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余文生被捕3年 首次与妻视频会面

被以“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的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14日获得与妻子许艳通过视频会面的机会,这是余文生被中国当局关押3年以来,首次与家人会面。会面后,许艳称,她为余文生的健康状况担忧。

艰难的见面

14日清晨,许艳到江苏徐州市看守所门口请求会见她的丈夫余文生。但是看守所工作人员以余文生即将转换监狱,正在进行隔离为由,阻止会见。许艳在推文中称:“工作人员说,前两天,已经确定这批投牢名单中有余文生,在投牢前正在隔离,不让会见。我问投到哪个监狱,她说提前两天才知道,就算现在知道也不告诉我。不知道这属不属于继续在阻止家属会见的借口?”

听到工作人员的回答,许艳没有离开,她表示疫情不是阻止会见的理由,她将继续待在徐州市看守所,要求看守所安排她与丈夫会面,视频会面也行,希望当局不要阻止。她在推文中称:“我1月4日就联系了徐州市看守所,而且有核算检测报告,为什么之前不立即安排会见?现在我到达现场又以疫情15天隔离不让会见,律师可以会见、也可以视频会见,余文生律师投监狱前也可以继续核酸检测,不要阻止!”

在许艳的多方努力下,徐州市看守所同意余文生与妻子许艳通过视频见面,许艳发表推文表示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都懵了,她很开心,还在看守所外化了妆。她称:“2021年1月14日,下午14:30,徐州市看守所同意让余文生律师与妻子许艳,视频会见。坚持了3年,那么多的法律权利被剥夺,突然让我们夫妻会见了,有点不敢相信……突然脑子被打懵的一片空白……,谢谢大家一直的陪伴与帮助。”

见面后,许艳发表视频称,会面持续了20-25分钟,余文生律师的头发被剃光了,带着手铐,口罩与她会面,她呼吁当局允许她与丈夫面对面会面,她说他们夫妻已经3年没有见面了,他们需要拥抱。

余文生律师处境糟糕

许艳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时被问及与余文生律师的见面情况。许艳说,当听到警察说只有20分钟的会面时间时,她就顾不上哭了,一是流不出眼泪,另一方面是没空流眼泪,她担心以后见不到丈夫,要把外面的情况告诉他,并了解一下余文生律师的身体情况,2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许艳称:“(余文生)坐在审讯椅上,穿着看守所的统一服装,戴着口罩,头发现在是没有,(看守所)给他剃光了,很明显的手铐铐在那,我都看到了。”

当记者问及余文生的身体状况,许艳说,现在的健康情况很不好,他失去了3颗牙齿,至今没有补回,其它牙齿也都松动了,需要治疗,右手颤抖无法写字。

许艳认为,现在余文生的身体状况已经达到取保候审的条件了,她要求中国当局人道对待余文生律师,立即治疗他的右手及牙齿。

对于看守所的状况,许艳说,看守所的早晨没有粥喝,以前早晨只能喝凉水,最近天太冷了,可以喝一点温水,但是没有粥喝。她认为,这么冷的天喝凉水正常人身体也受不了,而长期关押的人身体都比较虚弱,看守所让这些人喝凉水,肯定受不了。早晨煮点粥这是很容易的事,也是很基本的人道待遇。

许艳说,丈夫多次表达对她的关心,说很爱她,听说儿子成绩很好也很高兴,她也告诉丈夫会一直等他,两人都很坚定,最后比心飞吻的时候都笑了。

许艳12日在接受苹果采访时曾说,她的丈夫健康状况非常不好,还受酷刑虐待,右手已残疾不能写字,牙齿脱落,很长时间不能正常吃饭,多次遭到酷刑,长达半年多吃不饱,也不让看书。

余文生和许艳希望可以回北京服刑

许艳发布视频称,她和余文生希望可以调回北京服刑,毕竟她和余文生都是北京人,家在北京,同时感谢外界对余文生案件的关注和支持。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许艳称,二审后余文生将被调到监狱去服刑,现在涉及到分到哪个监狱的问题。辩护律师、余文生和她都希望中国当局可以把余文生调回到他户口所在地,到北京的监狱服刑。毕竟徐州太远了,她为了20分钟的探视,需要来回奔波几千里。近几年,她的压力很大,耗损心力为余文生奔波维权,身体很不好,如果真的将余文生关在徐州,对她的家庭来说,打压太过残酷了。

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被吊销律师证

据苹果日报报导,余文生的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因12港人案被四川司法厅吊销执照,13日举办听证会,许艳到场支援,在听证会开庭前夕,许艳连同其他8名声援人士一同被带到派出所“限制自由”,直至听证会结束后,才放他们离开。14日许艳飞往徐州,在与余文生见面的时候提及卢思位律师。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听到卢思位律师被吊销律师证的时候,余文生有点伤心,通过许艳表达对卢律师的关切。许艳告诉他,卢律师被吊销律师证的原因很多,包括代理了余文生的案件,香港12人、还有其他人权律师的案件。许艳安慰余文生,让他不要过于内疚。

卢思位是余文生二审的辩护律师,在余文生被关押千日后。2020年8月14日首次与余文生见面,双方会面超过3小时,会面后传出余文生健康不佳的消息。

余文生简介

维基百科资料显示,余文生,1967年出生,北京商务律师,曾为多位法轮功学员代理辩护案件、代理“709大抓捕”多位被捕维权律师案件等。2018年1月被当局注销律师证,后因倡议修宪改革而被当局抓捕。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2019年1月余文生获颁“法德人权法治奖”。余文生入狱后,德国和法国政府高度关切,两国外交部多次施压中共当局,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