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日:又一中将阵亡!俄罗斯换小目标

俄乌开战以来,俄军阵亡高级将领已经不是新闻了。甚至已经到了目不暇接的地步。3月25,乌克兰总统顾问OleksiyArestovych宣布,在赫尔松以北争夺Chornobaivka机场的激战中,俄罗斯第49集团军司令官雅科夫·雷赞采夫中将(Yakov Rezantsev)被击毙。这个消息还没有得到俄方的回应,如果属实,那么雷赞采夫是乌克兰阵亡的第7个俄军高级将领(包含1名车臣武装的少将),也是第2个中将。

雷赞采夫也是丁丁手下的得力干将,曾经长期在叙利亚锤炼。在开战之初高调宣布“战争将在几个小时内结束”,这也是很多国内俄粉自媒体叫嚣“基辅1个小时20分钟陷落”的笑话的来源。开战一个月,俄军以平均4天损失一个高级将领的速度,让人类战争史(包括冷兵器时代)翻开了新篇章,可以肯定,以后的军事院校的教科书,怕是要浓墨重彩的写上这一奇景。

但是俄方可能并不这么认为。昨天俄国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俄军“几乎完全摧毁了乌克兰的空军力量和防空力量,乌克兰的海军也不复存在”,总体上第一阶段行动的主要任务已经完成。在一场全世界直播的战争中,还能这么描述战况,不服不行。这口气真是小母牛坐飞机。同时第二次公布战损,俄方共有1351人阵亡,3825人受伤。俄军到底以什么标准说“主要任务完成”不得而知,但是可以明显看出,和战前“在乌克兰去军事化”的高调比起来,俄国人正在给自己找台阶下。而且俄方目前的战略目标也一缩再缩,变成了“控制顿巴斯地区”——也就是说要保住战前控制的乌东地区。说好的发大财,如今却变成了1亿小目标。至于战损数据显然跟第一次的一样——靠不住。阵亡7个将军,才死了1351人,稍微有点军事常识就知道这水分太大了。

俄国防部还在表示,俄军东部军区司令亚历山大·柴科上将已经抵达基辅战场督战——我都替柴科同志捏一把汗,按照现在这个形势,别忘了吃点好的啊。

与此同时,紧盯战争的北约也在昨日公布了第一份俄乌战况分析报告,根据德国《明镜》的披露,这份报告数据和俄方的数据天差地别,极为惊人。北约估计,俄军在第一个月的战争中遭受3到4万人的损失,这一数字包括阵亡、受伤,被俘或失踪的士兵。其中阵亡人数在7000至15000人之间。北约的估算和乌方公布数据的相当,比美方估计的要多。

到底那方的数据更为可信,我想这一个月来大家可能心里都有一个底。不管数据如何,可以肯定这是二战之后的所有战争中,俄军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次。在今后的人类战争中可能都很难再见。唯一可以类比一下的,可能就是尸山血海的两伊战争。美媒CNN披露了一份美军报告,上周美俄军方举行了一次私下的会晤,俄方代表是叶夫根尼·伊林(YevgenyIlyin)少将,他是俄国防部国际合作总局副局长,专门负责和美国打交道。据悉,当会议即将结束时,一位美国随员“不经意地询问”伊林的老家是不是在乌克兰第聂伯罗,伊林少将“突然激动起来”。随后表态说,乌克兰目前的局势“很悲惨,我对此感到非常沮丧”。然后没有握手就走了。

但如果俄国人不顺着台阶早点退场,恐怕对于俄、乌双方来说,惨烈还将继续。最新的战况是:

1. 乌军在反攻中,重新占领基辅以东 35 公里处的一些城镇和防御阵地,目前争夺要点仍然是切尔尼科夫。国际志愿军中的美国营参与了战斗;

 2.俄军试图突破基辅以西乌军防线,但目前仍然距基辅还有 25 公里,位于伊尔平和布查郊区,短期看突破可能性不大;在东北部,俄军包围下的苏梅市,被乌军从南部打开了缺口;

3.乌军正在试图在基辅西北包围俄军第35集团军;俄军补给车队已经撤退到距离基辅55公里的地方;

4.乌军在持续两周的战斗中已经收复尼古拉耶夫州的所有城镇;

5.南部地区俄、乌继续在马里乌波尔激战,战况胶着,该城平民仍在陆续撤离中;俄军长时间受阻于敖德萨和尼古拉耶夫之间,最远打到沃兹涅先斯克的俄军已经被击退。

6.哈尔科夫仍处于俄军猛烈的轰炸之下。俄军还声称用导弹摧毁了乌军军用燃料储存地点,该地点位于基辅西南约 35 公里。

国际社会方面的表现:

1.联大3月24日再次以140票的高票通过了乌克兰提交的谴责俄国草案,5国反对,中方等38国弃权;

2.中英两国高层通电话,根据英国首相府的通报,通话持续了50分钟,中方表示愿继续为和谈发挥建设性作用;驻美大使秦刚再表态,中俄合作没有禁区,但是有底线;

3.七国集团发表联合声明,将不遗余力追究战争发起人的责任;

4.拜登表示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使用化学或生物武器,北约将“做出回应”。同时宣布将在今年向欧洲供应至少150亿立方的液化天然气,解决欧洲的能源问题。

5. 拜登在参加完北约峰会后,连夜赶往距离乌克兰边境仅有80公里的波兰城市热舒夫,视察驻扎在那里的美军第82空降师。第82空降师是美军当中唯一可通过伞降进入作战地区的全建制师,共计1.2万人,是美军的王牌部队之一。这个师本来是驻扎在美国本土的,2月初才紧急调往欧洲;

6.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将向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部署四个新的战斗群;

7.澳大利亚宣布制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及其家人。

针对目前战况最残酷的马里乌波尔的人道危机,乌克兰警察总长阿布罗斯金(Vyacheslav Abroskin)公开表示,他愿意成为俄军的人质,换取困在马里波的儿童能够安全撤离。说起来马里乌波尔这个曾经有45万人口的美丽海滨城市,90%以上的居民是说俄语的斯拉夫人,可以说跟俄国人完全是同胞,其区别甚至小于我们和宝岛的区别。但是打着“解放”旗号而来的俄军,用炸死2000千多人来回应自己的同胞。特别是前不久对于妇女儿童避难的剧院的轰炸,根据马里乌波尔议会的统计,目前已经证实造成了300人以上的伤亡,极为惨烈。历史上这种以解放之名荼毒同胞的军队,确实也不多。

对于国家前途的忧虑近来充斥在俄知识分子群体。前几日,俄著名经济学家伊诺泽姆采夫在俄政论网站Riddle发表文章,他很悲观的写道:“自2010年以来,俄罗斯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再是一个追赶的国家,而是进入了‘落后’范畴。乌克兰战争不仅会强化这种局面,而且会大大造成新的落后,特别是在全球政治适应新的金融现实、经历技术革命和准备能源转型的情况下。我们的外交政策恢复了19世纪的形象和做法,使俄罗斯经济停留在20世纪,尽管世界几乎已经在展望22世纪……”

很遗憾的是,我觉得他说得是对的。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