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到三输 国民党咎由自取

过去两个月,颜宽恒一路挨打,理不理亏是其次,重点是颜家对于别人所设定的议题战场几乎无反手的能力;在空战全面失守的情况下,只能靠黑派的在地组织硬撑盘。黑派原以为罢免陈柏惟之后,这席立委将手到擒来,没想到偷鸡不著蚀把米,近8千票的差距也成为颜家在历来在当地选举最惨烈的败绩。对国民党来讲,这是个三输的局面,对后续台中政坛也将造成莫大冲击。 

第一输当然就是黑派颜家。 

持平而论,黑派在颜清标交棒后的这几年,颜宽恒的形象经营非常成功。透过“听海”、“消波块”等等自嘲的手法,不但成功“洗白”自己,也拉近了与年轻人之间的距离。不过,误判民意氛围,亟于罢免陈柏惟,却意外让自己身陷火线。颜宽恒抱怨过去两个多月遭到“毁灭式的检验”,但从昔日颜家的黑资料重新被摊在阳光下,到各地屡屡爆出的颜家豪宅招待所违建,甚至连捷运设站都被拿来图利自家土地,其实都是回报他们当初操作罢免案的急切与贪婪。选民用你们当初检验陈柏惟的标准来检验颜宽恒,颜家左支右绌,无力应对,只是咎由自取,一点都怪不了人。 

眼下,颜宽恒不仅输掉了这次选举,一届连输两次,恐怕也输掉2024年“王子复仇”的能量。对黑派而言,最麻烦的是竞选过程中被掀开的争议,未来恐怕跟著他们的从政路如影随形;不只颜宽恒,从只当一届议员就当上台中市副议长的颜宽恒妹妹颜莉敏,到颜家所掌握的大甲镇澜宫,会有越来越多的台中人问:“为什么是他们?” 

第二输是国民党朱立伦。 

严格来说,朱立伦就任国民党主席仅有三个月,无论是罢免陈柏惟或发动四大公投,都不是他自己设定的议题,败战不应该全挂在他的身上。问题是,朱立伦并没有在这些战役里设妥防火墙,这一方面代表他对时局的误判,二方面也显示他无法为病入膏肓的国民党止血,会让原本已经弱势的党主席会更加弱势。而连续的败仗将导致国民党内的分歧更形台面化,夺权斗争将更形惨烈,朱立伦若无法锐意改革,只求保位,这将会带著国民党进入恶性循环,所谓的“谷底”将深不可测。

第三输是台中市长卢秀燕。

卢秀燕是聪明人,身为地方父母官,也一直与罢免这种负面动员维持距离。不过,黑派是当初是力拱卢秀燕上台的重要支柱,颜宽恒家族的违建争议、捷运设站,也将在选后从颜宽恒的问题变成卢秀燕的问题。当选民利益与派系需求被搬上台面仔细端详,妈妈市长的连任之路恐怕也出现破口。

而小小一个中二选区,无论罢免或补选都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败阵的陈柏惟因此变成“悲剧英雄”,击退颜家的林静仪也成为“胜利女神”,两人在短时间内都成为“有故事的政治人物”,形同服下“政治大力丸”。国民党平白奉送这两个已具全国知名度的民代战将给民进党,政治的祸福相倚可见一斑。

民主政治有它正常的规律,所谓的“罢免”、“补选”、“公投”都不该是常态。从《选罢法》、《公投法》于5年前修正通过后,国民党已经发动5次罢免投票、2次大规模公投,纵然在其中曾获得短暂的胜利,但政党支持度却毫无起色,还每况愈下,根本是在折腾选民,损人又不利己。选民用补选结果告诉国民党:别再搞恶斗了。如果再听不懂,一旁虎视眈眈的柯文哲民众党很乐意取而代之。

(※作者为《上报》总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