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洪水与百年红党的民族灾难

今年7月20日河南郑州下暴雨,消息开始传出是地铁站淹死人,尸体躺在地上的照片流出来,当局无法否认;岂料又传出京广路隧道也被淹没,后来拖出两百多辆私家车,当局说只死6个人。最后拖出两部公交车,窗子全用黑布遮住不让人看到里面。依照惯例,用黑布遮住的车窗,里面如果不是不想被人认出的高干,就是不想让人看见的死人。然而死亡数字没有增加,因此谜团重重。 

当局为了推卸罪责,夸大说是千年一遇的大水,还有人说是5千年一遇。中国人号称有5千年文化,也就是说河南仰韶文化以来的最大洪水。不知道那时的结绳记事是如何记载洪水规模的,怎么知道是五千年以来规模最大的? 

1949年中共建国以来最大的洪水灾害大约是1954年、1975年、1991年、1998年与今年。最大一场应该是1975年8月上旬的河南水灾,一天降雨1300毫米,受灾县29个,人口1千100万,两个大水库与数十个中小水库决堤,京广铁路铁轨被冲走45公里远。当时文革期间,以阶级斗争为纲,全部保密,死亡人数至今没有公布。上述数字是我的一位水利部门的朋友告诉我的。其后钱钢在上世纪末出版的《二十世纪中国重灾百录》中说死了8.5万人。当时已经讲“千年一遇”了。 

1991年的大水主要在长江下游,1998年大水主要是长江中游,今年又回到河南。

今年河南水灾宣布的受灾人口是1391.28万人。但是1975年全省人口7000万,现在则是9936万。按比例计算,还小于当年。1975年的水灾在河南南部驻马店,小县城居多,这次则是省会郑州与豫北最大城市新乡人口密集地区。这次有常庄水库(中型)泄洪,上午泄洪,到深夜才紧急通知,人早就“或为鱼鳖”,是最大人祸。但是当局一直回避不说。其他数字很难比较,这次用3小时雨量而不是一天,受灾农作物1450万亩,但不知几个县市。 

中共报导灾情的惯例是缩小死亡人数,夸大经济损失数字。前者关系到官员的罢免,因此到现在才死99人(编者按,截止8月2日,官媒报道死亡人数上升为302人),不轻易越过3位数的红线;后者关系到中央与外界的赈灾金钱与物质,这是贪官污吏的重大财源。2008年的汶川地震,谁查贪官污吏全被抓去判刑。1991年的水灾,我在香港写文章要求联合国或国际红十字会派员监督外界捐款的使用,被香港新华社利用左报批判一个月说我“反华反共反昏了头”,回乡证随即被没收。可见挡人财路罪大恶极。 

1991年是中共建党70周年,7月初大水包围了中共建党所在地上海与第二次开会地点的嘉兴南湖。那时六四屠杀刚过两年,所以我说是“天怒人怨”的天人感应,也引发中共暴怒。1975年大水是文革浩劫第9年,毛泽东、江青还不想结束也引发天怒,第二年还有唐山大地震最后逼死老毛。1998年是中共15大第二年,江泽民不肯交出权力,再多做一届。今年7月23日是中共建党100周年,习近平恢复终身制两年之后,河南民众再度堕入水深火热之中。河南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河南人是最纯粹的中华民族,这不是给习近平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狠狠打了一巴掌? 

毛泽东是相信天人感应的。1976年3月8日,在吉林市北郊发生了一次罕见的流星雨即陨石天文事件。4月下旬毛泽东默默的仰望天空,然后对他的贴身服务员孟锦云说:“我相信啊,中国有一派学说,叫做天人感应。说的是人间有什么大变动,大自然就会有所表示,给人们预报一下,吉有吉兆,凶有凶兆。果然这一年毛泽东自己就死而结束文革。在河南暴雨前夕北京也下暴雨,未来就看看是否也能够应验在习近平身上。但成事在天,谋事在人,中国人要摆脱洪水红党的浩劫,还得自己奋起。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