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税在联邦大选前成关注焦点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澳洲生产力委员会近日发布了在遗产税领域多年来最重要的研究报告,点燃了是否应该恢复遗产税的辩论。

Fraser政府在四十年前取消了有争议的遗产税。但研究发现,遗产在澳洲人的财务生活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过去20年里,人们继承的资金数量增加了一倍,在未来的30年里,它将增加四倍。

报告发现,其他国家用来征收遗产税的理由经常是“继承权影响了经济流动性”,但实际情况是,澳大利亚的穷人从遗产中获得更多的利益。财富转移减少了相对的财富不平等。

近几个月来,一连串的学术界人士一直在呼吁对遗产税进行审查。7月,税务研究所提出了恢复遗产税的想法,即对继承超过250万元的遗产征收5%的税。

报告发现,澳大利亚的平均遗产价值约为12.5万元,但该数字具有误导性,因为“财富的转移分布是高度倾斜的。有少数非常大额的财富转移,但大多数都比平均金额小很多”。

事实上,遗产的中位数(统计学上更可靠的数字),更接近于45,000元。

此外,深入研究这些数字,生产力委员会发现,在社会最贫穷的群体中,总财富约为7500元,遗产的到来是雪中送炭的—这支持了遗产可以减少财富不平等的观点。

同样,尽管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父母在住房市场上如何为他们的孩子提供资金买房,但委员会无法找到从爸爸妈妈的银行大量转移财富的有力证据。

报告中指出,在未来20年里,继承遗产的人数将增加400%,但如果不能获得好的财务建议,这种好运可能不会成为有用的财富。

大约90%的澳大利亚人从未接受过正式的财务建议,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正在计划采取新措施,允许财务顾问在“有限”的基础上提供建议–可以处理单一问题,如遗产问题。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