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习明泽个资 涉事公安被内部处理 当局拟跨境抓人

习近平本人及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泄露案继续发酵,据了解出售习家信息的公安已被内部处理。“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称,当局要求肖彦锐在大陆的亲人供出肖彦锐在海外的下落,疑为跨境抓捕铺路。

追问网站创办人肖彦锐的海外住址 疑为跨境抓捕铺路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恶俗维基”、“支纳维基”的创办人,暂居日本的肖彦锐23日称,近期习近平家人个资泄露案持续发酵,广东省公安厅、茂名地方公检法疑在舆论压力下坐立难安,数天前曾派人到他重庆家乡找到他的家人施压,打探他的下落。

肖彦锐指出,“恶俗维基案”(习近平家人个资泄露案)当局的控罪理由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以至24位无辜的年轻人被重判。但其实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个人信息并非如同坊间传闻那样,是不法分子通过黑客手段得到的。而是公安、交警、边检等人从中国当局多个公民信息管控系统中查询出来后,卖给他们的。在中国,公民信息管理部门贩卖公民个人信息已成为一条黑色产业链,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

肖彦锐表示,在整个案件中,中国当局并未提及真正泄露习家信息的外泄者。据他了解,出售习近平信息的公安已被内部处理。肖彦锐还指出,一审判决书中的“证人邓某贵”,应该是指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但是他的口供属于虚假陈述,因为邓家贵的个人信息从未出现在恶俗维基网站上。

习近平家人个资是公安内部人士泄露的

肖彦锐介绍称,早在2018年9月,网上就曝光了习近平本人的个人身份信息,但当时并未引起过多关注。后来通过习近平的个人信息顺藤摸瓜,一步步得到其家庭成员包括习明泽的身份信息。其中习明泽出入境的护照信息是付高价才得到的,之后购买者将这些数据上传到网站上。

肖彦锐还说,出卖这些信息的人都是公安系统的内部人士,中国户籍系统分为好几个,习近平个人信息,包括户籍照片、身份证号都来自于公安的户籍系统,购买者花费6000元(人民币,下同),之后通过习近平个人信息找到他女儿的身份证号,再后来将他女儿的身份证号输入浙江省的教育系统,这才查到了习明泽的第一张照片;然后又有人花钱买了习明泽在出入境系统中的信息,最后将这些信息上传到“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上。

肖彦锐进一步解释称,从交警手中的“警务通”获得一条公民信息只需15元;而透过公安局“模糊列表”查询方式获得一条个人信息或全家信息,需要60元到150元。

用小孩顶包是一种耻辱

肖彦锐说:“我们网站只是知道出这些信息的流程,但实际上做这些的不是我们,任何注册网站的人员都可能会上传。不是说我们侵入它的系统获得了个人信息、或者是我们泄露了别人的信息。中国的信息泄露尤其严重,但是这次案件中提到公民个人信息泄露这个事情,我不敢苟同,售卖这些信息的警察,这跟我们‘泄露公民信息’是完全不同的。这个案件本来就不合理,它们却硬要合理化。”

709律师王宇称,大陆当局就该案提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控罪非常荒唐。他指出,中国利用高科技管控所有公民的信息,也就是说在这个系统中,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但是当问题涉及到习家,当局就用一个政治案的方式交差。

王宇说:“中国公民信息随时都是被监视的,大家的信息随时都被泄露,只是这次信息泄露到最高领导人那里,然后才开始重视,但这种重视也是一种很荒唐的重视。最终是炮制出这种案件,让这些小孩来顶包,让他们来做替罪羊。真正泄露信息的人员根本没有处理。不但对判刑的这些小孩非常的不公平,在国际上公开后,不管是对中国政府也好,还是对于中国的法治也好,是一种耻辱。”

事件始末

“恶俗维基”于2013年成立,是一家起底网站,其后该网站的创始人肖彦锐又创立“支那维基”(后更名支纳维基),将政治内容分流。“支那维基”与“红岸基金会”曾发布过中共高层的个人信息、镇压香港及新疆等相关内容。“恶俗维基”、“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

2019年上半年,“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发布了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化名信息、照片、个人身份证等一些个人信息。

因“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的创办人及运营人员皆在境外。办案人员将案件移花接木到“恶俗维基”上,抓捕网站运维人员和数十名年轻会员,2020年年底24人被判刑,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被判14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