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沈逸的误判说明了什么?

俄国入侵乌克兰,国际社会一片谴责之声。可奇怪的是,有不少中国人,包括在海外的中国人,甚至包括一些反共的中国人,却对普京此举竭力辩护。他们说,俄国打乌克兰是正当的,因为是被迫的,是让北约东扩逼出来的。其实,他们无非是重复了中国政府的说法。2月2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说:“在美方违背同俄罗斯的协议,5次将北约东扩至俄家门口并部署大量先进进攻性战略武器时,他们有没有想过把一个大国逼到绝地的后果?”注意,华春莹这句话是在普京下令俄军入侵乌克兰的前一天讲的,那时一般人还都不相信俄国会开战。

本来,要驳倒华春莹的说法是很容易的。所谓“北约东扩”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有大量的历史记录可以证明。只不过,我们很难指望用这种方法能说服那些让偏见蒙住眼睛的人。为了说服这种人,我们有更好的方法,那就是用中国政府自己的专家学者的言论。

一个意味深长的现象是,在2月24日俄军大举入侵乌克兰之前,中国政府一些最有影响力的国际问题专家,如中国人民大学的金灿荣,上海复旦大学的沈逸,统统看走了眼。他们都预言仗打不起来。在2月22日的一家证券公司的电话会议上,沈逸说:“我们认为,俄罗斯单方面对乌克兰宣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在那时,美国政府根据它获得的情报不断地向世人发出警告:俄国要打乌克兰,而且迫在眉睫。对于这些警告,中国的专家们都嗤之以鼻。金灿荣说,美国一直谈论战争迫在眉睫,是因为美国希望欧洲乱,欧洲乱了对美国有利。沈逸则用川普给拜登取的外号“瞌睡乔”说,怎么“瞌睡乔”拿出的情报那么差劲。

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们的话音未落,普京就悍然发动了对乌克兰的大举入侵。金灿荣、沈逸们赶快认错,承认他们误判。为什么会误判呢?把他们事前讲的话和事后的解释结合起来看,就清楚了。

首先,这几位专家都认为,不存在北约东扩的威胁。按照他们的分析,乌克兰想加入北约只是一厢情愿。因为美国人深知,俄国绝不会接受乌克兰加入北约。美国人深知,一旦美国和北约走出那一步,俄国人必然翻脸,所以他们并不打算接受乌克兰加入北约。早在普京陈兵10万于俄乌边境时,美国和北约就已经给俄国发出信息,在中短期内不会接受乌克兰加入北约。再说,北约有明文规定,加入北约的国家必须既没有发生内乱,也没有跟其他国家存在领土主权纠纷。现时的乌克兰存在这些问题,因此也还不具备加入北约的条件。

应该说,金灿荣、沈逸这几位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还是具备相当的专业能力的,这和他们的价值取向是两回事,他们对客观形势的分析是靠谱的。按照他们的分析,在乌克兰的问题上,并不存在北约东扩的威胁。因此他们推论到,俄国打乌克兰既没有必要性,更没有迫切性。

另外还有乌克兰东部两个地区的问题。2月21日,俄国总统普京宣布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独立,紧接着派出军队以维和的名义直接进入了这两个地区。以俄军的优势,这两个地区已成为俄国的囊中之物。这一点,甚至乌克兰政府也几乎已经默认。乌克兰政府不但没有派军队去收复这两个地区,甚至还说乌克兰“不希望与俄方发生任何类型的战争”,如此等等。

一般人都认为,普京有两大战略目标,一是阻断乌克兰加入北约,一是把乌克兰东部两个地区拿到手。而在2月24日之前,这两大目标都已经不成问题。因此普京不会再去打乌克兰。

可是,就在外界普遍认为俄国不会打乌克兰的时候,普京却悍然发动了对乌克兰的大举入侵。这说明,包括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在内,外界普遍误判了普京,低估了普京的战略意图,低估了普京的冒险性和野心。关于这个话题,说来话长,以后再说。这里我只强调一点,那就是俄国入侵乌克兰绝不是让北约东扩逼出来的。金灿荣和沈逸等中国专家的误判,恰好从反面证明了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