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教育如何办出特色——中华文化学校迈进十一年

新州五百五十间语言学校共三万六千学生,新州教育部“万里挑一”从中甄选出不同语言的五名毕业生,委任为“社区语言学校大使”,推广学习第二语言。当中唯一一名学习中文的毕业生吕毅清,毕业于我们中华文化学校,毕业后留校担任助教,获得这项殊荣。

“语言大使”吕毅清及同校荣获“教育部长奖优秀学生奖”的郑康年及每年在公开朗诵比赛名列前茅的安昭拉,日前与笔者及家长一起前往雪梨华侨文教服务中心,拜会新上任的施博祥主任。当时被问及我们学校虽然规模比不上其他学校,却为什么能够出类拔萃?

郑康年
郑康年(中)荣获新州教育部“社区语言学校表现优异学生奖”(图:提供)

 

施博祥(前排左)、林松(前排右)与安昭拉(前排中)
施博祥(前排左)、林松(前排右)与来自塞尔维亚家庭的安昭拉(前排中)及家人合影(图:提供)

办公室政治与教育

中华文化学校2011年12月创校,成为新州教育部注册不牟利学校。创校以来一直于雪梨南区Kogarah的Moorefield女子中学上课,近年还增加其他地点上课,今年迈进第十一年。事实上,笔者当年曾经先后受聘于其他三家学校担任校长,学生人数从一百到三百多人,规模远胜自己创办的学校。

不少家长在为孩子选择中文学校时,每每只看学校规模大、学生人数多,忽视学校在公开比赛中的成绩。殊不知规模大的学校,或面对更多问题。一方面可能“外行领导内行”,因为有些学校隶属于社团组织,由不懂教育的人去指指点点教育工作专业人员,即粤语俗语所谓“唔识嘅吓死,识嘅笑死”(不懂的被吓死,懂的会笑死),可能影响学校教育。

另一方面更可能出现教师之间的是是非非,有些员工为了“向上爬”,会寻找机会制造“办公室政治”,搞各式各样的“大小动作”,故意压低别人,抬高自己,谋取权势利益。社会上各种职场,都存在热衷于搞“办公室政治”的人,学校也不例外,总会有人盯著权位。

如此这样,花在面对和应付“办公室政治”上的时间与精力,往往超过真正花在教育上的时间与精力。这也是为什么,当年我宁愿选择辞职,辞去其他比较大规模的学校校长一职。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一群学生与家长选择跟随我。我也可以专心把时间和精力,集中于教好下一代。

身体力行付出奉献

要办好一家学校,当然要愿意付出、奉献。施主任问我们学校,如何能够在跟其他学校类似的上课时间,除了教授华语之外,还教授功夫、舞蹈等文化项目,以及如何训练参加朗诵比赛等等?

谈到这些时间上的安排,可以说是我校的“秘密”,也可以说并非什么“秘密”,关键在于校长带头身体力行去付出与奉献。笔者从上任第一家学校校长不久,就已经发现课间休息时间,全校学生处于“无政府状态”,甚至学生可能因为追逐而产生危险。有见及此,决定组织全校学生在课间休息时,一起做集体操。

累积这些经验开办自己学校,就干脆在课间休息时,教授武术《大地和风拳》、手语歌《爱与关怀》、民族舞《最炫民族风》和《天籁传奇》等等。学生可以学到更多东西,也可以随时出来参加校内校外的表演。

此外,一间学校的师长是否愿意在正常上课时间以外,自愿义务增添时间去训练学生参加比赛?中华文化学校的学生都几乎体验过,他们在参加公开比赛之前一两个月甚至两三个月,师长已经安排增加每个星期额外训练时间,包括通过电话、视像,从每星期一两次到三四次,从每次半小时到一个多小时。还有师长到学生住宅,或家长带学生到师长住宅,安排到公园,以至组织教学旅行等各式各样不同场所方式训练。一般的学校,未必可以安排这些额外增加的培训。

因此,虽然学校规模比不上成立二三十年的老牌学校,但贵在公开比赛中屡创佳绩。在疫情前的公开比赛,能够做到平均每两名学生,就夺得一项冠亚季军的优秀成绩。

专门培养学生领袖

“语言大使”吕毅清津津乐道地介绍,自己就曾经参加中华文化学校的教学旅行。校长开车时,她坐在校长旁边,帮忙调校车上的音响设备,协助带领同学练习朗诵和唱歌,充份利用坐车的时间,做好比赛或表演项目。

吕毅清
吕毅清(中)获新州教育部聘任2022年“社区语言学校大使”(图:提供)

这里也提一提一件有趣的事,曾经有“竞争对手”,看到一老师带著中华文化学校一队学生在公开比赛中获奖,误以为学生得奖是该老师的“功劳”,然后进行“挖角”,拉拢该老师转校任教。下一年的比赛,该老师带领的那家学校学生,并没有为那家学校带来任何奖项。

这里并非秘密的一个“秘密”,中华文化学校获奖的学生团队,从学术比赛、朗诵比赛,到歌舞表演,事实上绝大部份都经由笔者夫妇亲自训练。香港读中学时,已经参与校外公开表演,拥有实战经验。

累积办学心得,中华文化学校近年还新设“中文少年儿童领袖训练班”,一方面教授华语及粤语双语,一方面通过多元化教学,训练学生领袖才能。吕毅清也是在学中文过程中,一步一步逐渐培训成为学生领袖,进而获得新州教育部授予“社区语言学校大使”荣衔。

懂得感恩学会善良

除了培训学生领袖之外,中华文化学校还进行师资培训。一方面与西雪梨大学合作多年,安排该大学学生到中华文化学校实习,训练大学生成为符合资格的老师。

中华文化学校还连续两年,与雪梨华侨文教服务中心合作,举办雪梨地区华语老师研习班,一方面邀请雪梨地区各华语学校的老师聚首一堂,一方面邀请台湾与其他国家大学华语专业的专家前来雪梨,与这里的老师交流,通过研习活动提高华语教学水平。

从训练学生,到训练师资,中华文化学校创校十年,迈进第十一年。翻阅拙作,曾经在雪梨大学的一次师资培训班上,被问及我在学校推行人类灵魂工程有什么成果。悠然想起有一天上课,一位女学生展开双手走过来,热情地给我一个温馨的拥抱说“生日快乐!”她说不好意思没有买蛋糕为我庆祝。事实上,蛋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懂得感恩,学会善良!但愿培养出的新一代,成为展翅的小天使!

(欢迎读者意见回馈,作者电邮:DrLinBin@hotmail.com)

林松
作者林松。(图:提供)

作者是新南威尔斯大学政治学博士兼新闻与教育工作者林松(Lin Bin)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