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丈夫说“不用逃,21世纪不会有战争” 结果错了

根据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发布数据,俄罗斯发动战争至今一个多月,已造成3455名平民伤亡(1417死亡/2038受伤),这些伤亡无不肇因于重型火炮,当然还有导弹及空袭。但实际数字恐怕更高,就像乌克兰收复布查(Bucha)后,才让人发现当地平民遭杀害的情况远比想像严重。另外,这场战争已在乌克兰国内、外造成超过1000万人无家可归,邻近的波兰、匈牙利、斯洛伐克、罗马尼亚更是瞬间涌入450万逃难者,流离失所速度之快,受影响人数之多,是欧洲社会过去从未有过的经验。

瞬间爆发的难民数字,尤其显示了战争之前,多数乌克兰人并不认为俄罗斯真的会打过来。联合国派往欧洲协助人道救援的人员陆续传回讯息,就他们所接触的乌克兰难民中,尽管多数从不认为普丁是个爱好和平的人,但直到披著旁人救济的毛毯窝在临时收容中心,他们仍难以置信战火真的会降临。

一名联合国人员在葡萄牙收容上千名乌克兰人的难民营里,采访了自俄罗斯入侵第一天,就带著4岁女儿和岳母逃离住处的娜塔莉亚‧弗拉基米罗娃(Nataliia Vladimirova)。弗拉基米罗娃回忆2月初她曾跟先生说,既然战争传闻沸沸扬扬,他们一家是不是应该赶紧离开乌克兰,但她先生第一时间的答复却是:“不用,没关系,这是21世纪,怎么可能还会有战争?”

虽然先生这么说,弗拉基米罗娃还是不放心,以防万一,她还是把相关旅行文件准备好。接著,2月24日大清早,弗拉基米罗娃在睡梦中被先生叫醒,先生只跟她说:“开始了!”旋即,她们一家就展开了逃亡行动。

弗拉基米罗娃原是住在乌克兰经济重镇哈尔可夫,那里正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爆发第一场战役的所在地。不过,弗拉基米罗娃一家逃出哈尔可夫后,并没有马上离开乌克兰,因为他们就和当时多数乌克兰人一样,以为自己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结果坏消息连连,他们一家不断在乌克兰各城市间游移,但每到一个定点,很快就又被战争警报催促继续向西前行(俄军从东边入侵)。直到觉悟短期内不可能返家,弗拉基米罗娃才和家人搭著葡萄牙政府规划的人道专机飞往里斯本。

但按照弗拉基米罗娃女儿年纪估算,此刻她的先生当然会被征召上战场,所以她终究只能带著女儿和岳母逃难(岳父选择留下)。战事之初,一幕幕乌克兰男人与妻、与子隔著火车车窗告别的辛酸画面,已让人再熟悉不过,这也是为什么当下他国各地难民中心,眼前满满多是乌克兰孤儿寡母的原因。

弗拉基米罗娃对联合国人员说,她很幸运得到葡萄牙政府的帮助,在当地志愿者协助下,他们被安排寄宿在一间合租公寓里,她必须开始找工作,同时还要帮女儿找学校,而她内心最大的恐惧,就是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丈夫。

另方面,并不是所有家园被毁的乌克兰人,都如弗拉基米罗娃成功逃往他国避难,更多的是走不了的,但也没有家可以回,他们现在多半只能靠国际救援组织帮助,如联合国粮食计画署和国际红十字会等,而乌克兰当地需要救助的规模,人数多是以百万人起跳,所需粮食也是用上万吨估算,但情况恶化扩散的速度,却又是“按小时计算”地广布蔓延。

1961年,知名宗教艺术家哈德森以位在纽约的联合国建筑为题,创作了名为“和平之子”的版画,描绘巨大的耶稣正在敲联合国大楼,这是哈德森最广为人议论的作品,哈德森没有具体说出这幅版画的本意,于是有人以画作之名,推敲这或许代表基督对联合国和平工作寄予厚望(当年曾发生前往刚果调停战火的联合国秘书长哈玛绍于空难中殉职),又或者唯有耶稣能为世界带来真正的和平。

这幅版画在61年后的今天,又被转贴传布,而它之于这个时代,或许就像有些人所说,“耶稣敲的那层楼,会不会就是联合国安理会?”说不定祂是在向联合国发问:“既然联合国宪章第一章、第一条写到:‘联合国之宗旨为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并为此目的,采取有效集体办法,以防止且消除对于和平之威胁,制止侵略行为或其他和平之破坏…’则联合国创始至今将近77年,怎么已经21世纪了,这个世界还会有战争?”而这也是乌克兰人迄今最不解的事情。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