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就成永别”:ICU护士谈到新冠病患落泪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墨尔本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透露了在墨尔本皇家医院Covid病房里发生的令人痛心的一幕幕,并呼吁民众接种疫苗。

墨尔本皇家医院ICU护理部经理Michelle Spence说,他们医院住进了135名Covid患者,包括8名在急诊科等待床位的患者。

随著感染者年轻化的趋势,她已经看到了20多岁和30多岁的病人,医院经常以大约100%的负荷全力运转。

Spence说,“上周我看到一名30岁的建筑工人,过去没有任何病史,被放到呼吸机上。”

“他没有接种疫苗,正在接受生命支持。”

“在过去几周里,我看到最悲哀的事情就是,当我们给他们戴上呼吸机之前,他们在乞求疫苗……他们非常年轻,但一旦走到这一步,要戴上呼吸机时,真的就太晚了,他们的家人很懊悔。”

“这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如果你还在等待观望,这就是你的前车之鉴,不要成为这个人。”

对于另一个案例,Spence说,“我见过身体健康、体重70公斤的人(我这么说是因为人们认为Covid病例必须是肥胖的)没有病史,30多岁的建筑工,他没有接种疫苗。”

“这个病人以前从来没有看过病,很健康,他在重症监护室的床上孤独的躺了两个星期。没有家人,没有亲人陪伴,他本来可以打疫苗的。”

Spence女士描述着她如何握着在ICU里独自死去的Covid病人的手时,流下了眼泪。

“在过去的18个月里,我们有一些人在重症监护室里死去,自己一个人。这让我很痛心……病人死时应该有家人陪伴。”

由于人手短缺,从来没有在重症监护室工作过的护士,在经过短短四天的培训后,就投身在病房里工作。

“通常情况下,ICU的培训需要更长的时间,”Spence说,“我们正在整合资源。”

护士Jacky Harper说,Epping的北方医院在Covid病房治疗70名病人,同时还有5名ICU病人。

她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她看到病人在一个小时内从还能坐在椅子上,然后就变成了永别。

“我们正在应对,”Harper说,“但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Harpe说,医院看到“许多”反疫苗的病人和他们的家人在意识到COVID有多危险后改变了主意。但她补充说:“到住院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

Spence恳求维州人接种疫苗,因为从现在到圣诞节期间,急诊病房正准备迎接一个“艰难时期”。她说:“我知道你已经受够了,我们也受够了。但接下来是艰难的几个月。”

她还透露,墨尔本皇家医院将在本周开设另一个ICU病房,目前正在讨论让昆士兰的护士飞过来帮忙。

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说,目前维州有476人因Covid-19住院,其中98人在重症监护室,包括57人使用呼吸机。

12名青少年因Covid住院,还有22名20多岁的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