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甚么川普能搞定中东?

中东传来消息:以色列和阿联酋关系正常化,沙特允许以色列航班永久过境本国领空。阿联酋不是菜鸟,而是中东伊斯兰国家中的实力派,沙特更是逊尼派的领头大哥。

巴尔干传来消息:塞尔维亚和科索沃签订经济合作协议。宿敌走向和解,但协议还隐藏着更重要的消息:以色列和科索沃建立外交关系,科索沃和塞尔维亚大使馆将迁至耶路撒冷。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如果把巴尔干看作大中东范围的话,我们来说一下这里面的门道:

1、阿拉伯人的合作愿望超过对抗,后面会有更多的阿拉伯国家承认以色列;

2、大多数中东国家欢迎和平协议,除了伊朗和巴勒斯坦,还有一个不成形的叙利亚;

3、科索沃将是第一个在耶路撒冷设立大使馆的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

小结就一句话:在川普的推动下,中东的人们放下历史包袱,走向务实合作。这让全世界都觉得不可思议。

川普是怎么做到的?

1、前任的作为

中东是人类文明的源头,叙利亚发现了七千年前的城市遗址,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这三大宗教都源于此。中东的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欧亚非大陆交汇于此,各民族、种族交错混杂,是很多工业国家的主要能源供应方。

对于中东事务的处理,这五十年来美国历任总统表现不咋地。

卡特、里根、布什
左起卡特、里根、布什(图:公有领域)

卡特做了什么?

卡特是一个喜欢和稀泥的烂好人。

根据卡特的能力,也就适合做一些次要的辅助岗位。他的愚蠢和绥靖,不仅把美国经济搞得一团糟,还引发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世界动荡。

在卡特的忽悠下,伊朗的巴列维和将军们失去了控制局面的机会,等霍梅尼上台,巴列维逃出生天,那些将军和部长们统统被肉体消灭了。在中亚,卡特的软弱也让对手蠢蠢欲动,当时米国的头号敌人鼓起勇气入侵阿富汗。

进退失据的卡特政府,最离谱的决策出现了。当德黑兰大使馆危机成为美国近代最混乱的外交悲剧,伊斯兰革命向全世界扩散之际,CIA却在阿富汗大力支持圣战组织对抗苏联。圣战士们自全世界汇聚到阿富汗,革命热情高涨。十年后苏联没了,美国最终养虎为患,各类伊斯兰圣战组织蓬勃发展,直到911袭击和ISIS建国达到了高潮。

作为一个愚蠢的、软弱的领导者,卡特被美国人如此嫌弃,导致1980年大选中里根以489张选举人票横扫44个州,创下了非在任总统的历史记录。

从中东到海地,卡特把世界搞得一团糟,这样的表现竟然还得了2002年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发一个诺贝尔捣乱奖才是。

里根做了什么?

里根接手了卡特的超级烂摊子。

随着与苏联对抗的意味逐渐淡化,激进的伊朗被美国视为中东地区的最大威胁。以至于在两伊战争中,美国毫不犹豫地支持了萨达姆。

但里根当政期间,中东事务也出了问题。虽然有武器禁运的法令,但里根手下有些官员,比如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麦克法兰和中央情报局局长凯西,为了解决人质问题,支持向伊朗出售武器的计划,直至丑闻爆发。

伊朗门事件的恶果,不仅破坏了里根政府的可信度,还向全世界发送了错误的信息,表明劫持人质是向欧美争取政治和经济让步的有效工具。

瑕不掩瑜,里根是上世纪的杰出政治家。小布什的评价很贴切:“里根留给了我们一个他恢复起来的国家和他帮助拯救的世界。在他担任总统期间,美国摆脱了一个分裂的和自我怀疑的时代,由于他的领导,世界摆脱了一个恐惧和暴政的时代。”

里根的领导力获得了民众的广泛认可,在1984年大选中,里根狂扫48个州,对手蒙代尔仅在明尼苏达州和哥伦比亚特区胜出。不难看到,这二个地方都是现在BLM运动的重灾区。

里根的政治遗产被延续,老布什上台。

布什做了什么?

这段涉及二个布什和一个克林顿。

伊拉克的萨达姆和伊朗的霍梅尼,一个要复兴阿拉伯帝国,一个要复兴伊斯兰帝国,于是打了起来。打了八年仗的萨达姆,不仅国库耗尽,还分别欠了沙特280亿美元、科威特160亿美元。

美国把伊朗看作头号威胁,而萨达姆看上了富裕的邻国。几次威胁后,萨达姆派兵占领了科威特。1991年海湾战争打响,联军地面部队用了一周时间,就把萨达姆赶出了科威特。关键时刻,老布什阻止了前线军事指挥官直接打到巴格达的想法。

但老布什在军事行动上的成功,并没有取得与军事胜利相匹配的政治上的胜利。萨达姆并没有认输,地位相当稳固。后续引发的中东社会矛盾,刺激了一位沙特富家子弟本拉登成为一名极端的反美主义者。

老布什说话不算话,违背竞选承诺要加税,失去了连任机会,克林顿来了。

克林顿在中东做了什么?主要延续了上任老布什的路线,只不过把封锁的重点由伊朗扩展到了伊拉克。

搞笑的是1993年,以色列拉宾和巴解阿拉法特在挪威奥斯陆快要谈成协议时,克林顿获悉后,非要把他们拉到美国白宫南草坪搞个签字仪式,意思是自己作出了巨大贡献。

有人说克林顿搞经济是一把好手,这只是表象。克林顿提出的支出方案划那海了,如果没有时任议长金里奇的坚决制衡,不会有什么经济成就。

等到小布什上台,这个所谓的新保守主义接班人,藉着911事件,连目标和对手都没有搞清楚,开启了无止境的战争模式。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美国花费了八万亿美元,战死约七千人,至今深陷战争泥潭,至今无法脱身。最大的收获,就是养肥了一批军火商。

小布什把经济搞得一团糟,奥巴马借势上位。

奥巴马做了什么?

如果说卡特是幼稚、天真、愚蠢,那么奥巴马可以说是堂皇、算计、卑劣。作为新时代的极左革命家,奥巴马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2009年奥巴马刚上任就表态,说将为美国的中东政策开启新的一页,10月份就得了诺贝尔奖,表彰“他在加强国际外交及各国人民之间的合作方面,作出了非凡的努力”。这个让奥巴马都不知所措的和平奖,很是掉价。

但奥巴马所谓的改变,只是对小布什的失败中东政策进行了微调,某些方面走得更远了。

当2011年欧洲民粹化浪潮在中东开花结果,奥巴马表态支持,于是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的群众运动开始。

埃及动荡,穆兄会上台。利比亚动荡,至今混乱。也门动荡,一直内战。叙利亚更悲催,直接散架。突然的权力真空,催生了中东最生猛的魔头,ISIS登上历史舞台……巴格达迪,这位伊斯兰专业毕业的正宗博士,一时风头无二。

奥巴马嫌中东不够乱,在2015年同意核协议解除伊朗制裁,被制裁的伊朗政府获得上千亿美元的外汇收入。这些钱并没有改善伊朗国内的民生,百姓生活越发困难,而从黎巴嫩、伊拉克到叙利亚、也门,看到越来越多伊朗圣城旅的革命者忙碌奔波的身影。

简单小结:

前面软弱的卡特当选,伊朗巴列维最先倒霉,霍梅尼得以上台。苏联野心爆棚,出兵阿富汗。为了抗击苏联压力,美国扶持圣战组织。双重激励下,伊斯兰革命运动蓬勃,基地组织崛起。布什在中东乱打一气,奥巴马重复卡特的老套路,让ISIS不断发展壮大,伊朗革命者满血复活。

在这些总统治下,中东怎能走向和平,直到2016年川普上任。

2、川普做了什么

快速消灭ISIS、有序撤出军队、减少美方支出、推进中东协作,川普是怎么做到的?其决策可以用四个坚定来概括。

坚定支持以色列

犹太人在公元70年第二圣殿被罗马军团摧毁后,便开始了其四处流散的历史,直到二千年后重新复国。

历任美国总统都说要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但老川是唯一落实的。老川这个措施用意很明确:

兑现竞选承诺,树立负责任的政治家形象;巩固与盟友关系,为后面撤军打好基础;打压俄伊势力,重点是到处输出革命的教士集团;弱化伊斯兰世界激进势力,推进中东的均势与合作。

川普并不是搞形象工程,事实上他的执行力相当惊人。根据统计,川普是近任美国总统里面,完成竞选承诺比例最高的。

坚定支持以色列的后果,就是巴勒斯坦被边缘化。其实也没什么,巴方激进组织不过就是被各种外部势力支持的一根棍子,每当自已国内问题多了,就放出来搞事转移视线。

老川竟然不和稀泥,全世界舆论哗然,中东要更乱啦……

坚定支持沙特国王

虽然911恐怖袭击中沙特人占了多数,川普出访的第一站居然是沙特,这里面不仅是商业合同的问题。

卡舒吉事件爆发后,纽约时报和时代周刊大肆炒作,现代社会怎么能这样暴虐?川普的应对出乎意料,淡化处理了这件事。很多人都在嘲笑,川普就是一个商人,只在乎签大单。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什么记者,什么作家,那不过是左媒给安的身份而已。确实,卡舒吉批评沙特王室奢侈腐败堕落,这都成立。但他的诉求,是建立一个伊斯兰主义的乌托邦。卡舒吉的真正角色,是伊斯兰革命组织(穆兄会)的代言人。这种组织上台的后果,参考1979年的伊朗,和2013年的埃及。

老川竟然不打倒国王,全世界舆论哗然,中东更堕落啦……

坚定消灭ISIS

大家可以看看照片,这不是共和党的麦凯恩吗?对于建制派来说,早就不分什么共和党民主党了,他们都是属于民主党一家的,在国内支持奥巴马医保法案,在国外支持战争,目标就是维护华尔街金融集团和军工集团利益,不惜代价保住权力。

奥巴马时代,一个阿萨德倒下去,更暴力的ISIS站了起来,而且越战越强。奥巴马一再说,解决ISIS需要时间,意思是不好弄啊。

结果川普上台,只给予明确目标,不具体参与执行,让当地美军放开手自己干,几个月就把ISIS打残,巴格达迪也被送上天堂和72个处女欢乐去了。

有人说,奥巴马任上不是消灭了拉登吗?看看班加西事件就理解了奥巴马的套路。以老川的效率,估计提前几年早灭了,也不至于死那么多人。想想蛮有意思,911、班加西之类的悲剧都拍成了电影,老川这么短平快高效的处理问题,反而没啥好拍的。

老川这么快消灭了ISIS,全世界舆论安静,这个没啥意思……

坚定遏制伊朗

前面说了,因为卡特的无知与软弱,教士们利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贫富差距问题,以伊斯兰主义为号召,1979年推翻巴列维革命成功。教士们以运动上台,只能在运动中维持。

伊斯兰共和国的立国宗旨就是要把伊斯兰教义推广到全世界,宪法是这么写的,实际也是这么做的,首要目标就是消灭以色列和美国。伊朗对内闭馆锁锅、对外输出革命,成为必然的选择。

本来伊朗在长期制裁下实力大伤,等奥巴马上台,又是协议又是送钱,教士们又开始了从叙利亚、黎巴嫩到也门的辛勤奔波。

川普上台后,中止了与伊朗的核协议。所谓核协议,只是奥巴马签署的一个行政命令,未经国会批准成为法律,随时可以退出。川普退出核协议,是其职权范围内的事情,谈不上违约。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恢复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斩首跑到伊拉克的伊朗情报头目苏莱曼尼。

全世界舆论哗然:“圣城”库姆清真寺升起一面象征“复仇”的红旗,伊朗要报复啦,大战即将爆发,中东要更乱啦……

然而,和全世界媒体报导相反,和全世界知识界的判断相反,中东各方开启了合作模式。川普是个久经风雨的商人,是个成功的企业家,是个优秀的父亲,却是一个政治素人。他是怎么做到的呢?他的决策依据是什么?

人的思想力和行动力,有个匹配度。根据匹配度不同,政客分四种。思想力强和行动力都强的,思想力强而行动力弱的,思想力低而行动力强的,思想力和行动力都低的。

大多数当政者,是思想力和行动力都一般的,称为平庸政客。那些思想力和行动力都强的政客,称为优秀的政治家,凯末尔、丘吉尔、里根、撒切尔都属于这一类。而最烂的政治家,是思想力差而行动力强的,他们能够把世界搞得一团糟,比如希特勒、罗斯福、约翰逊这一类。

3、保守主义观念

保守主义不是通常所说的普世意义的某某主义,比如伊斯兰主义、个人主义、自由主义、集体主义、国家主义,而是一种英美传统的思维方式。

保守主义有这样的道德观:“人都有原罪,罪是与生俱来的。人性不可测,不可改造。人的认知有限,人的理性有限。”从这样的道德观推理出他们的公共观念:

值得敬畏的是创物主(神),而不是人。所以,人只能跪神,不能跪人,不管是国王、教皇、总统,还是科学家、媒体或群众。

人性不可改造,人不可能成为圣人完人。社会建设不能以改造人性为目标,任何改造人性的愚蠢想法,都会走向乌托邦。

人不完美,自然也没有完美的社会。任何声称完美的社会构想,任何企求完美的社会运动,最后都会走向期望的反面。

社会的演变是个长期的复杂的过程,所以要理解传统,反对激进的社会变革。任何简单的推翻重建的想法,都是空想。

从保守主义看中东,是这样的。

中东的传统

中东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

约七千年前,叙利亚的泰哈穆卡就建立了目前人类发现的最古老的城市遗址。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是从中东兴起,不断向外传播。

公元七世纪沙特兴起的伊斯兰主义,是沙漠游牧民族发展出来的革命理论。其神奇之处,在于选取了基督教的部分一神教理论,又混杂了东方的个体崇拜,把信徒群体塑造成人类历史上集体性最强的准军事化团队。自诞生之日起,伊斯兰世界一直有着强烈的扩张性。

从理论层面,凡伊斯兰信徒皆平等,都是兄弟姐妹,这是其在底层民众中广泛传播的源动力。但从实践层面,地域差异、种族差异、民族差异是客观存在。这就形成了伊斯兰理论的天然矛盾,就是其普世性与地域性、部落性、民族性的冲突。对绝对平等的理想化追求,结果形成了伊斯兰世界真实的等级差距。

所以,中东一直是崇拜强人的世界。以前如此,现在如此,可见的将来也是如此。任何在中东的伊斯兰群体中快速推行现代欧洲制度的想法都是徒劳的。

中东的现状

在近代欧洲民族国家观念的冲击下,全球的帝国秩序土崩瓦解。简单来说,现在中东有四种秩序:国王秩序、将军秩序、教士秩序,和现代秩序。

前三种是伊斯兰世界的秩序。

国王秩序,以沙特、阿联酋、约旦为代表,以前的伊朗巴列维时代也是国王秩序。国王当政,国王是人不是神,所以国王不能以神自居,只能通过让渡部分权力,来获得宗教温和势力的支持。行政权力与宗教权力,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另外,民权兴起的近代世界,国王的治理本身就备受质疑。国王秩序在价值排序上,通常是部落=国家>宗教。即使在富裕的沙特,国王秩序也是脆弱的。

将军秩序,以埃及、伊拉克、叙利亚为代表,少壮派军人通过推翻原来的国王上台。军人执政,基本上是走世俗主义路线,以前多属苏联阵营。对于宗教势力,通常以打压为主。军人执政,缺乏发展经济的能力,民众和外部的支持率低下,有对外发动战争的强烈愿望。中东的强硬派,如叙利亚阿萨德、伊拉克萨达姆、利比亚卡扎菲,都是这个套路。

教士秩序,以伊朗、阿富汗为代表。在极度封闭、贫困的群体中,号称人人平等的伊斯兰有着强大的号召力。激进的伊朗教士(知识份子)打着恢复伊斯兰平等理想的旗帜,很典型的,就是霍梅尼的口号“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当教士们上台执政后立马翻脸,激进派控制全国的经济、文化、政治活动,不仅消灭了国王派敌人,也消灭了自身的温和派和合作方。伊朗成为中东伊斯兰革命的输出地。

上面三种都是伊斯兰传统下的社会秩序,从内部的权力集中度和对外部的合作需求来看,国王秩序优于将军秩序,将军秩序优于教士秩序。需要指出的是,无论国王秩序、将军秩序和教士秩序,都离不开沙漠民族本身的部落属性。

中东唯一的现代秩序,是在犹太人建立的以色列。犹太人通过数十年的努力,把同样的戈壁荒漠建设成为中东唯一的发达国家,是文明还是野蛮,就不多作解释了。

4、基于保守主义的决策思路

和很多人的直觉不同。从近几任总统中,川普是唯一没有发动对外战争的总统,请看下图的统计。

事实上,川普并不是却乏启动战争的权力,而是审慎运用这样的力量。即使伊朗打下美国无人机,多枚导弹袭击沙特油田,川普还是喊停了军方的报复方案。正所谓,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

对比前面几任,一个审慎的、合作的、有原则的、坚决还击的川普,大大地推动了中东的和平进程。在这个过程中,对平民和普通军人的损害降到了最低。

从保守主义角度,是理解中东的历史传统,不寻求快速的变革,并逐步减少在中东的军事存在,让中东人自己承担安全的责任。

《亚伯拉罕协定》
2020年9月15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美国总统川普、巴林外交大臣阿勒扎亚尼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外交部长纳赫扬从在白宫签订《亚伯拉罕协定》。(图片来源:Alex Wong/Getty Images)

理解现在的秩序

在保守主义看来,每个地方有自己的传统,这是千百年演变的结果,不求也不能快速的改变。

历史的教训惨痛,就在眼前。

当911事件发生时,伊朗革命的势头正在减弱,温和势力增长。但是,当对外积极干涉的小布什和奥巴马,为伊朗铲除了在喀布尔和巴格达的敌人,这使得伊朗在地区的影响力大增。伊斯兰激进主义,全面威胁了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国内稳定。

最打脸奥巴马是埃及,当时奥巴马坚决支持埃及的民粹运动,打倒了长期盟友穆巴拉克,号称温和的“穆兄会”领导人穆尔西被选举上台,一个接一个伊斯兰法令的出台,埃及人都受不了。埃及军方及时出手,将穆尔西赶下了台,整个国际社会终于松了一中气。

回顾一下,多亏穆尔西没有像霍梅尼那样老辣的政治手腕,否则中东又会多一个逊尼派的教士国,整个地区将深陷动荡之中。奥巴马政府只能捏着鼻子默认了埃及军方掌权的事实,绕了一大圈,又迎来一个新的“穆巴拉克”。

所以,川普重点关注国内的建设,而不寻求指导中东人民的命运,更不期望滥用武力强制改变。对于主张激烈干涉中东的代表人物约翰・博尔顿,还有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川普直接让他们回家了。

毫无疑问,川普将减少在中东的驻军,特别是有序撤出伊拉克和阿富汗。求仁得仁,中东的事情,取决于中东人的认知水平,应该交由中东人自己决定。

改善现在的秩序

保守主义不是简单的维持秩序,而是要求在秩序中改善社会。

以色列是中东最文明最发达的存在,确保以色列的强大,这是中东稳定的基石。所以川普从一开始就坚定地支持以色列。

这和很多人的习惯思维相反,多说几句。在不同文明水平群体的竞争中,和稀泥是最烂的博弈选择。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文明理性的一方吃亏。中东和谈历来缺乏公正性和强制力,最后都是废纸一张。

伊斯兰世界之所以落后,原因在于其群体观念的封闭,对世界的看法存在严重的缺陷。五次中东战争,以色列越打越大,越打越强,这是不争的事实。所谓的民族自豪感和宗教自信心,在实力的差距面前,都不值一提。

另外,还有绝对的道德标尺参考,比如,女性的地位、平民的权利,军人是躲在平民后面开枪,还是把平民当作盾牌。大家不难判断,伊斯兰世界和以色列的文明程度差距。

在以色列,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平权运动早已经胜利。看看阿拉伯人在以色列过着安宁的生活,这正是中东所有普通人的愿望,干嘛要消灭以色列呢?下图是自愿在以色列国防军服役的阿拉伯穆斯林比拉尔.塔哈

有个让人惊讶的数据,作为一个成天扔石头发火箭的地区,巴勒斯坦的人均GDP还远远高于埃及,这是巴人能够给以色列打工的收益。

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正确出路是解散那些暴力组织,采取合作态度,踏实念书,用自己的认真工作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但现实问题是,靠“平权”的政治正确获得权力和金钱,比认真工作容易多了,大家都会找容易的事情做。无论巴勒斯坦,还是美国黑人,都是如此。

全世界的伊斯兰知识群体都不敢对民众说出实情:现在我们很落后,我们是全面落后,自身的问题很大。当年如果不打以色列,大家按照联合国181号决议来,巴勒斯坦人的日子也比现在好太多。当然,政客们更不会这么说,把外面描述得越可怕,他们的位置越稳固。毕竟凯末尔这样的牛人,一百年才出一个。

那些动辄叫嚣发动战争、消灭敌人的,都是道德卑劣之徒。战争对中低收入阶层的伤害最大,假如前几十年中东能够避免大规模战争,把这些战争支出分给平民,大家安心搞建设,早都过上小康日子了。

面对中东伊斯兰世界的不同秩序,川普采取了不同的对策。支持寻求合作的国王秩序,增强对阿联酋等国的军售和军事援助,让其承担更多的安全责任。控制比较混乱的将军秩序,打击输出革命的教士秩序,彻底消灭极端组织ISIS。

后面,随着美国驻军的撤出,对于激进势力,武力打击任务转由地区的盟友承担,美国主要采取经济封锁的手段,辅助以斩首式定点打击。

顺便说一句,忍者导弹把对普通平民和军人的伤亡降到了最低,真所谓霹雳手段、菩萨心肠,是个超棒的新武器。

推动基于对等的合作

中东传统并非契约社会,到处都是强人,没有善茬。若想走向合作与和平,各方需要的是一个特靠谱的领头大哥,而不是和稀泥的软蛋。

有人说沙特签大单是付保护费。我说这个保护费付得值啊,不过一千亿美元的采购合同,买回来的都是真材实料的家伙。二伊战争花费近万亿美元,沙特被萨达姆敲了多少?阿富汗战争、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花费约八万亿美元,沙特支出了多少?还不算其它隐形的费用。

和缺乏社会认知的泛经济论不同,保守主义对合作的理解,是更深层次的。最基本的出发点,是成年人的对等原则。只有对等,谁也不欠谁,谁也不要吃亏,合作才会是共赢的持久的。你对我开放,我也对你开放。你不对我开放,我也不对你开放。你愿意合作就合作,不愿意就拉倒,不强求。你若越线,我必揍你。

随着中东和平序幕的拉开,原来隐藏的以色列和中东各国的经济往来,和沙特、阿联酋、土耳其等国的军事、情报合作,都会走向明处。以色列的能力和影响力,超出了大多数人的认知。

中东只是川普的小试牛刀,这样的合作模式,正在全球展开。

随着日美贸易协定、美墨加新贸易协议的签订实施,一个更加对等、均衡的经济秩序正在建设的过程中。谁积极参与,谁将是未来数十年的受益者。

而在更基础的安全方面,川普让美国摆脱保姆的角色,要求中东各国,还有欧洲、日本承担军费支出,鼓励自我负责,这将对全世界的军事防务产生深远的影响。

后记

保守主义是海洋文明的产物,而欧洲大陆出产的是集体主义、国家主义、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存在主义、进步主义等各种抽象的乌托邦理论。

随着保守主义在美国的复兴,从中东到欧洲、亚洲,全世界都会感受其强大的力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