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首富在“最牛医院”术后脑死 昏迷前称“又被骗了”

日前湖北知名企业家,有“啤酒大王”、“无纺布大王”之称的李大红手术后脑死亡。据称,这位”荆门首富”清醒时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又上当了,受骗了!”目前家属正在追究院方责任,医院同意赔偿,但是目前双方在赔偿金额上还未达成一致。 

据红星新闻等多家媒体综合报导,李大红因为右耳内长了一个听神经瘤,今年8月12日到北京301医院进行检查和住院,做切除听神经瘤的术前准备。随后在医生韩东一的建议下,69岁的李大红离开301医院,飞到海南省,转入博鳌超级医院。

9月14日李大红住进博鳌超级医院,准备接受”右耳听神经瘤切除+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9月16日韩东一教授从北京飞往海南,准备给李大红做手术。

9月17日上午8时20分李大红接受手术。术后,李大红转入ICU病房观察。家属称,在进入ICU病房后不久,李大红就感到了头晕、头疼等症状。当天下午3点40分,李大红突然出现躁动、意识模糊,并伴有喷射性呕吐等症状。医生判断“考虑颅内血肿,颅内高压引起”,4点52分,医生为李大红做开颅探查手术,次日0点15分手术结束。

9月18日中午,李大红陷入深度昏迷,无法自主呼吸,下午5点17分,医生建议转院。当天家属将李大红转入海南省301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医院,11月10日院方宣布李大红脑死亡。

李大红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 “我又上当了”

李大红清醒时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又上当了,受骗了!”,据搜狐新闻报导,李大红的家属对博鳌超级医院的质疑主要是以下3点:

1、为什么在病例中,同一个医生签字的笔迹不同;

2、在病例中将69岁的李大红称为”患儿”,说他”先天性耳聋”,实际上李大红耳聋属于后天,而非先天;

3、手术前没有进行凝血检查(这是最基本的常规操作),ICU病房内没有配备降压药。李大红出现“颅内高压”的症状后,过了50多分锺,才从其他地方调来降压药。

对于李大红家属提出的质疑,博鳌超级医院一位方姓副院长11月25日表示,病例中的”患儿”和”先天性耳聋”,是医生在写病例时因惯性所犯的低级性错误。

对于拖了50多分锺,院方才从别处调来降压药一事,院方表示降压药不是ICU病房的常备药。

对于手术前为什么没给李大红做凝血检查,院方没有回应。

医院称 索赔金额太高 不能接受

11月27日下午,海南博鳌超级医院在其官方公众号发文回应。

博鳌超级医院称,在手术后,他们和患者家属沟通了10多次,患者家属先后提出1亿元、5000万元、2600万元,直至目前2100万元的赔偿要求,并且拒绝通过正常医疗鉴定和法律程序解决。

博鳌超级医院表示,希望依法依规处置,也愿意协助患者家属积极引入第三方医疗纠纷鉴定权威机构(如医学会的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和医调委等)就本次医疗纠纷的性质和可能承担的责任进行鉴定。

家属称 从未要求过1亿赔偿 

11月27日李大红的家属许先生回应,他有证据(录音)证明从未向医院提出过索赔1亿元的要求。

许先生称,10月5日博鳌超级医院派人来到301海南医院与家属谈判,当时他说过“李大红身价数亿,是企业的掌舵者,脑死亡后,企业损失可能过亿都不止。”但是他们并没有要求博鳌超级医院赔偿1亿元。

许先生说,他们曾向医院索赔5000万元、2600万元,后在律师的计算下索赔2100万元。

这2100万是由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伤残赔偿金、护理费、精神抚慰金、合资公司咨询费、金龙王公司利润影响等构成。其中金龙王公司利润影响为1千万余元,误工费700余万元。

许先生说,他们并不差钱,索赔只是为讨个说法,拿到赔偿款捐出去都行。同时他们要求院方书面道歉,向全社会公布事情的真相。

海南博鳌超级医院被称为”最牛医院”

海南博鳌超级医院被媒体称为中国的”最牛医院”,是因为博鳌超级医院内设有一个特殊药品间,存放著国内尚未获批、但在国外已经上市的药品。除了可使用未在国内上市的药械外,相对于普通医院,博鳌超级医院之所以是“超级”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因为它还引进了18个院士团队入驻。据称,这18个院士团队,基本覆盖了该院的18个医疗科室。

早于2013年2月,中国国务院正式批复海南设立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并允许该区先行先试九项特殊政策,包括加快医疗器械和药品进口注册审批,适当降低部份医疗器械和药品进口关税,允许申报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等,同时还包括预防宫颈癌的九价宫颈癌疫苗(HPV)注射等进口医疗新服务。

不过这家超级医院在市场扩展方面却未能如愿,且连年亏损。据灵康药业财报,2018年成美国际医学中心净亏损3868.59万元,2019年净亏损4213.92万元。成美国际医学中心的核心资产就是其间接控制的海南博鳌超级医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