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交配就交税”:要韭菜还要牌坊

几天前,网上传出一条消息称,上海将从明年初开始,未婚妈妈也可以申请生育金和育儿补贴。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于是,上海官媒今天迅速辟谣,称系空穴来风。 

这一幕似曾相识。 

3年前,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和张晔公开鼓吹设立生育基金制度,向育龄人士征收生育金,而此后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胡继晔更是向前推了一步,称应向丁克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 

这桥段也因此被网民讥为“不交配,就交税!”,只是因舆论反弹太大,最后不了了之。 

这次关于是否应让未婚妈妈合法化,党国没敢公开用“托”,网上一试水温,太烫,就溜了。虽然挨骂,但无须背锅。 

但无论是“不交配就交税”,还是这次放风“不婚妈妈”,原因都只又一个——韭菜不够,党真的急了。 

只要想一下就知道,在中国这个想法就很天真! 

如果她生活在城市,住房、上学、医疗三座大山随时都可能压垮一个由两代人数十年的积蓄、且夫妻共同支撑的家庭,试图让一个单身妈妈独立克服孩子的高价入托、天价的中小学择校、接送、看病,外加上养活自己、孩子和父母?这玩笑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她是一个来自农村的普通女孩,首先就别想了,因为她自己在绝大多数时候,她要么是蜗居在城中村隔断房中的底层务工者,侥幸没有被烧死,就是在寒风中战栗的被驱逐的低端人口。 

当然,如果她貌美如花,又受过教育,也有一部分可能以另一种方式成为未婚妈妈,比如,成为官员或富商包养的对象。 

而从迄今为止官方通报的成千上万落马官员的资讯中,只要是有点实权的科级官员,婚外情,通奸基本是标配。跟情妇养私生子、甚至多个私生子的也不在少数。最近的实锤是上届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 

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一贯套路,未婚妈妈合法化到底会给那些人带来实际的好处,党国官员们自己门儿清,所以,他们羞答答地试了试水温,发现因性比例严重失衡而深陷性饥荒的底层线民对他们的套路叶门儿清,就溜了。 

尽管如此,也不要将他们的羞答答视为是甚么自我良心发现。 

生育率急降,劳动力急剧萎缩,各省财政入不敷出。至少4000多万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4000多万人浮于事的国企人员,外加百万军队、数百万体制临时工嗷嗷待哺。 

在这种背景下,党国清楚地知道,他们的那些权贵者的二房、三房、甚至是四房们,却从来只产镰刀不种韭菜。万一当不了镰刀,甚至是当不了最锋利的镰刀,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把孩子放在海外。 

其次,党国从血污中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一边杀人越货欺男霸女,一边高高地举著真理和道德的牌坊。至于床上那点事,他们更是动不动就拿来作为污名化对手的利器。 

但正如那句“又当又立”的俗语,即便是党国亲手毁灭人伦久矣,但他们还是觉得给女性、哪怕是被他们凌辱和性压榨的女性有限的身体自主权,会砸了党国的牌坊。于是,这就成了难题。 

虽然党国毫无疑问的遇到了韭菜短缺的难题,今天,一些天真的读书人就觉得可以就此让党国反思、甚至问责血腥计生的责任人,比如,最不济,先把山东那个“百日无孩运动”的始作俑者、原冠县一把手曾昭起抓起来等等。 

在我看来,这又是记吃不记打的天真!到今天,那个饿死、打死数千万人的魔头还在天安门城楼上俯瞰众生! 

根据党的惯常手段,无论是丁克税,还是女性的子宫被强制性沦为党国的生育工具,其实都只是看得见的事情,都不需要借用未婚妈妈的马甲。他们唯一会做的事,就是把人流钳改成助产钳。不从?再来一次扒房牵牛。 

我甚至可以再次脑补那种对话:你说,咱民怨沸腾,怕不?他说,咱枪在手,怕啥?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