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从事间谍活动 六中国人被取消签证或离境

周二(8日),两名澳洲主流媒体记者戏剧性地撤离中国返澳,当事者称其间过程惊心动魄。与此同时,澳洲媒体曝出两个月前,澳洲国家安全局(ASIO)曾因外国干预新州议会事件彻查工党议员时,还突击搜查了张姓华商,及4名中国驻澳记者的住所,之后取消了两名中国学者的澳洲签证。澳洲看中国报总编夏言分析称,“整件事看似毫无关联,其实中共对澳洲的报复是显而易见的”。

澳记者撤离中国不是偶然

据澳洲人报报导,ABC记者Bill Birtles和澳金融评论报记者Mike Smith因与澳籍华裔CGTN英文主播成蕾在北京有“一面之缘”,分别受到中共国安在深夜敲门盘问。中方称这两人涉及中国“国家安全”问题而提出“禁止他们离开中国”。

澳驻中国使馆人员得知消息后立即采取紧急措施予以帮助,澳洲使领馆还亲自陪同两名记者与中国警方会面,最后记者在使领馆的全程护送下,顺利离开中国回到澳洲悉尼机场。

与此同时,澳媒曝出ASIO今年6月对中国驻澳人士调查的内幕。澳洲人报表示,中国驻澳的4名记者和两名学者,可能因在澳从事间谍活动以及涉嫌参与外国势力对澳洲的干预受到ASIO的盘查。之后,澳大利亚学术界常客、上海华东师大教授陈弘和北京外语大学、中澳研究会秘书长李建军两人的澳洲签证被当局取消。

据悉,作为长驻澳洲的中国学者陈弘从1990年代起就与澳洲高层政治官员联系紧密,他曾担任过前工党总理Bob Hawke访华时的翻译,并与许多澳洲学术界专业人士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

在澳中政治关系每况愈下的时候,陈弘常常撰写文章批评澳联邦政府,颇受《环球时报》等中共党媒和中国外交部的青睐。

中国记者曾受澳安全局调查

据BBC报导称, ASIO和澳联邦警察6月份调查新州工党议员Shaoquett Moselmane时,悉尼华裔商人张智森被锁定为调查的主要对象。澳情报组织的联合调查聚焦在Moselmane的一个微信聊天群,当局指称这个群被用来影响新州上议院议员,而被调查的4名中国记者以及两名学者均在这个群内,其中内容不乏鼓励Moselmane为中国的利益发声。

澳媒分析称,这些中国公民被当局怀疑试图通过Moselmane将中共的影响力渗透到新州议会。

受到ASIO突击检查的中国记者包括中国新闻社澳大利亚分社社长陶社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悉尼分社社长李大勇,以及另外两名中国记者, 4人被ASIO询问后不久便离开了澳洲。

据澳洲人报周五(11日)的报导称,4位遭到ASIO搜查的中国记者属于中共在澳洲统战系统的一部份,其主要任务是负责影响当地的华文媒体以及监视澳洲华人社区成员的情况,并向北京报告。据澳媒揭露,受ASIO调查的前悉尼新华社长杨敬忠离开澳洲后,今年8月被该媒体除名。据悉,杨并不在Moselmane微信群之内。

Charles Sturt 大学教授 Clive Hamilton说道,“中共官媒记者的工作与我们所认知的的记者工作是截然不同的,他们通过华文媒体,运用其在华人社区的影响力及社交手段,来接触如Shaoquett Moselmane和Bob Carr这类的政客,以影响澳洲政坛。”

对于调查中国记者事件,不具名的国家安全内部官员对本报称,“不只是记者,还会有更多……”

国安成中方报复的理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本周的记者发布会中称,今年6月下旬,ASIO以可能违反当地“反外国干涉法”为由,对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中新社驻澳洲4名记者,进行突击搜查和询问,扣押了工作电脑、手机等物品。

ASIO前总干事Dennis Richardson对澳洲人报称,中国安全部门对待澳洲记者Birtles和Smith的方式与ASIO对中国记者的询问不能相提并论。“外国记者在中国受到系统性骚扰……而离开中国的记者只是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担心,或者他们是被中方驱逐的,”他说,“而在澳进行的是合法调查,对外国记者调查的唯一原因就是其参与了对澳洲政治制度的外国干预。”

澳洲看中国总编夏言对此分析表示,中共此次打击澳洲驻华记者很可能是对澳洲进行报复。但由于澳洲外交部的提前警觉,中国当局设下的局应该是一次失败的“策划与安排”。

“中国的央视隐藏了很多中共高层的内幕,成蕾作为澳籍央视主播或许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内幕。” 他说,“利用成蕾打击澳洲记者是一个好机会。”

“如果澳洲记者没有见到成蕾,也会进入另一个‘安排’好的事件之中。如果不幸与成蕾有过交谈,那他们就不会那么容易离开中国了。”夏言说。

澳洲正在提高安全警觉

卫报报导称,2017年澳前总理谭宝除了撤销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引渡条例外,在南海问题上也加以指责,并引入外国投资审核,而后实施对外国政府干涉法。中方认为,澳洲政府的一系列措施都是针对中国的。法新社报导称,“北京正在展开黑帮式的人质外交”来回应澳洲。

澳新社分析文章表示,澳联邦政府已经证实,中共对澳洲两位记者的恐吓和澳籍华裔成蕾的拘捕以及对澳葡萄酒的调查是同时进行的。澳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近期发布的研究报告称,自2018年以来,中国对澳洲进行的威胁战术急剧升级。

夏言总编评论道,此次被曝光及取消澳洲签证的4位华人都是华人社区内非常有名与活跃的,他们的身份给了他们足够的机会和理由周旋在澳洲政客、专业学者以及中国驻外机构之间,人们看到的是他们只是在宣扬中国的好,并为澳中合作出力,但人们看不见的是,他们还拥有特权,行使著“特殊使命”。

“澳洲安全部门开始警觉了,”夏言表示,“他们需要更广泛、更深入地了解华人社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