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前独立董事涉性侵养女多年 遭单位解聘 受害人:连对不起都不说

近日,中国上市公司杰瑞石油服务集团副总裁鲍毓明被爆性侵养女,被立案调查。目前,鲍毓明除了被解职并主动辞去中兴通讯独董职务外,西南政法大学也解聘他的兼职研究员职务。

大陆媒体从4月8日开始报导,有山东烟台上市公司的高阶主管涉嫌性侵养女近4年。受害的女孩自述,约从2016年刚满14岁起被养父长期性侵,养父还对她洗脑,让她难以辨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该如何去解读和处理,无论在生理和心理上都很痛苦。

后来陆媒揭露,这名高阶主管就是杰瑞集团的副总裁及法务长鲍毓明。

9日晚,杰瑞集团发布声明表示,杰瑞集团已经与鲍毓明于当天下午协商解除了劳动合约。

中兴通讯则在10日发布公告称,鲍毓明10日由于个人原因,辞去该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以及所担任的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的职务。鲍毓明的辞职将在公司股东大会选举出新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后生效。

同一天,西南政法大学商学院网站发布声明称,依据相关规定,商学院法治企业研究院已解除鲍毓明兼职研究员的聘任,并已通知本人。

根据中兴通讯的年报,鲍毓明是中共教育部认证高层次海外留学人才、国家外国专家局认证外国专家、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兼有纽约长岛商学院讲师、西南政法大学研究员、中国行为法学会教授等教研经历。

据苹果日报报导,鲍毓明的养女兰儿(还有小兰、小可、小芳等化名)日前爆料说,鲍从2016年初开始,在长达至少3年多时间里持续对她性侵,她第一次被性侵时才刚满14岁。

讽刺的是,鲍毓明在其博客“律动空间”上,于2011年12月1日撰有《从“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一文。其中写到,中国目前对幼女性侵害的打击确实存在不足。呼吁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尽量避免给有特权的人物以可乘之机。

据报,兰儿来自单亲家庭,生母认为她从小学开始一直不顺,听人说要认个养父母“冲冲这个灾气”,2015年9月通过网络找到中间人,将兰儿“送养”给鲍毓明。

兰儿表示,鲍毓明一直给她灌输“他这辈子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我是他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的想法。鲍将她带到北京住所,不让她出门,还播放成人色情影片给她看。兰儿说,鲍要她跟着学,还拍她的裸照或者殴打她。该公寓保安向媒体证实,鲍每天下班都会回到该公寓,与兰儿以父女相称。

兰儿说,鲍还威胁她不可对外透露一切,“我告诉谁他就去伤害谁”,“不能讲他对我不好”。

她说,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9年4月。她月经时发高烧,鲍还性侵她并暴力殴打她,她忍无可忍于是报警。

不过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区分局去年4月26日的一份撤销案件通知书称,小兰被强奸一案,因没有犯罪事实,决定撤销。

小兰称,案件被撤销之后,她多次尝试轻生未遂。去年10月她再次报警,获警方立案。芝罘区公安分局同月发出《立案告知书》显示,小兰被强奸一案,该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决定立案侦查。小兰并在这份告知书上签名按指纹。

小兰的生母称,鲍男自称已成家立室且家境优渥。她对小兰的遭遇并不知情,女儿受到鲍男的威胁也不敢跟她说。

受害养女:他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

新京报旗下的“紧急呼叫”官方微博周五(10日)晚上传小兰的变声受访录音。她表示,不认同鲍毓明没有性侵她的言论。“他不敢承认,因为承认的话,父亲和女儿根本就不能那样(性侵),他就要坐牢了”。

小兰也表示,鲍毓明对伤害他人的行为“从来没有愧疚心”,“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句对不起,他伤害我了,还要我对他说对不起”。她并坚称,两人就是养父、养女关系,“希望警察叔叔公正处理”。

新京报向鲍毓明查证女子说法时,他则表示,“纯属谎言,完全是捏造的…第一、会证明我的清白,第二、我也会追究她的诬告陷害和诽谤的责任”。

但对于两人关系,鲍毓明不愿多谈。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