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话讲“癞极皮”

身为上海人,大半辈子用官话写文章,习惯了,至于这是恶习还是善习,反正时下中国流行恶习,也权且算恶习罢。 

最近上海的许多文友用上海话发来文章,乡亲情谊,读之颇为亲切,于是也摇笔一试,用上海话来试试看。 

阿拉上海宁咯口头语忒多,开口就是“赤那”,赤那是啥咯意思,我呒勃考证过。据讲,起源于上世纪二十年代,那时罗宋瘪山在上海发展势力,煽动激进份子罢工闹事,弄得市面朗一塌糊涂,由于共产党蓝金黄的恩威并使,中文报纸不敢登载反共咯文章,只有英文的《字林西报》敢用“RED GAY”一词,翻译成中文就是“赤佬”。但这骂人成分过于明显,上海宁胆小机谨,于是将“赤佬”稍加变音,就成了“赤那”。于是“赤那”代代相传,变成了上海宁的口头语,流传至今。 

说到“赤那”有只笑话,文革后期邓小平复出,来上海视察工作,由上海市革会的造反派头子陈阿大接待。陈阿大呒勃文化,开口三赤那,向邓小平汇报工作时,赤那不离口,邓小平听勿懂,问旁边的秘书,秘书翻译勿出,顿了一顿,邓小平跟张春桥讲:“他精通‘出纳’,就封他当出纳部长吧!” 

赤那,上头讲咯是笑话,下头我来讲真话了。 

我今朝要讲的是“弯道超车”。啥咯叫弯道超车,讲穿子就是“癞极皮”,在比赛场上,大尕按照规矩上场。那娘个草皮,侬抄近路,从宁尕后头穿过去,赢了还沾沾自喜,骂宁尕按规矩比赛咯是赣逼样子,好像贼骨头偷了宁尕墨事,自作聪明,还笑话宁家是赣大,侬看好笑伐?咯种腔势,上海宁就叫“癞极皮”,垃圾瘪山弗要面孔! 

好了,现在宁尕裁判员出来讲闲话了,拿侬咯贼头行为摆到台面朗,贼瘪山开始还要赖,实在赖勿忒,只好厚着面皮派人去美国,当着全世界咯面,让勒川大爷当面教训:“从今天起美国给人家偷墨事咯日脚结束了……”赤那娘给逼,给宁尕当面骂乌龟贼强盗,咯批赣逼样子,阿拉中国人咯台也给侇塌光了! 

咯只垃圾瘪山,贼皮贼骨,癞极皮成性,好话讲尽,坏事做绝,几十年来来看侇咯交关许愿,讲咯话全是放屁,啥咯土地改革,拿土地分给农民,农民还呒不捂热,就收回去了,公私合营,答应给资本家股息,结果搞咯文化大革命,不但不给股息,还抄了人家窝里,连人家的吃饭家生,锅行镬子也抢去……赤那娘隔壁,做得出伐? 

咯批畜生,弗晓得阿里根筋搭牢,只许老百姓生一个小囡,花言巧语,讲政府来养老,结果又赖忒了,变成“养老靠自尕”,赤那娘隔壁,那自尕困电影明星,私生子乱生,一副癞极皮相,真勿要面孔。 

再讲,几十年来咯批老瘪山,抢地主抢资本家的土地和工厂,三十年呒不造过一幢像样咯房子,呒不打过一房像样咯家生,占领上海后,一直住在资本家的窝里厢,大尕晓得,阿拉上海法租界咯好房子,几乎全被咯批老瘪山抢去住了。老瘪山死忒,小瘪山还是咯副贼相,咯咯薄熙来就是一个典型,还有数勿清咯一大批侇拉咯儿子,继承老瘪山的衣钵,继续抢劫,吃民脂民膏,所谓打黑,就是抢别人尕咯尕当搭子企业……在咯嗒我申明,我只敢讲薄熙来,别人我勿敢讲,赤那,咯批贼忒结棍了,阿拉惹不起,躲得全能想通咯。 

老骨头活到七十几,看到气人咯事体咯忒多了,要讲也讲勿光,看看手表已经夜里十一点了,打个忽欠,汏浴困觉去了,再会!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于食薇斋北窗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