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还能出来晒太阳 辛亥先烈却被弃之荒野?

2018年中共出台了备受争议的《英雄烈士保护法》,被保护的对象是否包括参加过辛亥革命或国民革命的英雄和烈士,一直存疑。近日,陕西房地产开发商将辛亥革命烈士王绍文的遗骸“弃之荒野”,引发众怒。当地街道获悉后,表示将妥善处理。

据新浪新闻报道,2019年3月,西安“反袁十八烈士”之一的王绍文的陵墓因地产开发而被迫迁移,其遗骸临时安置在一地产项目工地围墙下已两年。2021年5月7日,王绍文的曾孙王程前往这处工地查看时发现,王绍文遗骸临时安葬处地表已被施工方用混凝土硬化。

网络流传一张王绍文后人祭奠王的图片,只见陵墓周围堆满了建筑垃圾,有种被“弃之荒野”的即视感。

有网友表示:”这算不算污辱先烈?是不是也应该刑拘?不能双标执法吧!” 有历史博主说:“敢情就是辛亥革命先烈不算先烈了呗。”还有人说:“审批下来的那些领导 , 只顾着数钱呢。”

据王绍文后人披露,2006年王绍文坟墓所在的这块地要被征用后,他们四处呼吁,希望有关部门能妥善安置辛亥先烈遗骸,但是一直未得到解决。

这次曝光后,当地街道办街一位负责人表示,将协调当地各方,尽快妥善处理此事,安葬好辛亥革命先烈。

王绍文生前身后事

据西安地方志资料显示,王绍文,名鸿遇,1890年生于陕西西安一位富商之家,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1906年加入陕西同盟会,成为陕西同盟会最早的会员之一,也是最年少的同盟会会员。

他加入同盟会之后,变卖家中的房产、土地为陕西同盟会筹集活动经费。他为人十分低调,革命成功后,从不宣扬自己在革命中的功劳。

袁世凯称帝期间,王绍文和李岐山、杜守信、张子宜、张深如等在西安的老同盟会成员为配合省内外的革命活动,决定于1916年的农历除夕夜(2月2日)起义。不料,因筹划不密,加之叛徒出卖,王绍文等人陆续被捕。1916年2月15日,王绍文、杜守信等18人被残忍杀害。

据记载,在被行刑前,刽子手让王绍文跪下,他大骂道:“老子为国为民,给谁下跪!”

据王绍文家属介绍,王绍文遇害后,被葬于其老家双水磨村,并立有碑石。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中,王绍文的坟头被平,墓碑也被砸毁,不知所踪。后来他们每年祭奠的时候,就只能在坟墓所在位置画个圈,烧些纸。

2020年,西安市民政局为缅怀和纪念先烈,经征求王绍文烈士遗属意愿后,将西安高新区的一条道路命名为“绍文路”。

辛亥革命110年

今年恰逢辛亥革命110周年,这也是海峡两岸少有的获得一定共识的节日。辛亥革命爆发的10月10日,被国民党确定位中华民国的国庆日,孙中山被尊奉为中华民国国父,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起义的3月29日,至今仍是台湾“青年节”。

中共虽然肯定辛亥革命摧毁了君主专制,传播了民主共和国思想,但是依然指出了它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局限性。曾经有人说:“中共为了证明自己是孙中山的继承者,每年国庆日都要把孙中山的画像抬出来晒晒太阳。”

2018年,中共通过了备受争议的《英雄烈士保护法》,其中规定亵渎、侮辱英雄烈士的行为可追究刑事责任。但是该法关于被保护的对象并没有明确的定义,只是在第二条说:“近代以来,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促进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而毕生奋斗、英勇献身的英雄烈士,功勋彪炳史册,精神永垂不朽。”   

中共建政前,辛亥革命和国民革命期间的英雄烈士是否受到保护,一直存疑。从现实情况来看,不少因侮辱英雄烈士获刑的案例,被保护的英雄烈士多是中共积极塑造的英雄烈士楷模。

另外,一些仍健在的抗战老兵、国军老兵的生活境况比解放军老兵差很多。据台湾中时报道,毕业于黄埔军校的吴其轺,一生最耀眼的时刻是飞虎队员,他击落过6架日本战机。1950年中共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一夕间,英雄变狗熊,劳动教育20年,刑满出狱后靠踏三轮车为生。

2011年,中共曾高调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胡锦涛给予了辛亥革命和孙中山高度评价,也点出了辛亥革命的局限性,最后论证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据德国之声当年报道,中共革命与辛亥革命精神背道而驰,那次讲话是官话、套话连篇、充满统战意味。

不出意外的话,今年中共照例会高调纪念辛亥革命110年,不知道老瓶还会装何新酒?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