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昂山素季这样 对拿枪杆的还有幻想吗

去年缅甸举行五年一度的国会大选,被视为是对昂山素季名望和政绩的验收,结果她带领全国民主联盟(NLD)获得压倒性胜利,以缅甸军方为主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却称选举充斥舞弊,因而拒绝承认大选结果,而有今日军方宛如政变将昂山素季带走。过去外界每每寄望昂山素季藉人权和民主领域的声望,能对缅甸擘划美好前景,甚至对世界和平做出贡献,却也理解到昂山素季为求稳定执政,必须和握有枪杆的军方集团做出很大妥协,结果只见民主和枪杆之间的矛盾有多深。 

昂山素季遭软禁期间,因国际声援以及个人坚毅的特质,长期在缅甸享有高声望,历经2011议会补选和2015国会大选,证实了昂山素季的国内影响力。当然,尽管承诺对民主进行改革,甚或还说要政于民的缅甸军方,自始至终一直十分忌惮昂山素季的高人气,仍拥有修宪关键席次的军系国会议员,力守缅甸宪法规定配偶为外国人者不得成为总统的条文,就是不折不扣为了卡住昂山素季成为缅甸真正的领导者,让翁山苏姬支持度再高,至多也只能担任国务资政。 

就在昂山素季担任国务资政期间,外界开始察觉昂山素季的民主、人权观似乎出现了些许变化。尤其当路透社逐一披露缅甸军方如何在境内对罗兴亚人进行屠杀时,昂山素季起初默不作声,便让人好奇一位曾不卑不亢面对极权压迫的人权天使,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继之,当罗兴亚人大举逃难孟加拉的新闻、画面被刊出,昂山素季不仅未反对对缅甸军方对罗兴亚人的恶行,还一定程度应和他们的立场,否认军方对罗兴亚人的屠杀是种族灭绝。尤其当她站上海牙国际法庭,支持缅甸军方处理境内罗兴亚人的方式,她的国际声望更瞬间下滑,连原本最支持她的英国也有要求收回她诺贝尔和平奖的声音。 

因为她在法庭上只说缅甸军方可能有做不对的地方,且轻描淡写认为若有犯罪(如杀人、强奸),就处置当事人即可,意谓就算军人有犯罪,影响也不大,根本不到对上百万罗兴亚人进行种族灭绝的程度。当然,她个人历史上的认知,实已左右了她如何看待眼前逃难孟加拉的难民。 

当时,尽管批评昂山素季的声音不小,认为她有负诺贝尔和平奖光环,小看了世人对她的崇仰以及个人肩负的人权使命,但也不乏为她解释之词,包括她或许仍对父亲一手建立的缅甸军队保有一丝敬意,或者,就因为很清楚军系集团随时等著抓她小辫子要拉她下台,伴“军”如伴虎的她必然如履薄冰,不会在军方执意驱赶罗兴亚人时唱反调,以及,昂山素季在罗兴亚事件上明显不愿维护弱势族群的权利,并非真的支持暴行,而是纯为一种“政治现实主义者”的体现而已,也就是她至少要先巩固自己国内政坛的不败地位,站稳了,才有条件回过头来和军方谈判改革。 

但每一项解释其实都很难说得过去,她父亲建立了军队,但当军队借由绝对的武力违反人道并压迫弱势的时候,对他们还有何敬意可言?基于“政治现实主义”,在政治上先求有再求好,则如履薄冰绕了一大圈了,又怎么会在一次国会大选获得超高支持度,眼看已稳居政坛不败地位的时候,没几个月就突然被以选举舞弊为由带走? 

可为的解释,就是军方当初释放昂山素季,是为国际社会长年要求缅甸改革的回应,并且也需要昂山素季所代表的民主象征,转而回馈军方掌权的正当性,一旦认为把昂山素季绑在国务资政,也未必就能降低她的影响力,则昂山素季永远都是威胁,是威胁,握有枪杆的一方便随时可以再把昂山素季带走。 

没有人否认昂山素季需要考虑国内政治现实,和老虎共事需要实力,要懂得权宜变巧,但同样无可否认,昂山素季国内声望很大一部分的养分来源,是来自她长期受到的国际加冕和肯定,很长一段时间,昂山素季不光是缅甸人的精神领袖,也是国际上许多对民主、人权爱护者的精神标竿,自她掌权后,因政治现实之故,确实伤透过往支持她的外国人,她的国际声望大跌,则即便她的国内声望依旧,如今“有难”,仍旧少不了需要国际力量声援,否则支持她的缅甸人民,能有足够条件直接挑战握有枪杆的军系力量? 

昂山素季的转变,若不是被维护她的人修饰为是受制于政治现实主义,才会在自己曾经倡议的信仰价值上反其道而行,今天她的“被带走”,或许就不会成了那么大的讽刺。看昂山素季这样,台面上政客对动辄拿枪杆威吓人的,幻想应该会再减少一点,因为相信枪杆子出政权的一群,连“民主”是什么都会帮你决定。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