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北京香堂村 法学教授业主叹当局“知法犯法”

北京昌平当局12月10日展开对香堂村部分住宅的强拆行动,当局计划在明年黄历新念前完成村里多个小区的拆除工作。如果民众反抗,不但房子被扒,而且会将其列入失信黑名单,从此寸步难行。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香堂文化新村第四小区的业主、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玉圣称,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就在这天,中国当局暴力、非法强拆他们的合法房屋。

杨玉圣称他亲眼目睹了当地政府强拆的过程,他说:“当局派了九辆大型挖掘机和洒水车,以及1300多名手持盾牌的保安,限制我们居民出入小区的自由。”

杨玉圣教授表示,2016年他在香堂村四区买下了一套二手四合院。他指出四区是香堂村宅基地所在地,没有土地性质的问题。他签订了《购房合同》,上面有村委会和崔村镇政府的公章,他还有昌平区国土局颁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这些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尽管如此,12月2日,他的住房仍被崔村镇政府认定为“违建”,并在他的院门上贴出了《限期拆除通知》。

报导称,前北京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说,以前当局还会与业主谈判,顶多在谈不成后强拆,不过还是会给补偿的,只不过比业主要求的少。现在不同了,自从发明了“违建”这个词后,只要当局说你是“违建”,就说明你违法了,拆了白拆。

从网上流传的视频中可以看到,村内被贴满了带有恐吓性的巨型横幅,村民被扣上“黑恶势力”的帽子。当地官员打著习近平要构建绿水青山的名义,驱逐骚扰村民。很多人家只有此一套住房,强拆之后无处可去,有民众向北京当局喊话,称要“同归于尽”。

从网上流传的图片可以看到,12月2日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文化新村的住户被贴上了勒令一周内搬走的告示,告示称7日内拆除香堂文化村344亩集体土地上的违章建设,建筑面积16.83万平方米,恢复健康土地原状。逾期不履行,将强制执行。官方还威胁说,“不走,你们将进入‘失信黑名单’。”据称,如果上了“失信黑名单”,就意味今后哪都不能去了,因为无法住酒店、坐飞机、乘火车等。

知情人称,官员告诉村民,如果不搬走,将断水断电,很多七八十岁的老人就这么一套房,强拆之后无处可去,大冬天的,让他们怎么办啊!很多老人眼泪都下来了,特别可怜。她说,村民们都说,这比小日本还狠啊,当年鬼子进村都没有扒房子,现在政府太缺德了。据称此次强拆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有关,昌平区区长被批评违建方面没有行动。村民认为没有市一级的同意,昌平区根本就不敢这样做。

上周著名诗人郭小川的女儿、中央电视台新闻电影厂编导郭岭梅与数百名当地居民到昌平区法院对崔村镇政府提起诉讼,随后郭岭梅失联。知情人称,直到现在,郭家人依然不知道郭岭梅的去向,也不知道她被哪个公安部门的人给带走了。

据称,郭岭梅去年曾写下遗书,称“以我血我命保护香堂几千户邻居们不要流离失所”。不仅郭岭梅,很多香堂居民也在集体遗嘱上签字,按红指印,表示要与房屋共存亡。

知情人称这次新来的镇党委书记,外号“拆迁明星”,本身虽劣迹斑斑,却因为强拆官越当越大。百姓对此人非常痛恨。

网上还流传出一则退伍军人质问强拆人员的对话,退伍军人质问:“你们承认不承认是一个政府,如果是一个政府,为什么才过20年就变了,这个房产证不是你们政府发给我们的吗?说不承认就不承认?”

杨玉圣教授称,香堂村十个区当中,只有一部分小区被贴上了拆除告示,他并不清楚当局是如何划分的,但是他知道被贴条的小区会在黄历新年前完成强拆。他说“在中国大陆,只要是党和政府想干的事,他们没有干不成的。上斗天 ,下斗地,中间管空气。”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