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这样的人民,注定是要吃大亏的

俄乌战争开始以来,我们看到了很多俄国国内知名人士、普通民众反战的画面,但是可能大家都会有一个疑惑,俄国的主流民意到底如何看待这场战争?

答案可能会让大家非常失望——相当数量的俄国人,虽然已经切实的体会到资产快速贬值的痛苦,但是依然是支持这场战争的。

由于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紧密联系,事实上有很多普通民众,在俄、乌两国都有亲人。在被围攻中的哈尔科夫工作的奥莱克桑德拉(Oleksandra)就是其中一位。自从俄军围城开始炮轰以来,她只能和几只狗呆在家里,惶恐度日。当她给自己在莫斯科的母亲打电话诉苦时,甚至把遭受轰炸的视频发给母亲,妈妈却不相信他,妈妈认为“俄罗斯军队绝不会针对平民。是乌克兰人自相残杀”,“俄罗斯人是来解放你们的。他们不会破坏任何东西,他们不会碰你。他们只打击军事基地”。

昨天被俄军轰炸了妇幼医院造成十几名妇女儿童死亡的马里乌波尔市,距离俄罗斯只有55公里,大部分居民都讲俄语,和俄罗斯关系极为紧密。一名叫做莱文丘克的妇女打电话给她移居俄罗斯的弟弟米沙讲述俄军的暴行,并告诉他母亲就要死了,但弟弟死活不信,因为他认为“俄罗斯想让乌克兰自由”。

在莫斯科街头的随机采访中,很多莫斯科市民认为这场战争是必要的,是为了防止乌克兰攻击。很多人为了支持普京,专门用人头摆出本次俄军行动代号“Z”,甚至在冬奥会上的俄罗斯运动员,冒着被奥委会取消比赛资格的风向,也要专门缝上一个“Z”……

很遗憾,这才是真实的俄罗斯。正如微博上那些真实的俄粉一样。

不知道读者诸君有没有想过,一个恶棍是怎么形成的?比如希特勒这样的魔鬼,他再邪恶,也不可能一个人拿着枪威胁全世界,他之所以能够兴风作浪、造成极大的灾难,是建立在当年整个德意志民族的狂热支持上的。

我们都知道,希特勒是奥地利人,最终却成了德国至高无上的元首,他上台的过程,啤酒馆政变、国会大厦纵火、纳粹冲锋队打砸抢……可以说并不光彩,但德国人民却还是一票票的把他送上了宝座,而且最终赋予了他无上的权力。他在莱茵河的军事冒险、在苏台德的无理要求、吞并奥地利的飞扬跋扈……哪一点,不是在德国人民的欢呼雀跃中一步步的完成的?他固然点燃了德国人的疯狂,但反过来是不是可以说,德意志民族当年发源于普鲁士时代的军国主义本性,才是成就希特勒的根本?

这样的民族,在没有吃过大亏之前,是不会觉醒的。没有希特勒,也会有普特勒。总有一个魔鬼等着引领他们。

这样的历史,对于我们理解俄国人这个苦难的民族也是有同样的启发的。为什么欧洲人数百年来一直不认同俄国人,甚至瞧不起俄国人?为什么这个农奴制起家的帝国,总是摆脱不了强人政治的传统,在每一个历史的关键路口,他们总是会选择哪个最糟糕的选项?

普京今天在乌克兰的选择,真的是一时冲动吗?我们可以看一下普京上台以来的支持率曲线。从图中你可以清晰的看出,普京每一次支持率的高峰,都是在战争期间——1999年帮助他上台的车臣战争、2008年入侵格鲁吉亚的战争、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的战争……

普京一次次的军事冒险,虽然没有换来俄国的强大,却换来了实实在在的支持率,可以说每一次战争都为其个人换来了丰厚的政治回报,这是他执政的根基所在。所以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发送俄乌战争,其实并不是特别让人惊奇的事情。虽然苦的最终是俄国底层民众,但是他们高兴啊,他们还会欢呼雀跃甘当代价。

俄国这个国家如果你仔细端详他的历史,你会发现,虽然他几百年来不断的把扩张作为唯一的使命,也确实获得了世界上最大的疆域。但是骨子里面,终究是建立在一群农奴之上的帝国。和鞑靼人曾经空前强大的蒙古帝国并无区别。他在文明方面几乎乏善可陈,所锻造出来的,也只是一代又一代游离于世界主流文明的野蛮人。在这样的野蛮人中,无法诞生对于现代文明的共识,只会诞生对于强人政治的无限渴望。

普京再造沙皇俄国的梦想,真的是他一个人的妄念吗?我看不是,它是整个俄罗斯人几百年延续不断的理想。残忍的说,他们从来没有哪怕是试图去理解和认同现代文明。沙皇时代,俄国的国家定位是罗马帝国的继承人,无论是宗教还是政治,所以打造一个后罗马帝国一直是这个民族骨子里挥之不去的烙印。号称普京国师的亚历山大杜金,他所提出的在俄国广受推崇的“第四政治理论和多极世界”,说白了就是建立一个横跨欧亚的大帝国的梦想。他甚至赤裸裸的撰文宣称“重建俄罗斯帝国的关键,第一步就是乌克兰战争。”

是的,我们难以想象,在21世纪,俄国人还在推崇一个几百年前就过时了的鞑靼人的帝国梦想。

这样的民族,出现一个普京恐怕不是偶然吧?出现不顾全世界反对妄图强行吞并一个主权国家,号称要取消一个欧洲面积最大国家的“主权地位”,不出奇吧?正是俄国人民的支持,才使得普京屡屡在赌桌上获胜,这种获胜又反过来加强了他逢赌必赢的错觉,最终在乌克兰把俄国未来数十年的国运一把“梭哈”。

当然,我们现在也都看到了,普京受挫,全体俄国人都在买单。他们不仅有机会重回苏联时代万事排队的荣光,还有可能再被世界隔绝几十年——注意,这次是全方位的隔绝,俄国在过去短短的一个月内,就几乎断送了苏联解体以来花了几十年和世界建立的联系。以前苏联还有一帮小弟,而如今,俄国只有俄国。

二战德国失败的时候,固然希特勒走向了死无全尸的结局,但全体德国人也都为自己曾经的疯狂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无数男人战死,无数女人被凌辱。国土面积损失35%!普鲁士作为一个历史名词,被永远肢解。那一代的德国人,你说冤吗?

并不冤。所以如果你要问我在即将到来的悲惨三十年面前,俄国人冤吗?我也只能说,他们不冤。

这样的人民,注定是要吃大亏的,他们配得上这样的命运。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