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澳人继续发挥样板陪榜功能

中国政府在境内的内蒙古自治区推出“国家统编汉语教材”,引发数万蒙古人的大规模示威及罢课。即使眼前尽是遭当局强硬拘捕的风险,人们仍执意走上街头,高举“保护蒙古语言”、“停止同化政策”等标语抵制新令,深怕自己的语言文化将因此濒临灭绝。 

面对新政策引起的示威潮,内蒙官方仍坚定落实统编教材。为了安抚民众,当局则公开宣示“五个不变”——其他学科和年级课程设置不变、使用教材不变、授课语言文字不变、蒙古和朝鲜语文课时不变,以及现有双语教育体系不变。不过,这番论述仍未能平息群众的怒火。 

内蒙古党委书记石泰峰也在10月初的党委常委会中指示,要深刻反思推行使用国家统编教材出现的问题,深入查找深层的原因,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改进工作。 

对于总是高声领唱单一主旋律、视异议和非主流文化为异教邪说的中国政权,境内的少数民族与各地方言自然难登大雅之堂。然而,在部分特殊的场合,当目的为标举商业利益或攸关政权稳固,这些平时被忽略乃至打压的声音又会被大肆消费一番。 

从平时大大小小的综艺、戏剧节目,到一年一度的央视春晚,类似的情况屡见不鲜。选秀、竞赛类节目,不论找来多少台、港、澳和少数民族人士参与以丰富大国的内涵想像,最终也都难逃陪榜的命运;春晚则更是无论背景,一律得在“中华民族”的大旗下共作“中国梦”。 

网路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在2019年播出后取得巨大的回响,近期播映中的第2季也延续了这场乐团竞技大秀的讨论热度。其中一支来自广东海丰的乐队——“五条人”,他们的遭遇即说明了在国家宣传与资本运作下,文化的价值是如何被利用而非尊重。 

“五条人”在2009年正式出道并推出第一张专辑《县城记》,几乎每一首都以母语(海丰话)创作、演唱,仍不妨碍他们在中国民谣界横空出世。以广东音乐在中国乐坛的边缘地位而言,能够透过方言打破地域局限实属不易。 

由于乐曲的实验性强烈,“五条人”多次遭到淘汰,但又因为自身魅力一再被观众透过投票“捞”回竞技舞台。当“五条人”第三次被淘汰但又保留复活的可能,说明这个剧本对于撑住节目热度仍然有效。 

在今年初的央视春晚舞台上,北上发展后建立名号的香港艺人陈伟霆,刻意用难以辨认的母语演唱由出身中国东北的歌手宝石Gem创作的《野狼Disco》“新春爱国版”。然而歌曲对应的是内化在90年代东北文化中的粤语元素,唱的是东北人的怀旧,与香港文化已无直接关联。 

这样的创作毫无疑问是东北对粤语的一种“文化挪用”,在以北方为中心的政治语言文化场域中,南方和粤语文化长期处于相对劣势,甚至铸成“殖民”的争议。而大国的高超手腕便体现于在这样的张力下,让一个以粤语为原生语言的艺人参与表演,好似南人上朝供奉。 

对任何非单一民族组成的国家而言,如何尊重相异群体并维持和谐皆非易事。然而当独尊北方中原文化的中国政府,只著眼于消除“不同”却不愿花心力打造一个容得下不同声音、不同生活选择的社会时,原本就已不浅的裂缝只剩加速崩裂一途。 

(※作者为新闻工作者,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