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记者:中国在彭帅失踪事上办了件大蠢事

曾驻中国多年法国记者哈斯基11月21日接受了法国国内新闻台(France Info)记者的采访。哈斯基表示:让阻碍政权的人“失踪”这是常用的手法,彭帅就是一个很好的实例。法国记者认为,彭帅事件发展至今,如果接下来几个星期还是毫无动作的话,就会出现对北京冬奥的政治抵制。

法国国内新闻电台记者问:周六晚发布的彭帅出现的照片和视频有多少可信度?

哈斯基(Pierre Haski): 可以说她表面看上去安然无恙。可以表明她还活着,但这不能表明她有自由。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不是彭帅在说话;不是她要去参加什么活动,北京当局在演戏。是谁在向外界释放彭帅的视频呢?是胡锡进。胡锡进是中国对外宣传机构《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多年来一直用英文发推文。所以视频的可信度非常非常低。 

法国国内新闻电台记者问:中国政府是否很尴尬? 

哈斯基:当然,绝对很尴尬。这表明,与中国经常发生的情况一样,镇压机构会自行采取行动,无需担心其他因素。处理彭帅事件上,中国办了一件大蠢事。中国惯用将那些被怀疑或在政治或社会上令政府尴尬的人“被失踪”。阿里巴巴的老板马云就曾被失踪三个月。而“我也是”#MeToo女权运动是全球性的。北京当局没有意识到这位网球名将被失踪涉及面会这么广。彭帅的被失踪涉及到一位全世界运动员都会关注的网球冠军。彭帅的微博内容打破了禁忌,牵扯到一个政治局常委,也就是一直到2018年中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他曾中国政治体制中不可触碰的高官。 

法国国内新闻电台记者问:彭帅自己会不会躲避起来? 

哈斯基:这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彭帅身上的事情是非常普遍的做法。当一个人“犯忌”了,会被退出公众生活。通常这个人会被关押在警察看守的旅馆里,以供审讯、调查或等待上面处理他的指令。做好了怎么处置他的打算之后,这个人在几个月后会再次出现,也许这个人永远也不会再出现。因为他们中有些人会直接从被失踪的状态转入封闭式的审判。而审判也没有任何证据,不透明,他也会毫无征兆地被消失。 

法国国内新闻电台记者问:您怎么看西方多国的“大动员”? 

哈斯基:与以往不同的是,不仅仅是体育界表达了对彭帅现状的担忧;世界女子网球协会主席史蒂夫·西蒙(Steve Simon)威胁要抵制在中国的赛事。世界女子网球协会每年在中国举办九场比赛,这是一项收入来源。中国是一个市场,包括在运动领域。我们不能忘记,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北京就要举办冬奥会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利害因素。因为在这件事之前,在国际紧张局势的背景下,已经有传言反对奥运会的政治抵制,也就是说只会有运动员参赛,西方不会派政治代表,也就是说不会有法国、英国或美国的部长。如果接下来几个星期彭帅被失踪事件没有发生其他重要进展,接下来的几周就会出现对奥运会的政治抵制。当然地球是不会停止运转的,但这将给尴尬增添另一个尴尬。这预示着中国与西方世界其他国家之间又多了一个冷战的迹象。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