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坐实人质外交 在华外商度日如年

加拿大释放孟晚舟,北京几乎在同时还两名加拿大人以自由,犹如冷战时期美苏交换人质的残酷场面,这让许多在中国的外商甚至其他外国人寒心。他们相信,北京可随时实施人质外交,害怕自己有一天像“两位迈克尔”那样落入陷阱。

应美国司法部要求,2018年12月,加拿大警方在温哥华国际机场逮捕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美国检方指控孟晚舟串谋银行欺诈、串谋实施电汇欺诈、银行欺诈和电汇欺诈等罪名。随后,加拿大卑诗省法院对孟晚舟展开引渡程序。 

孟晚舟在对美国司法机构承认误导了全球金融机构,承认在有关伊朗的商业活动中使用了多份“重大失实陈述”。她在美国法官面前对陈词做出确认并签字后,加拿大法院随即开释软禁三年的孟晚舟,孟晚舟当即乘坐中国派来的专机于星期六返国,在机场遇到了英雄般的欢呼。 

与此同时,在孟晚舟被捕之后随即被北京拘捕的加拿大前外交官迈克尔.康明凯和商人迈克尔.斯帕弗飞回加拿大,北京本来指控他们犯下间谍罪,斯帕弗被判罪11年,康明凯待判,然而就像北京当局任意拘捕他们一样他们被“任意”送回加拿大,中共官媒对两位迈克尔的被捕和释放一言不发,许多中国人至今蒙在鼓里。 

这一赤裸裸的人质外交引发世界关注,北京当局辩称孟晚舟案与两个迈克尔一案互相之间毫无关联,但是现任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系主任的汉学家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指出,“显然,人质外交在起作用。” 

在这一背景下,一些外国企业担心自己派往中国的员工有朝一日被中国当局当作解决外交纠纷的“人质”。中国英国商会常务董事林奇(Steven Lynch)表示,企业越来越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一位加拿大驻上海的企业代表说,有些外企老板已制定紧急预备措施,万一其员工遭到中国拘押,可采取紧急救助。他说,“许多外商担心,不管是谁,都有可能在中国的大街上突然被抓走。” 

因疫情关系以及北京采取的对外国人入境严格检查措施,外企派往中国的员工减少了许多。在北京政治高压下,一些加拿大企业判定在中国经商风险太高,已经开始减少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活动。一位加拿大企业领袖表示,“所有在中国的外国人必须知道,他们在中国的时日屈指可数。” 

除去两位迈克尔,近年还有多位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人被北京当局关押,一名法国面包师被控涉嫌使用过期面粉而被判刑,他最终于2019年年底返回法国。另一名爱尔兰商人仅仅因为其老板牵涉一起法律纠纷,从2019年关押至今。还有一位在中国环球电视网工作的澳大利亚女记者,去年在北京与堪培拉关系变得很坏时突然被拘捕。 

两名美籍华裔姐弟2018年6月前往中国看望患病的祖父后失去自由,突然在孟晚舟被释放次日被允许返回美国更加重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实施人质外交的怀疑。这对姐弟同为美国公民的母亲被警方拘留,姐弟俩则被禁止出境。他们的父亲刘昌明曾是一家中国银行的行长,因参与诈骗案而被中国警方通缉。两人的出境禁令,以及其母受到的监禁,被视为迫使其父返回中国自首的一种办法。 

除了外商,西方外交官也忧惧在不能完全享受外交豁免权的背景下必须重返中国。一名西方外交官对法新社表示,“落到类似的外交陷阱的风险非常高”。 

在中国与西方关系整体变坏的背景下,一些跨国企业越来越感到处于北京的瞄准镜下。这已经是一些著名品牌的遭遇,他们在被中国网民指责在涉及香港、台湾、新疆等问题上有“辱华”嫌疑后被迫道歉。香港欧盟工商协会一名成员承认,在中国的西方企业尽力小心避免掉进“陷阱”。 

国际社会都在谴责中国的“人质外交”,但对中共政权不会产生多大冲击。高敬文认为,尽管人质外交大大损害了中国在全世界的形象,但是我认为北京再度使用的可能性很高。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