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疫酒店丑闻中第二名内阁成员辞职 安德鲁斯不信任危机加重

谁决定使用私人保安而非警察或澳大利亚国防军(ADF)的问题已成为维州检疫酒店调查的中心问题。调查委员会在10月11日要求州长安德鲁斯和其他一些官员交出所有电话记录、短信和加密应用程序上的信息。安德鲁斯的左右手、内阁厅次长Chris Eccles于周一将其通讯记录上交后不久突然辞职。安德鲁斯仍然置身事外地表示Eccles的辞职是“适当的”,但维州政府所面临的不信任危机加重,反对党在议会发起对安德鲁斯的不信任投票。

“关键6分钟”内,谁告诉前警察局长“将使用私人保安”?

综合澳媒报道,为调查3月27日雇佣私人保安的决定到底是由谁做出的,由法官Jennifer Coate领导的调查委员会要求州长安德鲁斯和其他部分官员交出通讯记录,包括电话记录、短信和加密应用程序上的信息。

在之前的调查中查明,维州前警察局长Graham Ashton于3月27日下午1点16分向内阁厅次长Eccles发短信,询问他是否知道有关维州警察将管理检疫酒店的建议。

在1点16分到1点22分之间,Ashton接到过一个电话,告知了他有关使用私人保安的安排,但Ashton作证时说他不记得是谁给他打过电话。

但Ashton随后在下午1点22分,给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长Reece Kershaw发短信说,他已被告知“ ADF将负责入境旅客的接送,并将在检疫酒店使用私人保安”。“我认为这是我们内阁厅(DPC)签署的交易。”他在短信中写道。

Eccles交出的手机记录证实,在那关键6分钟内,正是他与时任警察局长Ashton进行了两分钟的通话。

而此前Eccles在9月份曾向调查委员会提供过两份矛盾的证据,他最初说自己没有与任何警察局的人联系过,后来又说他不记得收到过Ashton的短信。

关键6分钟前 Eccles与安德鲁斯坐在一起

尽管证明Eccles就是在关键6分钟内给前警察局长Ashton打电话的人,但他仍在辞职声明说:“我绝对可以肯定的是,我没有向Ashton转达任何有关使用私人保安的决定,因为我不知道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而且也不是我做出的决定 。”

他还说他辞职是因为:“不想引起关注而破坏政府部门的工作,因为政府部门将继续应对2020年前所未有的挑战。”

调查获悉,在和Ashton通话的前几分钟,Eccles和安德鲁斯正在决定酒店检疫计划的内阁会议上,当时两人坐在一起。

维州政府周一晚些时候证实,Eccles已悄悄离去。

安德鲁斯选择“远离争议”

事情发生后,安德鲁斯表示,得知Eccles是在关键的6分钟内打过电话的人后,他感到震惊,因为在酒店检疫中聘请私人保安决定似乎就在这6分钟内作出。

但是,安德鲁斯选择继续远离争议。他说Eccles的辞职是“适当的”,但仍然坚持自己在调查中的说法,“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有建议Eccles或与他讨论(使用私人保安的问题)。”

安德鲁斯在周一还表示,他没有查看过自己的电话记录,他希望将其交给调查委员会,但坚持认为他不会更改证词。

维州反对党表示,Eccles的辞职标志着围绕酒店检疫失败的争议和始作俑者正在向州长安德鲁斯逼近,“每一条线索都在指向安德鲁斯。Chris Eccles是安德鲁斯的得力助手……你可以看到整个纸牌屋现在开始倒塌了。”反对党领袖迈克尔·奥布赖恩(Michael O’Brien)说。

反对党呼吁责任人在调查中对质 议会将对安德鲁斯进行不信任投票 

在周一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上,安德鲁斯被问及一些匿名的工党议员认为他的领导人地位变得站不住脚时,安德鲁斯表示不满,“你能给我他们的名字吗?不能的话那我就不会回应。”

反对党领袖奥布赖恩提出动议,下议院的议员们10月13日周二将对安德鲁斯进行不信任投票。

奥布赖恩先生说,该动议是下议院每位议员决定安德鲁斯是否应继续任职的机会。“谎言,错误和掩盖使我们对安德鲁斯和他的工党政府毫无信心。”

“本周,每位工党议员都有机会表明他们与谁站在一起,是安德鲁斯还是他们所代表的维州人。

但因工党在下议院拥有多出11个席位的优势,这个被安德鲁斯称为“廉价政治”的议案预计将被否决。

奥布赖恩还呼吁调查委员会,应该让紧急管理专员Andrew Crisp、刚刚辞职的Eccles、上月辞职的前卫生厅长Mikakos和安德鲁斯对质,“他们彼此之间都在争论,他们都没有给我们直接的真相,维州人应该得到答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