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纽约时代广场跨年少了人气与欢乐 114年来最冷清

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的跨年活动闻名世界,每年都有近100万的游客在12月31日到此迎接新年到来,电视和网路转播量也有近10亿的播放量。由于2020年全世界深陷疫情危机,纽约市时代广场的跨年活动虽然照办,但不开放给一般民众入场,尽管烟火照放、碎纸照撒,却少了几分喜迎新年的气氛。此次的跨年活动也是自1907年以来最冷清的一次。

综合美媒报导,纽约时代广场降下水晶球跨年的传统始于1907年,100多年中,只有在1942、1943年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因夜间熄灯防范空袭而中断,但这两年时代广场仍涌入不少民众欢庆新年到来并且倒数后互相拥抱。

2020年美国入秋后COVID-19疫情恶化,因此时代广场跨年活动主办单位9月就宣布不开放一般民众入场。影响所及,周边街道封锁范围缩小,横跨数个街区的广场一片空旷,只有员警、媒体、工作人员、少数受邀的艺人和授褒奖的医护人员与数百名幸运获邀的民众能够参加这次活动,而且民众得全程戴上口罩。

再加上当天的气温只有摄氏2度,少了将近100万的民众活络现场,使得当天的现场气氛和气温一样冷清。民众只能透过电视转播,或者下载VNYE软体,在萤幕前欣赏。往常的跨年狂欢盛况今年不复见。今年跨年夜,约有42万人在线上观看。

活动照例从晚间6时展开,艺人轮番上阵,传奇歌手葛洛莉亚盖诺(Gloria Gaynor)演唱描述心碎后振作的名曲“我会活下去”(I Will Survive),在民众迫不及待挥别疫情阴影之际别具意义。

晚间11时进入压轴,艺人嘻哈斗牛梗(Pitbull)与珍妮佛罗培兹(Jennifer Lopez)先后登台献唱,歌手安德拉黛(Andra Day)依传统在接近午夜时翻唱约翰蓝侬(John Lennon)名曲“想像”(Imagine)。

主办单位邀请医护人员、必要行业工作者等“2020年英雄”(Heroes of 2020)担任特别嘉宾,但跨年前他们留在原位,未与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一同登台按下启动倒数60秒降球程序的按钮。

此时只见广告看板显示倒数数字,没有往年那个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和雀跃,更少了多人互相拥抱面对未来的喜悦感。跨年的流程几乎与往年雷同,只是少了大批戴著高脚帽、手持气球棒、随著新年到来热情拥吻的民众,碎纸大多落到地面,而非民众身上。

倒数归零,时报广场1号大楼(One Times Square)楼顶的名为“幸福的礼物”(Gift of Happiness)、由2688片水晶镶嵌而成的水晶球完全降下,2021年终于到来,广场周边建筑撒下五颜六色的碎纸,烟火四射,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名曲“纽约,纽约”(New York, New York)再度响起。

当主持人带领萤幕前的观众倒数10秒,正式迎接2021的第一天到来时,写满新年新希望的彩纸将会如雪花般洒下。尽管每年时代广场的跨年活动都强调要传递希望,但是随著曼哈顿人潮在疫情中大批迁出,观光客锐减,周遭商圈已失昔日的荣景。

美国汽车协会(AAA Travel)去年统计2019年12月21日至1月1日的假期期间,美国旅行人数将达到创纪录的1.156亿。纽约市旅游局(NYC&Company)2020年11月16日发布行业分析,纽约市在2019年吸引了创纪录的6,660万游客。估计到2020年底,纽约市的游客量只有2,290万,比2019年减少66%。然而,经过疫情打击,纽约官方旅游市场机构评估纽约市的旅游市场可能要直到2025年才能恢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