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引爆代孕话题 中国黑产业链火爆 多位贪官触及

大陆女星郑爽引发的代孕风波持续发酵,引发民众对代孕一事的关注。虽然中国当局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但因需求强烈,“代孕产业链”在黑市上屡禁不止。据查证,寻求代孕的人很多,包括一些落马贪官。

中国当局禁止代孕 但在黑市却蓬勃发展

中国法律禁止代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实施代孕技术的,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但是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及全面二孩的放开,“代孕是否应合法放开”一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据第一财经网报导,原国家卫计委在2017年2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代孕是一个涉及到法律、伦理和社会问题的复杂问题,卫计委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行为,对参与代孕的机构和人员进行处罚和刑罚。

不止中国,目前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禁止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行为。但是在中国的黑市上,代孕却屡禁不止,且规模还在不断扩大。

新华社称,中国“代孕黑市”近年不断扩大,呈现畸形繁荣,不少妇产科医院的厕所门板都贴有“代孕”“卖卵”“包生儿子”等小广告。

代孕服务完善 

新华社称,一些代孕中介根据需求提供多种“服务”,一般来说,代孕服务可分为3种:

1、精子、卵子由需求方提供,体外受精后进行胚胎移植,借用代孕妈妈的子宫孕育;

2、精子来自需求方,卵子由供卵者提供,由代孕妈妈孕育;

3、卵子由需求方提供,用第三方的精子进行体外受精后,由代孕妈妈孕育。

根据新华社的报导,在天眼查中,发现36家代孕中介,它们分布在广东、北京、云南、四川等地。

代孕的费用

据苹果日报报导,苹果日报的记者通过一家代孕中介得到“皇家生殖遗传医院”提供的价格表,该医院位于位于泰国及柬埔寨。价格表上标明,代孕费用包括“医疗套餐”和“特需服务项目”(代孕)。

“医疗套餐”的费用从11万至31万(人民币,下同)不等,最贵的一款包含两年内不限次数催促排卵、取卵、移植手术,承诺不成功全额退款。

至于“特需服务项目”(代孕)方面,找海外孕妈的收费40万元,找国内孕妈的收费45万元,“包风险、包出生”的收费50万元,“订制宝宝”(选择婴儿性别,透过筛选基因避开遗传病)收费60万元。

报导称,根据统计数据,中国有生育障碍的夫妇比例为10%至15%,其中需要人工生殖辅助技术介入才能怀孕的约占20%。很多人花费数十万元治疗,却不能如愿生子,因此代孕成为他们获得孩子的主要途径。在中国当局明令禁止,市场需求却又十分强烈的情况下,代孕转入地下,黑色代孕链蓬勃发展。

多位落马贪官涉及“代孕”

第一财经的记者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多个案件与“代孕”黑色链条有关,其中一些“代孕”的主角还涉及到一些落马官员。

湖南省原汨罗市委常委、副市长朱苇

2018年9月18日,朱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9年5月,朱苇因贪污罪、受贿罪获刑7年6个月。在其受贿的几个事实中,其中有委托私营企业主马某帮其联系代孕机构进行非法代孕,代孕费为90万元,分四次支付,其中部分费用由马某负责。

包头市林业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李福荣

2018年,包头市纪委监委对包头市林业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李福荣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通报中称,李福荣以“代孕”为名,与多名女性进行钱色交易,违反生活纪律,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与其中一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生育三名非婚生子女。2020年,李福荣被判有期徒刑七年。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

2016年,一名代孕男婴诞生在河北某医院。他的父亲是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

2016年1月26日,王保安被查。

2017年5月,王保安被判无期徒刑,他敛财数额高达1.53亿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