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文革期间的一次“民主选举”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我从广州上山下乡来到深圳湾养殖场养蚝。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深圳湾养殖场的场长被定性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造反派认为,蛇无头不行,干革命不能无主,遂决定成立养殖场革命委员会。

根据规定,养殖场革命委员会须经民主选举产生。但是, 选举规则是造反派自己制定的,候选人也是造反派挑选的,我们这些“革命群众”只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权。

这天傍晚,我们听到墙上挂着的喇叭大喊大叫,通知大家晚上七点半到饭堂集中开选举大会,要我们去行使“神圣的民主权利”,为这次“民主选举”投下神圣的一票。

文革时期
选举大会(图片来源:供图)

到会的人不多,因为关在牛栏里的地富反坏右和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不准参加会议。人们稀稀拉拉地坐了大半个饭堂,造反派司令宣布选举规定:“只有红五类的人才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黑七类或出身不好的人只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权。”

虽然养殖场的黑七类比红五类人多,但根据选举规则,好多人都没有被选举权,只能投票选造反派圈定的候选人。

造反派司令宣读的候选人名单只有7个名字。

司令说:“经过我们严格的内查外调,这7个候选人都是家庭出身好,政治可靠,无产阶级立场坚定,作风正派的好同志。这次实行差额选举,按得票多少选出5名革委会成员,得票最多的候选人自动当选为革委会主任。” 最后,司令强调,“除了名单上的7个候选人之外,大家也可以提名另选他人,但得票必须过半数才能当选。”

文革时期
选举口号(图片来源:供图)

会场一片肃静,没有一个人吱声。

司令又补充道:“为了保证大家都能独立思考,投票前不准交换意见,投票期间不准交头接耳,投票后要立即离开会场。”

司令指定他的一个小喽罗任监票人,我被大家推选为唱票人。

“张志强。”我读出第一张选票的第一个名字时十分惊讶。这个名字既不在司令宣布的候选人名单内,也没有人公开提名他为新的候选人。张志强虽然出身好,根正苗红,但他却不幸是个哑巴,从不过问政治。

“张志强。”小喽罗重复再念一遍选票上的名字,然后用粉笔在张志强的名字下划上一道杠杠。

我原以为有人搞恶作剧,只是填一个哑巴的名字玩玩而已,可没想到张志强名字下面的“正”字越划越多。司令的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当张志强名下的“正”字超过他时,他气得瞪大了眼睛。

文革时期
一横或一竖算一票,一个正字算五票。(图片来源:供图)

选举结束后,黑板上张志强名下得票最多,根据造反派制定的选举规则,张志强当选为养殖场革命委员会主任。我们这些革命群众都站起来为张志强鼓掌。张志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见大家冲着他笑,他也跟着大家一起笑。看见大家冲着他鼓掌,他也冲着大家一道鼓掌,还“乌里哗拉”地叫。

文革时期
司令(图片来源:供图)

司令气得几乎说不出话,在整个选举过程中,他那双隼利的眼睛一眨也不眨,自始至终监视全场,可不管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也没看到任何人交头接耳,人们连一个异样的眼神也没有,可怎么会出现这样一致的结果呢?

司令步履沉重地走到台上,大家以为他会根据会前宣布的选举规则,宣布张哑仔自动当选为养殖场革命委员会主任。

可没想到他清了清嗓子,神情严肃地宣布:“同志们,我们实行的是民主集中制,光有民主不行,还得要有集中,因此,这次民主选举的结果还不能立即生效,必须按规定报经上级革命委员会批准,由上级革命委员会正式任命才算数,这就是民主之后的集中。”

会后,司令立即把工人纠察队的队长唤来,咬牙切齿地问:“你看见有哪个狗崽子斗胆在投票期间交头接耳,勾结串连,破坏选举?”工纠队长说:“报告司令,在整个选举期间我自始至终都睁大双眼紧盯全场,别说他们不敢在会场串通一气,他们连一个眼神也不敢互换。”

司令满腹狐疑,如果这些狗崽子真的没有互相串通,为什么大家会一致把选票投给张志强?他狠狠地对工纠队长说:“这些狗崽子没一个好东西,给他们一点民主权利就想作反,你去好好给我查一下,看看这次选举是谁牵头捣的鬼,看我不狠狠收拾他!”

 (图片来自网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