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手术积压 澳女延误治疗担心被截肢

疫情之前,就有数以万计的澳人在择期手术的等待名单上,疫情期间又积压了大量新病人。急需手术的病人正变得急不可耐。医护人员表示,医院要数年才能处理完积压的手术,有关方面呼吁联邦政府放宽海外护士和医生的签证程序。

Lisa Hellebrand为了修复她的膝盖已经等待了28个月,她担心如果再等下去,她的腿将要被截肢。

Hellebrand告诉“当今时事(Current Affairs)”节目的记者:“我一直处于痛苦之中,我很累,精神上和身体上都很累。每天坚持下去太难了。”

这位47岁的妇女每天要吃几十种处方药,不能做饭,只能吃微波炉饭,她曾经是一个狂热的园丁,她说她已经有几个月没能照料她的花园了。

Hellebrand说,她是与朋友在夜晚玩耍时受伤的,“有个朋友抱起我,把我扔进一个户外温泉,我落在最下面的台阶上,最后导致股骨骨折,韧带撕裂。”

她一直处于痛苦之中,在墨尔本Western Health 医院择期手术的等待时间越长,Hellebrand的身体似乎就越崩溃。

“医生要把我的膝盖收紧,因为膝盖松动了,要用假髌骨、合成韧带和肌腱移植。”

“如果这不起作用,他们将把我的膝盖永久地融合,或者截肢。”

“对医生来说,我只是一个数字,我不得不为这个手术等待越来越长的时间,我失去一条腿的机会就更大了。因此,这对我来说是一颗很难吞下的药丸”,她说。

Hellebrand说,她被告知她可能至少还要等六个月才能得到治疗。

 《时事》记者就Hellebrand的情况联系了Western Health医院,院方知道择期手术等待时间过长的情况,但对于她的治疗还是束手无策。

 在2020-21年期间,有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在等待做类似Hellebrand这样的关节手术,等待时间超过了规定的90天。

维州医疗保健协会的Tom Symondson呼吁联邦政府让卫生工作者更容易获得澳大利亚的签证。

“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从海外招聘更多的医生、护士和专职医疗工作者,我们也需要确保我们不会忙坏我们现有的工作人员”,Symondson说。

神经外科医生Patrick Lo博士说,COVID-19只会使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他说:“我们的医生已经很累了,工作过度,资源不足,在那之前,他们努力工作还只能勉强保持头浮在水面,现在加上一个疫情,我们都在挣扎。从本质上讲,我们都被工作量淹没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