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期间 前中国体操冠军乞讨照在网上热传

正值东京奥运会期间,中国获得的金牌数目前仍领先。但在中国当局炫耀金牌的同时,一张前中国体操国手的乞讨照片在微博热传,并引发热议,昔日冠军们落魄的生活再次走进民众的视线,引人深思。

近日,一张中国前体操冠军张尚武的照片在网络热传,图片显示,张尚武身着中国国家队体育服,手里拿着一个写着自己名子的牌子,在地铁乞讨。

照片没有说明拍摄的时间,但从车内乘客未戴口罩的情况看,不是在近一、两年的时间内拍摄的。

张尚武乞讨的照片引发关注,有网友留言说:“张尚武,如果他没受伤,如果那个教练不逼他去练全能,如果社会善待他,他就不会沦落到去偷窃成为如今的模样,但是没有如果,张尚武只是众多退役运动员其中一个,愿国家注重退役运动员未来发展,他们为国争光一身伤病,用青春换来国家荣光,生活却如此悲惨。”

张尚武,1983年出生,5岁进入河北保定市业余体校学习体操,12岁入选国家体操队。

2001年,张尚武获得北京第2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吊环冠军,以及男子体操团体冠军。

2002年,张尚武退出国家队,回到河北省体工队。

2005年6月,他因双脚跟腱断裂退役,退役后没有固定生活来源,曾因偷窃三度入狱,曾在北京、天津等地卖艺维生、变卖金牌。

张尚武卖艺的消息被曝光后,有大陆媒体对他进行了采访,当时张尚武称,虽然他以北京体育大学大一学生的身份参加各种比赛,但实际上他是国家队职工学校初二的学生,只是为了获得参赛资格挂靠在北京体育大学。

张尚武表示,他曾要求到北京体育大学读书,但被拒绝,当时大学的工作人员对他说:“不要以为自己挂靠在学校下面就可以读书”。

其实张尚武的悲剧并非个案,除了张尚武外,搜狐网曾列举过十几位冠军的落魄生活,直言这些冠军们“后悔选错行”。

庄朵朵

柔道运动员庄朵朵,曾获得延安、陕西多项赛事的冠军,2009年因罹患哮喘退役。退役后,庄朵朵没工作,没有钱看病,官方不予理会。

她曾在微博发帖说:“有时候我躺在床上,喘的气都出不来!我不知道我怎么办,从小学练习摔跤,最后落得病都没人看!大家关注我,帮帮我,我们报效祖国为国争光,可是谁有(又)可怜我?”“我只有初中不到的文化,不要要求我太高。我回到家看到可怜务农的父母,我的心都碎了。求你们,不要嘲笑我,我喘的气都上不来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活命,知道吗,我要活着!”

庄朵朵曾公开“揭黑”,比如:她因年龄不到参赛标准,就用姐姐的身份参赛;被教练员喂食来历不明的白色粉末;补贴被拿走、奖金被扣留等。

邹春兰 

邹春兰,全国举重冠军。1987年进入吉林省第一体工队,1993年退役。邹春兰共获得9块金牌,还曾拿过全国举重冠军。但在1993年退役后,邹春兰在经济上陷入困境,最后在一家浴池靠搓澡谋生,每月收入不足500元。2006年在各界帮助下,邹春兰开起了一家干洗店。

才力

才力,亚运会举重冠军。1985年9月在全国首届青运会举重比赛中,获得110公斤以上级冠军;1990年第十一届亚运会上,才力摘取了亚运冠军,打破亚洲纪录……才力一生共获得全国冠军40多个,亚洲冠军20多个,是名副其实的亚洲第一力士。

2003年5月31日,过于肥胖的才力因患“呼吸睡眠暂停综合征致肺内感染呼吸衰竭”病逝,享年33岁。

在生前最后四年,他的工作是辽宁省体院的门卫,在他死去的当天,家里只有300元钱。

艾冬梅

艾冬梅,前国际马拉松冠军。14岁进入火车头体工队,跟随名帅王德显训练田径。在八年的运动员生涯中,艾冬梅先后夺得包括北京国际马拉松、大连国际马拉松和日本千叶公路接力赛冠军在内的19枚奖牌。

2007年4月,因训练导致双脚残疾、以摆地摊为生的艾冬梅在网上开设博客,公开表示愿将自己所有的奖牌出售。后在通州某商城开起服装店。

刘菲

刘菲,曾在1998年获得过世界技巧锦标赛女子三人项目冠军。当2000年选择退役后,却始终无法找到正式工作。刘菲只能居住在狭小的房间里,而她的父亲则要搭折叠床住在小走廊里,窘迫的生活令人心碎。

唐颖

唐颖,曾在亚锦赛水上项目拿到过冠军。2006年10月唐颖退役后,拿到了一笔3-5万的退役费。曾经有教育局官员以找工作为由找唐颖去跳舞,还有大款欲要一年10万元包养唐颖,均遭到了唐颖的拒绝。唐颖找到一家服装店当营业员,一个月只能拿到800元。

陈又香 

陈又香,赛艇运动员,获得过亚洲冠军。

1999年7月份,湖北省体委批准了陈又香的退役报告,此后的7年时间里,她跑遍了武汉三镇,也未找到过一份比较固定的工作,只能干些家政服务之类的零散活儿来挣钱。更糟的是,她8岁的儿子从一出生,就患有数种先天性疾病,全家仅靠丈夫打工挣得的八百元来生活、给儿子治病。

徐翠娟

徐翠娟,6次获得全国山地自行车冠军,组建了深圳第一批自行车车队,现在,这个曾见证了深圳自行车运动从无到有的全国冠军,成了深圳观澜湖高尔夫球场的打工者,每月工资除去房租,剩下的勉强够生活。

李朝辉

曾取得第一届城运会男子自由式摔跤冠军的李朝辉,却为拿到这个冠军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李朝辉在这场比赛负伤,导致双耳畸形。因为除了摔跤什么也不会,使得他的生活无比窘迫,妻子无法忍受这种生活也离开了他。为了能够治疗自己的病痛,李朝辉甚至动了卖掉奖牌的念头。

李颖

李颖,田径运动员,曾经担任“马家军”队长。1998年4月27日,李颖的尸体在沈阳棋盘山水库被工作人员发现,此时离李颖的失踪已经1个星期。据传,李颖是因为爱情受挫、工作不如意而自杀,李颖之死是马家军悲剧里最浓重的1笔,她的死留给她的亲人无尽的伤痛,也给旁人留下了无尽的感叹。

陈玉梅

陈玉梅,田径运动员,世青赛亚军,当年叱咤风云的马家军成员之一,她个人的最好成绩是1992年在汉城获得第三届世青赛800米亚军,如今她30岁,工作就是在铁矿里负责计数。

郭萍

郭萍,田径运动员,日本千叶马拉松比赛第二名。

郭萍在9岁开始练体育,包括女子中长跑和马拉松等项目,她都曾涉足过。因为超强度的训练,导致她的脚趾几近残疾。连她的父亲,都要为了一个月500块钱去煤矿开工,生活窘迫可想而知。郭萍悲伤的说,“不敢去浴池洗澡,不敢上街买鞋,怕别人看见我的脚”。她曾动过卖奖牌的念头,但却怕别人说自己炒作,而犹豫不决。近日郭萍的脚经过手术矫正。

平亚丽

平亚丽,1984年的残奥会上获得跳远冠军,帮助中国体育代表团实现了残奥金牌零的突破。平亚丽有着先天性白内障,且命运多舛,先后经历过失业、离异和贫困等打击。最落魄时,平亚丽每个月只能领取285元的救济金来生活。之后平亚丽自主创业开了一个按摩院。

黄成义

黄成义,职业篮球运动员,身高2.16米。他曾和姚明在全国篮球训练营较量,昔日职业篮球运动员,因球队合并和受伤而远离赛场,受伤之后只能卧床,手术失败埋葬梦想。一度蜗居在北京南站旁边的一个即将拆迁的工房里,在床板上咀嚼着靠母亲拾荒换来的大饼……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