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方科学家研究生物战 澳媒:令人毛骨悚然

澳洲人报获得了一份5年前的中文报告,内容是中国军方科学家研究发动生物战争对于对手的长期心理伤害、对外国军队的创伤能力以及比传统战争低得多的成本。澳洲人报称,其所描述的细节与许多国家在COVID-19大流行中的经历极为相似,令人毛骨悚然。

这份报告题为《非典型肺炎的非自然起源和作为基因生物武器的人造病毒新物种》,由18名解放军科学家联合完成,主编徐德忠于1965年加入解放军,是西安空军医科大学著名的军事流行病学教授。在2003年SARS危机期间,他向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层总共通报了24次,还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编写了3份报告。 

该报告概述了中国在生物战研究领域的进展,称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使用生物武器进行战斗。 

报告将SARS冠状病毒描述为预示着一个 “基因武器的新时代”,可以 “人为地制造一种新的人类疾病病毒,作为攻击的武器,然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将其释放出来”。并且,其大规模生产的成本只占传统武器的0.05%。

这份261页的文件中说,生物武器 “不仅会造成广泛的发病率和大规模伤亡,而且还会诱发可怕的心理压力,影响对方的战斗力”。 

报告提到一项以肺鼠疫为例的生物武器海外研究,声称如果一个500万人口的城市受到攻击,死亡人数可能会超过10万人。 

报告作者指出,释放生物武器会给一个国家的医疗系统带来巨大的负担,从而产生次生影响。如果一个拥有500万人口的城市受到攻击,可能10%的人口需要住院治疗,这可能 “导致敌人的医疗系统崩溃”。澳洲人报称,这与许多国家在COVID-19大流行病中的经历极为类似,令人不寒而栗。 

报告说,生物武器攻击还能够灌输恐惧,并对敌手产生持续和长期的心理影响,如创伤后应激障碍。”出现症状的时间越长,精神障碍就越有可能持续更长的时间。”。

作者还提到了1969年的一份联合国报告,该报告称10吨重的生物武器的破坏面积是核武器的300倍。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所长Peter Jennings说,西方情报机构多年来一直知道北京在从事生物武器研究,就像知道他们在研究化学和核武器一样。

“显然,这必须引起大规模关注,每个人都应该感到担心,因为中方科学家公开谈论的是大规模毁灭性武器。”

“在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层面上,我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我的感觉是,围绕着冠状病毒大流行,还有一个更大的故事需要了解,那就是中国对将这些病原体转化为生物武器的兴趣。”Jennings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