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商从澳大利亚仓惶撤退

据澳洲人报报导,中国开发商正逐渐撤出澳洲房地产界,相比之前华丽的扩张,如今他们的姿态要低调得多。一些人是因为项目亏损后离开市场;另一些人则被当局告知不要在澳大利亚投资。

中国开发商的困境:赔了钱走人

三年前,中国亿万富翁黄向墨是悉尼板球场上常客,他用自己的包厢招待悉尼房地产界的重量级人物。这位玉湖集团董事长现在被禁止返回澳大利亚。

政治丑闻曝光后,黄向墨的房地产帝国已被大部分出售。在曾经庞大的投资组合中,最近一笔销售是悉尼Eastwood购物中心,上月底以1.5亿澳元的价格脱手。黄向墨名下只剩下最后几处澳洲房产。

几乎所有大型中国开发商都面临过类似情况,他们在几年前积极向悉尼、墨尔本和黄金海岸扩张。当时即使是澳洲最大的私营房地产公司之一Meriton,也被中国的利益集团盯上了,涉及到一笔可能是30亿澳元的交易。

但这些日子早已过去。

Meriton 大楼
Meriton 大楼 (取自公司网站)

Meriton的管理董事、亿万富豪Harry Triguboff说:“他们中大多数人已经离开,因为他们赔了钱。“

在墨尔本郊区,由负债累累的中国海航集团一个下属分支所拥有的会议中心,已落入普华永道手中接管清算。海航大量借款购买全球资产,包括澳大利亚维珍集团和连锁酒店希尔顿的股份。但现在它正在出售资产。它的Aitken Hill会议中心可能很快就会挂牌上市。

问题还不止于此,即使是最大的中国企业也在为自己的未来想后路。

中国开发商Greenland在2013年进入澳大利亚市场,花费数千万将悉尼Pitt 街的旧房改造成五星级的Primus酒店,并于今年出售,它还有其他项目在进行中,但专家们表示它对澳大利亚的态度已经降温。一位顾问告诉澳大利亚人报,该公司“在撤退”。Greenland没有对询问作出回应。

中国开发商面临的重重打击

中国开发商在经济繁荣时期抢购的大部分建筑仍然在手中,但中国开发商成为澳大利亚新力量的梦想已经完全破灭。他们面临着糟糕的政治关系、艰难的行业前景、公寓崩盘以及中国打击资本外流等因素影响。他们为公寓用地支付了过高的价格,特别是在悉尼市中心。

一些主要的中国企业悄悄接到电话让他们回家,高层人士被告知不要在澳大利亚投资新项目。许多公司在意识到市场过于拥挤后,甚至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卖掉了墨尔本和悉尼的地皮。

商业房地产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前销售代理Mark Wizel,在2012年至2017年期间曾向中国买家售出价值超过150亿澳元的土地。Wizel表示市场已经冷却,部分原因是政治。他说,”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向中国企业出售大额商业房地产交易是什么时候了。“

中国当局在2017年对境外投资的打击,促使霸道的万达集团也不得不出售其在悉尼环形码头(Circular Quay)和黄金海岸公寓项目Jewel Gold Coast中的权益。

RCA分析部主管Benjamin Martin-Henry表示,中国政府在2015-16年实施资本管制后,中国对澳洲商业地产的投资开始减弱。2020年中国投资出现了小额上升,但很难确定目前的贸易纷争是否会对房地产交易产生实质性影响。

中国开发商的未来希望

目前自己经营生意的Wizel相信,澳大利亚会重新成为中国投资者和开发商的关注焦点,但参与者将更多是私人投资者和公司,而不是中国国有企业。

Wizel预计,中国大型公司在未来很多年都不会在澳洲市场上存在,比如那些购买悉尼喜来登酒店的实体公司。但他充满信心的认为,三年内,中国大陆的私人投资者和开发商将回归。

市场观察家表示,仍然有一些人在坚持,因为房地产开发是一个缓慢的游戏。未来依然会有中国开发商的大型开发项目点缀在城市和郊区,但它们不太可能再如此突出。

那些留下来的公司已经适应了当地的条件,正在做远没有那么迷人的住宅区和办公楼,而不是华丽的酒店。

Matrix公司的创始人Andrew Antonas曾向大型中国投资公司出售过几块开发用地。他表示,留下来的开发商一直都很安静。但最近,他看到他们有了新的信心,因为他们开始从公寓楼花销售中获得现金。

一个开发商,JQZ,最近以1050万澳元出售了悉尼在建的St Leonards项目的顶层公寓。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们接到了几个电话,希望购买新的地皮,”Antonas说,“这是18个月以来,第一次接到中国人的电话。他们对当地市场恢复信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