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经历新冠政策的灾难性溃败?

奥米克戎变异病毒袭击中国,强制性清零搞得许多地方民不聊生,一座城市小区发现了几例,小区封锁,城市发现多例,城市封锁,不少中国人质疑,如此防疫,何时是个头?2008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则认为这一切最终都要追溯到独裁政府的固有弱点。

中国传染病专家、上海长征医院感染科副院长缪晓辉也在微信发出呼吁,“一个大型小区,有几十栋楼宇,几百套住房,上千居民,出现一个感染者,就封闭整个小区和所有居民,这是谁的‘发明’?这是什么科学防范?这是什么‘精准’?历史,会给那些决策者一个判决。”

缪医生表示希望大家转发他的评论,“这又不是谣言,责任我当。如果我因此而蹲班房,愿意者来探个监呗。”

但是,中国的清零政策还看不到头,因为这是最高决策。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17日举行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要求继续坚持“动态清零,尽快遏制疫情扩散蔓延势头”。

而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对这一问题的评论则非常尖锐,他把中国强制性防疫与独裁政权的特性联系起来,甚至把中俄放在一起比较。

他在写给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中国的独裁政权也在经历一场溃败”指出,中国和俄罗斯两大独裁国家今年运气似乎都不佳,中国疫情卷土重来,证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政策失败;俄国总统普京入侵乌克兰,战事陷入僵局。

他指出,独裁政权的优点是可迅速采取行动,不需花数月时间商讨立法或对抗法律上挑战,可推行必要但不受欢迎政策。因此,比起受法治约束的民主政体的混乱,独裁政权有时看起来效率更高。

他认为中国目前正在经历新冠政策的灾难性失败。疫情复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未受到疫情影响的香港,现在每天都有数百人死亡,惨况堪比2020年初的纽约,当时还没有疫苗,人们对如何限制病毒传播也知之甚少。

现在,中国南方大都市,拥有1700万人口的全球制造业中心深圳,也再度处于封锁状态。这一切都说明形势出现巨大逆转。

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只要出现新病例就不分时间地点实施严厉封锁的“清零”政策都被许多人赞为政策的胜利。不少评论人士——并非全都是中国人——甚至将中国防疫的成功视为世界领导地位正从美国及其盟友转移至这个崛起的亚洲超级大国的证据。

作者认为,中国防疫政策有三大漏洞:坚持使用自己技术陈旧的疫苗,抵制全球大部分地区使用的信使疫苗;老年人接种滞后;面对奥密克戎这样高传染性的变异株,加之中国国产疫苗保护力薄弱,清零政策会造成极大的破坏。

作者认为,问题是,所有这些失败,就像普京在乌克兰的失败一样,最终都要追溯到独裁政府的固有弱点。

作为一名卫生官员,你是否愿意告诉习近平——尤其是在他的随从不遗余力地主张相反论点之后——他所吹嘘的疫苗其实远不如西方?

作为一名经济官员,你是否愿意告诉习近平,中国如此引以为豪的严格封锁政策,其代价正在变得无法承受?

作者说,他并不想在这里宣扬西方必胜主义。拒绝接种疫苗在美国也是个大问题。他还担心美国太快撤消防疫规定。

他想强调的是,“就跟俄罗斯一样,中国正给我们上一堂实例课,告诉我们开放社会好处有哪些,而在开放社会中,强人无法创造仅属于自己的现实。”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