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事情还真的只能选边站

最近都不看也不写热点了,有一件事,还是看见毒sir提到,而且很多人的讨论还总跑偏,忍不住写一写。 

事情经过可能大家都清楚了,东北一个大学有位舍管阿姨,为了感谢平常支持宿舍管理工作的孩子,特意准备了一些巧克力糖,说借感恩节的机会给学生们分发糖果,一人一颗,先到先得。 

本来挺温馨、挺暖的一件事,却被一个学生威胁要举报,称阿姨这是公开过“洋节”,性质严重云云,要求立即停止该活动,否则将立即向学校有关部门反映。 

好心发几个糖果,却突然要被人捉拿送官,阿姨当然是吓得不轻,只得公开道歉,连称自己考虑欠妥。 

这件事本身确实不大,但因为太“搞”了,随即开始发酵,并被热炒。学校只好出来回应。说了什么呢?先来了一个和稀泥,称双方都没错: 

“公寓阿姨派发巧克力糖是出于好心,学生留言提醒阿姨也是出于善意。”意思是两边都是好心。 

紧接着又来了一个表态: 

“学校不提倡有宗教色彩的洋节进校园,坚决禁止宗教活动进校园。” 

这就是整个事情经过。当然,后来学校被扒出此前五花八门的官微过圣诞节等等都先不提了。 

回头来看这个事,明显是有意见相左的两边的,威胁举报的学生是一边,支持阿姨的学生是一边。 

学校是哪边?表面上似乎不站边,但你看学校“不提倡***”、“坚决禁止***”的表态,显然还是站在威胁举报的学生那一边。 

作为一个主业读金庸的,我本来是一向讨厌非黑即白、“选边站”的。金庸小说本身就反对非黑即白,乔峰、令狐冲、韦小宝都最讨厌选边站。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在这件“举报”舍管员阿姨的小事上,还真的没法和稀泥,还真的只有选边站。因为两方之中,必定有一边不是玩意儿。举报的学生也对,阿姨也没错,有没有这个道理?没这个道理。 

大家看过《鹿鼎记》没,吴之荣搞举报害惨了双儿和庄家奶奶全家,你说双儿没错,吴之荣也没错,有没有这个道理?没这个道理,双方总有一边不是玩意。 

那个学生威胁举报阿姨公开过“洋节”,你以为他揪住的真是一个文化的话题吗,真是一个关于节日的话题吗,错了,这是一个政治话题。学生拿的棒子是政治的棒子。你首先必须清楚明了这一点,他是拿着政治的棒子打人。 

这种人是很鸡贼的,但凡是拎起政治棒子打人的人,都是很鸡贼的。首先,这种人会装出不惧权威的样子,好像自己是在挑战权威。阿姨明明是一个弱者,他却把阿姨打扮成强者。 

你看他的话里偏就不肯说阿姨是阿姨,非要说是“宿舍辅导员”、“官方代表”,一个管宿舍的阿姨是什么“官方代表”了?可他非要这么说,因为这样说才可以给人上纲,也才可以把自己打扮成一副不惧权威的样子。 

然后,这种人还特别会识别下手的对象,拎起政治的棒子之后,他们很分得清楚什么人打得,什么人打不得,选点十分精准。 

舍管员阿姨就打得,普通老师大概也打得,假如是院系领导就打不得,校领导就更打不得。比如一个校领导说借感恩节给大家分点糖果,他会出来打这一记棒子吗?不会,得不偿失,除非有更大的领导鼓动他打。 

政治的棒子不可打两种人,一是有政治伤害权的人,二是有政治解释权的人。校领导没有政治解释权,比如到底什么是“过洋节”,“过洋节”好还是不好,校领导大概就没有解释权。但是校领导有伤害权啊,可以让你在学校过不安生,甚至前途尽失,所以打不得。而舍管员阿姨就不行了,所以尽可打得。 

世上的事,百分之九十都可以和稀泥,但我看这二者之间无法和稀泥,我们作内心评判的时候,无法轻描淡写地来一个“大家都是善意”。这是一个人蓄意践踏另一个人,精准选择了一个目标,熟稔地挥舞大棒,来了这么一记。也幸亏我们今天是法治社会,文明宽容,阿姨不过道个歉而已,没什么伤损。如果这是在很多年前,多半她就毁了;如果是在1900年的京师直隶山东等地,“过洋节”的罪名足以让她满门殒命、老幼不留。 

关于这个事,人们老在讨论该不该过洋节,这都是跑偏了。事实上这根本无关你喜不喜欢“过洋节”,而是关乎你会和什么样的人共处,让什么样的人构成你身边的环境和空气,你是喜欢和阿姨这样的人共处,还是喜欢和这个威胁举报的学生这样的人共处。 

我觉得,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做什么工作,持什么样的世界观人生观,我们毕竟都是人,都要柴米油盐过日子,都想现世安稳,想身边多一点温暖,少一点阴森的冰冷的目光。 

你身边多几个阿姨这样的人,没有害处,只会给你的生活多一点暖意和惊喜。而身边多了举报的学生这样的人,你的生活怕会没有宁日,无论他们成为你的同学还是同事、上级还是下级、朋友还是对手,不管你过土节还是过洋节,你都会时刻如芒在背、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每一天。 

除了变态,谁喜欢这种日子呢。 

最后说说举报。什么叫举报,举报烂官污吏违法乱纪那叫举报,举报土匪恶霸欺男辱女那叫举报。就好像江湖上你举报丁春秋、慕容博、田伯光,那叫举报。甚至哪怕你举报陈近南,也好歹算你有种,不怕天地会报复对不对。 

可是一个阿姨给大家分点糖果,你跑去举报她过错了节,有点出息没有?你老实说是不是蓄意报复,尿完裤子半夜高空抛物,被她查到过?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