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宵禁令出自安德鲁斯个人决定 卫生部长吁取消

综合澳媒报道,墨尔本严格的宵禁令本周成为维州疫情应对的新焦点。在维州首席卫生官萨顿(Brett Sutton)否认宵禁是自己提出的医学建议后,维州警方首席专员Shane Patton也表示,警方并没有提出宵禁的要求,也没有被征求过意见,只是在宵禁令实施前的几个小时才被通知。州长安德鲁斯在周三(9月9日)的记者会上被一再追问后,不情愿地承认宵禁是出于他个人的决定。这引发了各方的怒火及对宵禁有效性的质疑。随着取消宵禁的呼声越来越高,联邦卫生部长也表示,维州没有医学依据的宵禁应该取消。

自8月2日州长安德鲁斯签署该命令以来,维州人被迫在天黑后呆在自己的家里。据太阳先驱报道,警察已发出3831次违反宵禁令的罚款,平均每晚罚款的“创收”达16.2万澳元,其中很多人只是外出吃饭。虽然从9月14日起,宵禁时间由晚上8点至早上5点改为9点至5点,但仍将至少维持到10月26日。而且只有维州连续14天新增单日病例少于5例,并在这14日内不明来源感染总数少于5例时,才会取消宵禁令。

对于维州这项绝无仅有的严厉措施到底出自于谁的决定,安德鲁斯一直讳莫如深。维州首席卫生官萨顿此前曾表示,宵禁是防疫限制的辅助手段,而不是出于直接的医学原因原因。萨顿8 日在3AW电台接受采访时说,有人就宵禁的问题向他咨询,但最终的决定是“某个人单独做出的。”当被问及“宵禁的决定是否与你的建议相悖”?萨顿回答说:“宵禁不是紧急状态中必须采取的手段,但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我并不反对”。

随后,维州警方首席专员Patton也在3AW电台上澄清:“警方从未要求过宵禁。

“我已经查询过警方内部是否有人接过此事的简报,据我了解,警方只是在宵禁令签署前几个小时得到了这项命令的参考副本。

“我们以为是首席卫生官已批准了这项规则,因此才接受并执行了这些指令。“

Patton还否认宵禁是应警方要求进行的,“这是我从来没有咨询过或被询问过的东西。”他对ABC说。

在周三的记者会上,州长安德鲁斯被连连追问宵禁到底是谁的决定。安德鲁斯最初含糊其辞,表示没有办法说出具体人和信息。但在被步步紧逼的追问下,安德鲁斯终于承认是自己做出决定,并说“这与健康建议是一致的,最终决定是我做出的,这个办法很有效”。

宵禁令在各界引发了怒火,人们呼吁取消这项措施的呼声也越来越高。维州国会议员人权联合委员会主席Sarah Henderson抨击这项“严厉”规则说,“我认为维州政府的每晚宵禁实际上使墨尔本人被软禁,这构成了对人权的严重侵犯。”

“州长对宵禁的辩解——可以方便维州警察执法,构不成合理的理由。”他说。

反对党领袖Michael O’Brien说,宵禁“应该被取消”。“这是对人民权利的极大侵犯,而州长在没有任何医疗建议,没有任何科学建议的情况下就下令宵禁,这表明权力已经落到了这个家伙的头上”。

联邦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表示,当他听到维州的宵禁并非基于医疗建议后感到很惊讶。 他在天空新闻上表示,任何限制令都必须有医学依据。维州的宵禁完全是政府的决定,那么“我建议他们在未来几天内考虑取消。”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