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美国公布武汉实验室病毒报告遇巨大阻力

8月24日,美国媒体罕见报导在最初时期,美国国务院是如何对COVID-19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的,其中最为关键的一位人物就是国务院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可惜的是,在某些机构的反对下(证据掌握在这些机构的手中),很多信息未能公开。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2020年初,在中国官方首次公开承认武汉爆发疫情的前几周,也就是病毒还没有蔓延到海外之前,美国国务院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就下载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网页副本。

报导引述余茂春称,当时他就有一种预感,中国官方会删除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些资料,于是向时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提出建议。蓬佩奥回答,要把武汉病毒研究所作为优先事项进行研究。

2020年5月,余茂春找到时任国务院军控局代理局长托马斯•迪南诺(Thomas DiNanno),请求他的帮助。于是迪南诺在他的权限内,向情报界征集信息,以评估中国的病毒研究是否违反了1972年的生物武器公约。

随后,国务院军控局以36万美元的代价要求国家战略研究所(National Strategic Research Institute)给他们提供协助。

该研究所聘用了曾调查过叙利亚化学武器的前官员大卫•阿舍尔(David Asher)。之后,调查团队在情报机构档案中发现了一份埋藏的报告,内容是去年秋季,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几名研究人员在生病,症状与COVID-19或一种季节性疾病保持一致。

另外,该团队还发现武汉病毒实验室为中国军方提供机密研究。

2020年12月,在国务院的示意下,军控局的官员起草了一份被称为“意见书”的正式外交申诉,准备公开质疑中国的病毒实验室研究是否违反了《生物武器公约》,希望让中国当局承担公开责任。

意见书的草案发送给约130名川普政府的官员。但该草案却引发了国务院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门之间的矛盾。

迪南诺表示,意见书本计划在联合国安理会或生物武器条约签署国会议上公布,或直接提交给中国当局。

迪南诺称,意见书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美方准备在意见书中质问中国,为什么在COVID-19危机期间,派出一名军事病毒学家接管武汉病毒研究所,并质疑武汉实验室的活动是否符合《生物武器公约》关于为和平目的进行研究的要求。

另一部分是向中国当局提问,为何中国未能及时准确地报告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违反国际卫生条例,以及询问北京开发具有生物士兵研究方面的指控。

但因为美国政府内部的激烈反对以及政府权力更迭,意见书最终没有正式发出。

不仅如此,《华尔街日报》还证实了蓬佩奥在今年6月的讲话,蓬佩奥当时表示,他在1月份发表的那些“非机密情报”,也是在耗费周折后才得以发出的。

报导称,直到1月中旬,经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的一名高级官员签字后,国务院才获权刊出军控局调查的非机密情报档案、介绍疫情起源的重要披露,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病毒疫情蔓延到整个中国和其它国家、包括美国之前,已提前数月出现病毒症状等内容。

重要披露中说,美国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该病毒是来自实验室还是自然产生。但2019年秋季有几名武汉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患神秘疾病,而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国军方有秘密练习,并正在进行冠状病毒方面的前沿工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