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整理白崇禧与蒋介石新书出版 手稿捐赠国图典藏

作家白先勇为父亲、前陆军上将白崇禧所著的传记“悲欢离合四十年:白崇禧与蒋介石”近日出版。他说,父亲一生起伏与蒋介石紧密相关,40年间从关系紧密到意见分歧,“写到最后,也是满腹辛酸。”。9月15日,白先勇将新书发表的手稿捐赠给台湾的国家图书馆,国图除了保存珍贵手稿外,也会加以数位化,整理后于“当代名人手稿典藏系统”向全球开放。

据中央社报导,9月15日,时报出版在国家图书馆举办新书发表会,白先勇与廖彦博亲赴现场分享书中所收录的资料、照片以及故事。

白先勇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他在1994年退休时,就已经有为父亲立传的想法,那时就开始收集资料、文本。白先勇说:白崇禧与蒋介石来往的书信、资料就多达1万多件,整理起来相当费时。

白先勇强调,这一部书其实就是在“写历史”,因此书中所有的论述、资料一定都要有凭据,“我们这本书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信史,完全让史料讲话。”

廖彦博也表示,这些史料至今都还没有完全整理完,“ 我把史料按照时间跟日期,已经排了60多万字。”白先勇在旁笑道,这一部书他认为是为白崇禧立传的最后一部,“但如果又牵涉其他的东西,讲起来还有咧”。

白先勇说,他年轻时在写小说“台北人”时,就已经把父亲所经历的这些历史走过,因此现在以这套书整理父亲的人生史,他说,“我没想到反过来是‘台北人’历史注解了。”

白先勇深入解释,父亲(白崇禧)与蒋介石2人因为战略出现分歧,误了大局、丢了江山,“他们两个人念兹在兹的反共大业,成为千古遗憾,我自己写到最后,也是满腹辛酸。”

白先勇在1994年退休之后,立志为父亲白崇禧作传,在2012年先出版“父亲与民国:白崇禧将军身影集”,全书收录600张白崇禧的影像、报导剪影,由白先勇亲笔撰写图说以及故事。

2014年时,白先勇与历史学者廖彦博合作,再推出“止痛疗伤:白崇禧将军与二二八”,整理在二二八事件发生之后、时任国防部长的白崇禧亲赴台湾宣慰时,所留下的函电、讲词,一字不易收录书中,并且采访二二八事件的受难者,做成口述访谈纪录收录其中。

而在今年,白先勇再度与廖彦博合作推出“悲欢离合四十年:白崇禧将军与蒋介石”,这套书有3册,借由白崇禧的生命史,回顾民国军事史的发展、起落。第三册由白先勇执笔,书中运用大量史料,包括蒋、白两人的往来电报、函件、手令、签呈等8400多件,满足喜好民国史读者的胃口。

“悲欢离合四十年:白崇禧与蒋介石”新书发表会(图片来源:中央社)
“悲欢离合四十年:白崇禧与蒋介石”新书发表会15日
在国家图书馆举行,作者白先勇(左)、廖彦博(右)
出席。(图片来源:中央社)

廖彦博指出,这本书是民国军事史、白先勇的家史,但作者更想与读者对话:“中华民国为什么输到只剩下台湾”。

白先勇父亲白崇禧是广西桂林人,生于1893年,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为桂系军团将领。白先勇说,白崇禧一生起伏,都与前总统蒋介石有很深的关系。

在1926年北伐时期,白崇禧被蒋介石任命为国民革命军参谋长,完成北伐,当时与蒋的关系紧密,之后的对日抗战、国共内战以至于在台湾的时光,白崇禧与蒋介石却渐渐貌合神离。两人从结识至白崇禧过世,共40年的光阴,白先勇都在书中都尽量详尽整理、交代。

国家图书馆转述白先勇对蒋、白二人40年关系下的结论是:“双雄不能并立,一山难容二虎”、“伴君如伴虎,应做如是观”。 

国图馆长曾淑贤表示,白先勇曾于民国103年捐赠7件手稿,今年7月又捐赠12件手稿,加上9月15日宣布捐赠的新书手稿,非常感谢白先勇对文化传承的支持。国图除了保存珍贵的483页手稿外,之后加以数位化,整理后于“当代名人手稿典藏系统”向全球开放。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