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明泽个资泄露案 当局以吊照威胁律师 月底强行结案

随着海外华人媒体的不断爆料及相关人士的不断起底,“习近平女儿个资泄露案”的内幕被陆续挖掘,案件受到持续关注。被中国当局指控为主犯的“恶俗维基”的维运员牛腾宇在看守所中被动用私刑并受到警察猥亵。更有律师称,多名律师被司法局威胁,要求他们退出此案,不然将吊销他们的律师执照。另据被告家属透露,法院将于本月底强行结案,维持一审原判。

司法局拒绝开庭二审 并将维持一审原判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因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女儿及姐夫个人信息被公开,当局特别成立专案组调查,24名年轻人(包括9名未成年人)被当成替罪羊判刑,其中“恶俗维基”运维员牛腾宇被判14年并处罚金13万元(人民币),对此家属表示不服,准备上诉,然而有消息称,司法局拒绝开庭二审,并将维持一审原判。

牛腾宇的母亲说,法官张书铭直接致电律师表示二审不开庭审理,要求律师在卷宗缺失的情况下提交辩护词,并声称该案将在月底以书面的形式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对此,牛腾宇家属委托的北京律师黄汉中称,二审不开庭严重违反了现行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他说:“现行诉讼法明确规定对案件的事实、证据有异议的,影响案件定罪量刑的,应当开庭审理。本案人数众多,案情复杂,并且一审中很多事实没有查清,一审到二审期间很多律师看了案卷以后,明确表示要对本案做无罪辩护。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开庭审理。”

黄汉中认为,二审期间律师获得的卷宗缺少超过三分之一,是当局故意为律师了解案情设置了障碍,企图将该案快速办成铁案、冤案。他说:“相关法院这种行为构成滥用职权,非法剥夺了律师正当的阅卷权。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律师提交答辩状,更是简单粗暴、是违反法律的做法。”

黄汉中律师表示,因日前北京司法局下达书面通知,他现在已经被迫退出此案的代理。黄汉中说,司法局此举也严重损害了律师的执业权利。

牛腾宇的妈妈说,代理该案的多位律师均遭受来自司法当局的威胁,要求他们退出此案,不得为牛腾宇进行无罪辩护。目前已有5位律师因遭受威胁而被迫退出。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找到新的律师。

不仅如此,牛腾宇妈妈还说,法院还扣押了牛腾宇的案卷,总共75卷只给了律师49卷,就是为了阻止律师的辩护。

牛腾宇妈妈回忆称,在一审开庭的前一天,所有代理律师被广东省茂名司法局带走,以吊销律师执照为威胁,要求律师退出代理。

另外,3月上旬荣获美国国务院颁发的“国际妇女勇气奖” 的该案代理律师王宇及丈夫包龙军律师在获奖当日与外界失联,疑似与此案有关。

牛腾宇在狱中被打至奄奄一息送院抢救并遭警察猥亵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牛腾宇母亲称,根据看守所公开可查的记录,牛腾宇还多次被打到奄奄一息,被看守所警方送往医院抢救。

她说:“一个叫陈权辉的警察,这个人更流氓,把牛腾宇剥光衣服后,用手机给他拍裸照,还摸他,说一些淫荡的话,‘你长的多帅,你要是个女孩我们今天可好过了。’ 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们还用打火机烧他的下身,专打他皮肤嫩的地方。”

此外,牛腾宇妈妈还说,不止牛腾宇一人,其他涉案的未成年人也遭到过警察的侮辱和虐待。警方为了不让家长找到孩子的关押地点,将这些涉案少年的名字从记录中移除,以代码代替。

这些警察说,绝对不让家长知道的,家长知道了会向外界求助,现在案子办得非常秘密。

案件始末

“恶俗维基”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起底网站,其后该网站的创始人肖彦锐又创立“支那维基”(后更名支纳维基),将政治内容分流。“支那维基”与“红岸基金会”曾发布过中共高层的个人信息、镇压香港及新疆等相关内容。“恶俗维基”、“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

2019年5月,境外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发布了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化名信息、照片、个人身份证等一些个人信息,及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的一些个人资料。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项目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办案单位之一。

据被告人家属及恶俗维基创办人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因“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的创办人及运营人员皆在境外。办案人员将案件移花接木到“恶俗维基”上,抓捕网站运维人员和数十名年轻会员。为将其炮制成大案,作为中共建政70周年的献礼。茂南网警大队及大队长杨观耀,指挥手下对他们进行严刑逼供。

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底24人被判刑,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被判14年及罚款13万元人民币。

“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在2021年2月公开发声称,习近平女儿的个资是公安内部人士泄露的,并讲述具体细节,同时指责茂名警方炮制冤案。

2月28日海外”支纳维基”负责人宣布,他愿意对“习明泽信息外泄案”负责。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