馀层楼高。光由受害者与受害者家属组成的原告,就有1,800人,其中数十人将出庭作证,重述当晚悲剧与可怕回忆。

检方一共起诉20人,其中的14名预计将出庭,另外6名被告将进行缺席审判。

案件无论是范围、规模、时长,还是牵涉人数等都相当惊人,法国各大媒体无不形容这是“历史性审判”、“世纪审判”。

为了这场被称为“历史性”审判,位于市中心西岱岛(Ile de la Cite)的巴黎法院耗资750万欧元,花了一年半时间特别修筑了一间名为“大审判”(Grands Proces)的全新听证厅,可容纳550人。巴黎法院表示,这是法国“建造有史以来最大的听证厅”。

这场审判也为巴黎法庭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除了原告,还有近330名律师出席。

预计明年3月底,部份被告恐怖份子将通过线上会议的方式作证。审判结果有望于明年5月底宣布。也就是说,耗时数月的听证会将听取330名律师和300名受害者的证词。

法国司法部长莫雷蒂(Eric Dupond-Moretti)表示说,这场“历史性”的审判是 “一个超级大事件”,他将其描述为一场 “司法马拉松”。

法国司法部长莫雷蒂
法国司法部长莫雷蒂(图片来源:GONZALO FUENTES/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法国巴黎恐袭案

2015年11月13日晚上9点16分开始,至14日凌晨1点,法国巴黎及其北郊圣但尼,遭到连续的恐怖袭击。袭击事件共造成来自26个国家的130人遇难,350人受伤。警方称,当晚参与恐怖袭击者至少10人,有8人在事件中死亡。事件震惊世界,这是法国自二战以来遭受的最严重恐怖袭击事件。 

巴黎恐怖袭击时间表:

11月13日

法兰西体育场(Stade de France)

3名身上捆绑TATP炸药的袭击者在北郊圣但尼的法兰西体育场附近,分别以自杀方式引爆炸药,导致包括3名袭击者在内的4人死亡。

当时体育场正在举行法国与德国之间的足球友谊赛,时任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也在体育场观看比赛。

巴黎市中心

大约5名袭击者手持AK-47突击步枪,驱车沿著巴黎市中心的伏尔泰大道、阿里伯特街、毕查街和国王喷泉街等热闹地区行进,并一路朝聚集在餐厅与酒吧的人群疯狂扫射。

扫射造成四十多人死亡,上百人受伤。其中一名袭击者被警察击毙。 

巴塔克兰剧场

当晚9点40 分,据悉四名歹徒冲进巴塔克兰剧场(Bataclan),当时来自美国加州的摇滚乐团“死亡金属之鹰”(Eagles of Death Metal)正在剧场内演出,场下约有1,500名观众。

歹徒们身上捆绑著炸药,手持AK-47,淡定地朝著观众开枪。袭击者一边开枪一边高喊“真主至大”,并称“这起惩罚是因为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世界各地对穆斯林进行迫害”。

晚上10点,歹徒劫持著人质在剧场内与场外警方对峙,大约在零点15分,法国安全部队展开攻坚。最终,四名歹徒死亡,其中三位引爆身上的炸弹自杀,另一位被警察射杀。

警方统计, 89人死于巴塔克兰剧院。

11月14日,伊斯兰国IS发布声明称对恐怖袭击负责,声明中赞扬“八兄弟”的英勇“义举”。并称这是为了报复法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对IS目标的空袭。

警方称,袭击者分别持有埃及和叙利亚护照,但在巴塔克兰剧院被击毙的袭击者是法国公民。

当晚,警方宣称至少有两个袭击者逃脱,警方迅速展开追捕行,追捕持续了五天。

11月15日,法国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据点拉卡发动大规模空袭,予以对IS的讨伐。

11月18日,法国警方突击一个位于圣但尼的一座大楼时,相信击毙了此次恐袭案主谋,摩洛哥裔比利时人,被通缉的圣战份子之一阿卜杜勒‧哈米德‧阿巴乌德。该建筑曾是袭击者们的躲藏据点。

2016年3月,另一名参与恐袭的逃脱者萨拉赫‧阿卜德斯拉姆在比利时被抓捕。

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称这次袭击系IS组织策划于叙利亚、组织于比利时并与其法国同谋实施的“战争行为”。

恐袭的背景与起因

叙利亚是一个一党独裁的极权国家,一直受到一些世界性组织的批评。根据2010年人权观察发布的报告,在总统阿萨德统治之下的叙利亚,其人权状况是世界上非常恶劣国家之一。

2011年,受阿拉伯之春影响,叙利亚人民为了摆脱专制独裁政权,寻求民主与自由,发起全国性的反政府示威活动。结果遭到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残酷镇压,示威活动最终演变成叙利亚政府军与叙利亚反对派之间的武装冲突,叙利亚开始内战,战争导致上万人死亡,上百万人逃亡海外成为难民。

叙利亚政府的野蛮行为不但受到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的谴责,也遭到阿拉伯联盟和海湾组织以及57国伊斯兰世界组织的唾弃,他们均表示承认叙利亚反对派为合法代表。

随著内战越演越烈,叙利亚的各族群也各立山头,发展武装力量。与此同时,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伊斯兰恐怖组织也越来越强盛,他们在乱中抢占地盘,实行恐怖统治,公开残杀西方人士,并吸引世界各地的圣战者参与。

此时的叙利亚变成了一个混战局面,各个不同的武装力量一边与政府军作战,一边互相争夺地盘,美国与西方世界支持叙利亚反政府革命军,而伊朗和俄罗斯则大力支持叙利亚政府,轰炸反政府力量。叙利亚内战也就成为了美俄之间的政治与军事的博弈。

由于伊斯兰国IS的快速发展,以及其残忍的恐怖主义手段,激怒了西方世界。

2014年9月,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开始出军叙利亚,空袭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法国也开始介入叙利亚内战,并发起了一系列军事行动。

从2015年开始,伊斯兰圣战者第一次将打击报复的目标指向法国。

2015年11月初,法国宣布将部署戴高乐号航空母舰打击伊斯兰国。

被告恐袭嫌疑人

接受审判的20人中有6人缺席。他们面临谋杀、共谋和恐怖主义阴谋的指控。如果罪名成立,大多数被告可能被判处终身监禁,包括萨拉赫‧阿卜德斯拉姆(Salah Abdeslam)。

阿卜德斯拉姆 法国恐怖袭击
阿卜德斯拉姆(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现年31岁的阿卜德斯拉姆被控向袭击者提供后勤支持。案发那天,他抛弃了捆绑著炸药的自杀式腰带,逃离了杀戮现场。据悉,调查人员后来发现,他之所以抛弃腰带,可能是腰带存在缺陷。

案发后,阿卜德斯拉姆立即逃离法国,并成为当时欧洲的头号通缉犯。他是目前巴黎恐袭案实施袭击的组织中唯一幸存的成员。

四个月后的2016年,阿卜德斯拉姆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与警方交火后被捕,并一直关在狱中。

据报导,阿卜德斯拉姆一直拒绝与法国调查人员合作,很多人猜测他可能不会在这次审判中发言。

33岁的穆罕默德‧阿姆里(Mohammed Amri)和27岁的哈姆扎‧阿图(Hamza Attouh)也是嫌疑人,他们在比利时被捕,承认在法国接到阿卜德斯拉姆,并在袭击发生后立即开车将他送回了布鲁塞尔。

阿卜德斯拉姆 法国恐怖袭击
t2016年3月18日,阿卜德斯拉姆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被捕(图片来源:NICOLAS MAETERLINCK/AFP via Getty Images)

出庭的其他13名被告被控一系列罪行,包括资助袭击和策划袭击。其中一名叫穆罕默德‧阿布里尼(Mohamed Abrini),他被控为袭击者提供资金和武器。这名36岁的男子还将在明年接受2016年布鲁塞尔爆炸案的审判。

另有6人被指控协助组织袭击,据信其中几人已经死亡。但因从未被正式宣布死亡,他们仍以缺席的方式受审。

受害者再次沉浸在痛苦中

恐袭幸存者、“巴黎受害者协会”主席阿瑟‧德努伏(Arthur Denouveaux)对媒体表示,这次审判“对我们未来的生活将是一个里程碑”。

一些遇难者家属说,虽然庭审会让自己再次沉浸在痛苦中,但还是希望透过审讯了解更多袭击的细节。法国总理卡斯泰说,审讯会为受害者及他们的家人伸张正义。

据法国媒体报导,菲利普‧杜佩龙(Philippe Duperron)的儿子托马斯(Thomas)在那次袭击中丧生。杜佩龙先生说他对这次审判的感觉很复杂,除了不耐烦和焦虑,还有别的情绪。“这是所有受害者作证的机会,是非常痛苦的时刻,让我再次感受到痛苦。”他说。

法国恐怖袭击
法国恐怖袭击。图片来源:Jeff J Mitchell/Getty Images

另一位名叫索菲‧帕拉(Sophie Parra)的女士告诉法国BFM电视台,她对在法庭上面对嫌疑人感到焦虑,但她会在审判中作证。她说自己做了“很多噩梦”,梦见“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但她觉得必须为受害者做些事。

一位到庭的受害者家属表示:几年来“我做了很多噩梦”。

据报导,2021年11月,法国前总统奥朗德也将出庭作证,他称袭击是“战争行为”,他表示,这对受害者来说,审判是一个重要时刻。

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回忆恐怖袭击日

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近期接受采访,回顾了在他五年任期内所发生的最可怕时刻,他称,六年过去了,那次恐怖袭击事件至今依然铭心刻骨。

弗朗索瓦·奥朗德
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奥朗德说:“我也是一个父亲,一个人,所以所有那些寻找自己亲人的家庭,我都是他们中间的一份子。那天我也在寻找我的孩子们在哪里。因此,我不得不,不是通过理智重溯,而是只因为我也处在这些家庭的相同相知的条件下,设身处地地理解他们所经历的事情。”

奥朗德总统是在安全部队解除了巴塔克兰剧场的危险后,才抵达剧场现场的。

报导称,奥朗德在回忆起那个时刻时,记者可以感受到当时的一切,令奥朗德无比震动,他意识到幸存者受到的打击影响,以及对受伤的人馀生的重压。

“我看到在那里的幸存者,他们的身心被这些残酷的死伤现场所重创,他们在巴塔克兰剧院亲眼目睹的残暴场景,这些记忆不仅永远不会被抹去,而且几乎每天晚上都会与他们一起活著。”奥朗德说。

作为国家元首,奥朗德明白,在一些人中会有一种愤怒的感觉,法国人会要求他对未能阻止这些袭击作出解释。他说:“我们是否得到了通知?我们是否低估了这种威胁?我不得不回答这些问题。我们知道我们受到了威胁。我们知道,袭击已经被挫败,但其它袭击也可能发生。我们怎么知道它会在哪里发生,在哪个时刻,恐怖份子来自几个国家,包括比利时?”

报导称,在政治上,这些恐怖袭击为共和国前总统开启了一系列非常严厉辛辣的考验。也许这是奥朗德最能体现其国家元首职能的时刻,但也是他在处理政治后果方面最困难的时刻。

奥朗德曾通过提议让恐怖份子失去国籍,试图寻求民族团结。但事实上,这项措施是失败的。

奥朗德解释说:“这项措施,当我宣布它时,是一个共识的主题。然后一系列问题来了,一场辩论开始了……”“但是,只要有可能在这一条款上找不到共识,我认为就应该撤回。”

在这次恐袭事件的审判中,奥朗德将作为证人出庭,奥朗德认为,这是一次 “为历史而战 ”的审判,是为了不要忘记并重申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必要性。阿富汗的局势使这场反恐斗争重新成为新闻的核心。

特别法庭审判长呼吁维护司法尊严

9月8日,特别巡回法庭周围的区域被封锁,武警带著警犬在巡逻,戒备森严。

参加庭审的人需要通过几个检查点才能获准进入。嫌疑人在严密安保下乘警车抵达法庭。审判开始前,他们坐在被告厢里,面戴口罩。身穿黑色律师袍的律师占据了绝大部份的座椅。

有一百四十一家媒体被授权报导该审判,但只有随机挑选的24名记者能够坐在主厅里。其他的人都分散在13个现场转播室里。

特别巡回法庭审判长是现年65岁的让-路易-佩里耶斯,他为此次历史性大审判准备了一年多时间,他在一个简单的开场陈述中说:“如果这次审判被正确地认为是历史性的和非同寻常的,重要的恰恰是对规范、刑事诉讼和每个人的权利的尊重。”

“我们都必须维护司法的尊严。”审判长说:“这是对法律规范的尊重,对每个人权利的尊重,首先是对被告的辩护权利。”

根据法广报导,特别法院的庭审从法官向阿卜德斯拉姆问话开始。

阿卜德斯拉姆半长的头发和黑色T恤,他站起来走到麦克风前,摘下口罩,露出满脸的胡须和修剪得很整齐的小胡子,并宣称:“首先,我想证明,除了真主,没有别的神,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信使。” 听众席上响起一阵嘘声。

当法官问他职业时,他说:“我离开了我的职业,成为伊斯兰国的一名战斗人员。”

据报导,阿卜德斯拉姆在法庭抱怨说:“我被像狗一样对待了6年”。他还说:“如果我不抱怨,那是因为我知道死后,我们会复活。”法庭庭长打断了阿卜德斯拉姆的话,并说 “这不是一个教会法庭,而是一个民主法庭。”

对于阿卜德斯拉姆的言论,有人感到愤怒,一位在恐袭中失去女儿的Patrick Jardin认为,根本不需要给这种人尊严:“有尊严是甚么意思?我要在悲伤里度过馀生。”但“ 巴黎赋予生命”协会主席阿瑟‧德努伏表示:“我相信,这是我们今天必须有的真正的民主信息。”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